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入侵以后使阿富汗成为鸦片生产和贸易大国(辑录)

一、美国军队在2001年入侵阿富汗以后,2002年阿富汗鸦片产量是2001年的14倍

塔利班政府曾在2000年7月明令禁止阿富汗农民种植鸦片;按照塔利班政府的法令:种鸦片者,最高会被处以绞刑。

2001年美国军队进入阿富汗,宣告塔利班政权倒台;塔利班政府禁止阿富汗农民种植鸦片的法令也随之而被推翻,阿富汗农民又开始恢复鸦片种植。据联合国方面在2002年9月26日公布的数字:阿富汗2001年的鸦片产量为185吨;联合国方面还预计:阿富汗在2002年的鸦片产量已经达到2700吨;与2001年的185吨相比,增长了14倍。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联合国在2002年9月26日发布这一警告。英国《独立报》称,世界上75%的海洛因来自阿富汗,而英国境内90%的海洛因来自阿富汗。英国《独立报》称,联合国的最新报告还将指出,阿富汗的鸦片价格已上涨一倍,升至每公斤350美元。据悉,要制造1公斤海洛因,需要10公斤鸦片。目前英国方面很担心会遭受大批海洛因的侵袭。 七、在美国给予阿富汗“民主、自由”以后,阿富汗的毒品何以越禁越多?

2006年5月的一个上午,阿富汗北部巴格兰省的一个43岁名叫默哈迈德•纳瓦鲁兹汗的农民,站在一片绚烂的罂粟花丛中毫不掩饰地对记者说:“如果种小麦,我一年最多只能挣到3600阿富汗尼(约合72美元),我有5个孩子,他们的吃穿都不能保障,家里一直没有电,用水要去很远的地方挑。从去年我开始种鸦片,一年的收入至少可以达到2万阿富汗尼(约合400美元),我能够负担家里的开销,还可以考虑买一台便宜的发电机。”

在美军推翻塔利班政权以后,很多阿富汗人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民主自由”,经历了长期战乱的阿富汗的农民,像纳瓦鲁兹汗一样,曾经指望“民主政府”或者国际社会的援助,在盼望“援助”的过程中,“望梅止渴”并不能使他们感受到手中的“选票”能够给自己带来实惠;既然塔利班政权公布的“法令”已经无效了,那些曾经种植过鸦片的阿富汗农民,对于种植毒品原本没有什么的罪恶感,对他们来讲“生存需要”也就成了他们获得“自由”后的第一“选择”:栽种鸦片、运输鸦片、走私鸦片可以获得较高的收入,这些参与鸦片生产和走私的阿富汗人,也就比较乐于用自己手中的“选票”去“民主选举”他们比较“喜欢”的的阿富汗人进入“民主政府”,再由这些人用“民主政府”的名义和权力,组建警察“保护”他们在阿富汗进行鸦片生产和鸦片走私……

默哈迈德•纳瓦鲁兹汗说得很直白:“至于鸦片怎么从村子里运出去,那是警察的事情!”听说,“这里的警察和官员都参与毒品生意,到了收获的时候,他们会派警车来村子里把鸦片拉走,他们的收入不高,毒品收入也可以改善他们的生活。”

在美军进入阿富汗以后,“民选政府“的腐败和地方势力割据,也是毒品越禁越多的重要原因。在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一位38岁名叫扎希德的农民无奈地向记者描述了他的遭遇:“以前我只需要种植1顷鸦片就可以满足一家老小的生活,但是现在不行了,政府要禁毒,警察伸手要钱,我得种上3顷鸦片才能够维持生计,——这3顷鸦片中,1顷是留给政府用来铲除的,政府要做样子,必须得种。还有1顷是留给官员和警察的,我得用这片田,换来他们的保护,最后剩下的1顷才算是我的。”

鉴于阿富汗毒品流入美国市场的几率不高,一向“关心”国际禁毒事务的美国更愿意将阿富汗的毒品问题交由别国来解决,在经费和人员投入上美国并不积极。美国政府在美军“留驻”阿富汗不受非议的情况下,首先需要重视的是利用美军在阿富汗的有利条件,谋求进一步实施美国的全球战略目标;美国政府对“全球战略目标”的重视,在很大程度上,成为阿富汗“禁毒”没有成效的重要原因。

