国民身份和国家认同的变化及影响

过去美国人不管来自哪里,到了美国,是因为接受自由平等的价值观,追求幸福的生活。要想进入主流社会,必须要接受美国式的教育,全国讲统一的美式英语。

但随着移民越来越多,特别是拉美-墨西哥人的剧增,几千万的美国人不会讲英语,特别是在美国南部,通行的是拉丁西班牙语。街上的标识都是双语的,一些地方的公务员考试也要考西班牙语。而且拉美移民的比例越来越高,他们是美国人,但和过去理解的美国人的语言、生活方式、价值观念不同。因此有理由发问:我们是谁?美国人的身份和国家认同是否在变化?

国家认同的基础是文化认同,语言无疑是一个最重要的标志。华人遍布全球而有文化认同,就是因为不管讲什么样的方言,口语差异有多大,独特的书面语总是一致,自秦始皇“书同文”以来即已形成。而欧洲各国原本是方言或差别不大的口语,因为使用字母拼写,口语拼写的差异导致不同的书面语言,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不同的国家认同。同样语言的人,愿意并且自然生活在一个共同体。加拿大的魁北克长期闹独立,就是因为讲法语的人,不愿意和讲英语的人搅和在一起。

但国家不是部落,语言的相同可以形成文化的认同,但不一定必然形成国家的认同。讲同样语言的人,可以组成不同的国家。同一个国家内部,也会有不同的语言,像加拿大的英、法语,像瑞士的法、德、意和瑞士四种语言。语言文化的交流,不一定能弥合政治的差异。中国全民学英语,但政治上还是大相径庭。留学美国的,可能非常反美。来华学习中文的,不见得认同中国的政治。国家的存在,政治是决定性的,政治上的认同也是国民身份认同的决定性因素。

以大华人区文化为例。新加坡的主体民族是华人,当年从马来西亚独立出来,尽管和中国的文化完全一致(现在用的还是简体字),但政治上的差异,使其选择组建新的国家。同样,中国和台湾,文化上高度认同,但政治上纷争,两岸的国庆日也完全不同。即使像南北韩这样单一民族、文化上毫无二致的国家,分别建国也是由于政治的差异。而德国的统一,正是因为东德的政治变化后,和西德完全一致,愿意合二为一。

国民身份的认同变化,其实和经济也没有必然的关系。世界上有许多富裕的地区在闹独立,同样也有许多贫困的地区想分裂。经济、语言、文化、宗教、国外势力都是影响因素,但国民能否取得政治上的一致,无疑是国家这个政治体保持统一的决定性因素。

虽然美国政府由于预算通不过,经常关门,但它吸纳和包容的国门并没有关闭。这一点仍值得我们借鉴,不要由于开门学习,经济发展了,政治上就封闭倒退,自以为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