三、到美军至今没有在伊拉克找到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阿富汗肯定能找

国外媒体曾经这样说:在伊拉克,美国军队至今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阿富汗,美军肯定能够非常容易地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阿富汗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是化学武器弹头,或者藏在冷冻着的小瓶子里的化学试剂,它是长在田地里或山坡上的天然产品——它的成本极低,却非常致命。它就是用来提炼成海洛因、在欧洲市场上售卖的罂粟。根据联合国资料显示,2003年是罂粟的大丰收年。尽管喀布尔已经采取种种防范措施,预计阿富汗今年仍将有20万亩的罂粟收成。西欧国家消费的鸦片90%来自阿富汗,而阿富汗生产的鸦片,在2003年将占世界总量的70%。经过地下提炼后,这些海洛因通过土耳其、俄罗斯或巴尔干国家运到英国。

目前,发达的欧洲国家已经表现出对这件事的深度关注和担忧,他们认为这种比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还厉害的罂粟将严重损害欧洲人的身体和心灵。

八、阿富汗的毒品经济,曾经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根据美国的对外政策精心泡制的一个计划

在原苏联与阿富汗的战争(1879-1989年)之前,鸦片的生产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据研究人员阿尔福雷德的说法,那时在当地根本不生产海洛因。阿富汗的毒品经济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根据美国的对外政策精心泡制的一个计划,是布什在阿富汗所推行的“民主和自由”的结果。

在伊朗发生的针对国际贷款和商业银行的丑闻中已经透露:中央情报局支持阿富汗费都因人反叛的秘密行动,是通过毒品美元洗钱提供资助的。

美国的《时代》周刊早在1991年报道说,因为美国想向阿富汗反叛的费都因人提供大量军事装备,与巴基斯坦全面合作。从8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出现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那里成为当时中央情报局在世界上最大的据点。美国一名情报人员当时向《时代》周刊说,美国对在阿富汗贩卖海洛因故意视而不见,其实是暗中支持和保护。

阿尔弗雷德的研究报告证实:中央情报局在阿富汗开展秘密行动两年以后,1979年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边界地区成了世界上第一个海洛因的重要来源,那里向美国提供它所需要的海洛因的60%。而这些毒品的交易正是由美国中央情报局一手控制的。随着费都因人在阿富汗争得的地盘扩大,他们就下令农民种鸦片,向他们征收“革命税”。在这个阶段,美国当局拒绝对它的阿富汗盟友暴露的许多贩毒案件进行调查。

1995年中央情报局在阿富汗行动的负责人查尔斯承认,美国中央情报局实际上为了冷战的需要牺牲了打击贩毒的战争。中央情报局将从控制毒品得到的钱用于资助冷战以后中亚地区以及巴尔干地区的反政府武装,也用来资助本•拉登的基地组织。

由于海洛因是一项数额高达几十亿美元的生意,贩毒分子对此兴趣很大,但需要正常和可靠的供货渠道。美国和英国发动战争背后隐藏的目的之一正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推动下,使贩毒恢复和超过历史上的最高水平,中央情报局直接控制着阿富汗贩运毒品的通道,美国的官员接受贩毒集团的贿赂,保护罂粟生产者的利益。

美国媒体在强调卡尔扎伊反对塔利班政权的斗争时,没有提到他曾经与塔利班合作,那时他是一家美国石油公司的职员,是美国公司与塔利班进行谈判的顾问。根据沙特阿拉伯的一家报纸揭露,卡尔扎伊从80年代起就是中央情报局手下的一名特工。他与中央情报局合作,从1994年起管理美国对塔利班的援助,当时美国人通过巴基斯坦人秘密控制塔利班的政权。应当注意的是在“黄金半月区”贩卖毒品的历史与中央情报局在这一地区的秘密行动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正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指挥和庇护下,阿富汗贩毒集团贩卖毒品得到的收入数额巨大。阿富汗的鸦片贸易在世界上每年贩毒的收入中占很大的比例,根据联合国有关机构的估计,世界上每年贩毒的收入约为4000-5000亿美元。1994年联合国公布的世界上贩毒的收入与当年石油贸易的收入相当。据2003年英国「独立报」公布的数字说明,贩毒是世界上仅次于石油和军火销售的第三大贸易。在毒品的背后,存在着巨大的商业和财政利益,从这一点来说,从地理政治上和军事上控制贩毒的通道具有战略上的意义,就像控制石油和输油管道一样重要。贩毒与合法的贸易不同,贩毒是财富的更大来源,不仅是对有组织的犯罪团伙是这样,而且对美国的情报机构来说也是这样,贩毒正在日益成为银行和财政领域获得收入一个潜在的重要因素。换句话说,美国情报机构和实力强大的贩毒团伙是有组织犯罪团伙的盟友,他们在争夺从战略上控制贩运海洛因的通道。来自毒品交易的大量美元存在了西方的银行里。

在阿富汗毒品经济是“受保护的”。海洛因的贸易已成为美国战争计划的一部分。在这场战争中获胜的是重新建立了一种贩毒体制,它得到一个由美国扶持的傀儡政府的支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