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暗助阿富汗毒品生意

(这样的可耻行径应当广为宣传,时刻也不能忘记,因为,这是美帝国主义军队以及西方列强侵略他国历来所采取最可耻和为。转载者语)以下为作者正文。

作者:姜可

越南战争成为“金三角”这个后来成为全球最为臭名昭著的毒品生产基地的孵化器,与此同时,那场战争在人们的思想领域造成了不可估计的消极影响,以至于在美国国内吸食毒品的人数大增,客观上为毒品的流通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从那以后,美国人的战争以及美军总是无法摆脱与毒品的联系。2月14日,在阿根廷曝出的美军军机运毒丑闻再次暴露出美国人这一无法言说的秘密。

军机藏毒

2月14日,阿根廷政府称在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机场的美国军机内发现武器和毒品并要求美方解释。阿根廷方面希望两国联合就此事进行调查,同时取消两国既定的联合演习。法新社2月14日报道称,美国空军C-17运输机于2月10日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为两国解救人质联合演习运来专家和相关设备。阿根廷政府表示,在检查时发现飞机内有“大剂量未有文件登记的吗啡以及武器”。

美国对阿根廷的这一举动感到“震惊”,表示飞机上运送的是为与阿根廷警方联合演习所用的“常规设备和物品,其中包括电池、药品和通信设备”。美方发言人克劳利表示:“我们惊讶于阿根廷政府的行动”。他称,阿根廷检查美国军机并未得到美方同意,要求阿根廷归还所扣美国设备。

分析这段新闻之后人们可以看到,事件发生日与事件报道日之间相隔4天。在这4天里发生了什么?可以想象阿根廷政府在这段时间里没有停止与美国进行交涉,但是显然,他们没能从美国那里得到自己希望看到的态度,于是最终选择将事件曝光。而美方的态度显然也不出人们所料,那就是百般否认。

承接英国的“毒品政策”

历史学家们都不会对一个事实感到陌生,那就是英国王室曾经是国际毒品市场上的主要参与者。依靠毒品,伦敦曾指望着打开中国的国内市场。两次鸦片战争后,中国不但丧权辱国,还输掉大把白银,国人身体被鸦片大肆腐蚀。那么,对于盎格鲁-撒克逊文明的继承人美国来说,英国人在毒品市场上曾经扮演的角色是否也被他继承过来了呢?从此次阿根廷海关从美军军机上查出毒品以及近些年在阿富汗发生的事实来看,该问题的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

一个很让人震惊的事实是,自从美国领导的北约部队占领了阿富汗,阿富汗的毒品生产成倍的增长,如今其毒品产量已经占到了世界总产量的90%。而在北约部队到来之前,那里的毒品生产在严格信奉《古兰经》的塔利班的努力下已经降至了历史最低点。这一事实与美国人的宣传有着极大的距离。在美国人那里,塔利班一直是阿富汗人种植鸦片的罪魁祸首。

联合国的报告显示,自从2001年北约部队在阿富汗发动“持久自由行动”以来,阿富汗的毒品生产规模已扩大了44倍。根据联合国反对毒品和犯罪办事处的统计,2001年,在塔利班政权的统治下,阿富汗鸦片的产量只有185吨,2002年,美国“入驻”后,阿富汗的鸦片产量猛升到3400吨。2003年,在阿富汗生产了3600吨鸦片,占世界鸦片产量的2/3,播种面积达到8万公顷,在全国31个省中有28个省种植罂粟,参加种植罂粟的人口达到170万。每年种植罂粟和生产鸦片的利润估计达10亿多美元,这相当于阿富汗国家财政收入的1/4。过去阿富汗鸦片的价格不高,约30美元/公斤。在塔利班政权禁止种鸦片以后,鸦片的价格猛涨到750美元/公斤,上涨了24倍。而近些年,鸦片增产以后,价格已经降到100美元/公斤。据悉,近些年阿富汗罂粟收成特别好,总产量可能超过前些年,因为一些过去从来没有种过罂粟的地区现在也在大量种植。

近些年,美国的报纸同声指责已经消失的塔利班伊斯兰政权,但是根本不提塔利班政权曾与联合国合作,在2000年曾经成功地禁止过种植生产鸦片的罂粟。2001年,阿富汗的鸦片产量下降了90%。实际上,正好是美国在阿富汗开展军事行动以及塔利班政权倒台以后,罂粟的种植才大量增加。2001年10月至12月,阿富汗的农场主们重新开始大规模种植罂粟。对阿富汗政府在2000年取缔毒品的计划取得成功一事,在2001年10月的联合国大会上曾经指出过。

不仅如此,美国还一直阻挠其他国家在阿富汗禁绝毒品的建议和行动。比如,俄罗斯由于与阿富汗距离较近以及中亚海关系统管理松懈,一直深受阿富汗毒品的毒害,所以莫斯科数次提议对阿富汗毒品生产进行打击,但是这些提议都被美国拒绝。俄罗斯驻喀布尔大使阿维蒂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一直坚持着不消灭阿富汗毒品种植区的立场,其借口是阿富汗平民将因此而受到很大影响。

美国的这种立场实际上与其在历史上的做法有很大矛盾。在越南战争中,为打击隐蔽在山林处作战的越共部队,美国空军向越南喷洒了大量落叶剂,杀死大量树木和草丛。其中绝大部分是橙剂(因该毒剂储存罐外涂装为橙色而被称为橙剂)。“橙剂”是一种高效除草剂,其含有毒气体二恶英。加拿大一家环境公司在越南进行土壤样本采集和调查后发现,虽然战争已过去多年,越南人仍然在遭受着橙剂引发的癌症、基因变异等疾病的折磨。“橙剂”已成为美军留给越南人的一份有毒遗产,成为他们难以抚平的伤痛。当年美军不顾越南人的死活大肆使用这种有毒物质,现在反倒顾忌起阿富汗人。

实际上,美国人到现在也仍在使用类似“橙剂”的落叶剂。在哥伦比亚等毒品生产地区,这种落叶剂的使用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不但杀死了大批罂粟,而且由于安全使用,并未引起平民伤亡。但是,当俄罗斯建议美国在阿富汗使用这种手段的时候却遭到了美国人的拒绝。

中情局与毒品的牵连

实际上,操纵毒品生产一直是美国中情局的惯用手段。许多材料可以证实,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对在阿富汗贩卖海洛因故意视而不见,甚至暗中支持和保护。

一份研究报告证实,中央情报局在阿富汗开展秘密行动两年以后的1979年,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边界地区成了世界上海洛因的重要来源,那里向美国提供它所需要的海洛因的60%。而这些毒品的交易正是由美国中央情报局一手控制的。随着贝都因人在阿富汗争得的地盘的扩大,他们下令农民种鸦片,向他们征收“革命税”。在那个阶段,美国当局拒绝对它的阿富汗盟友暴露的许多贩毒案件进行调查。1995年,中央情报局在阿富汗行动的负责人查尔斯承认,美国中央情报局实际上为了冷战的需要牺牲了打击贩毒的战争。中央情报局将从控制毒品中得到的钱用于资助冷战以后中亚地区以及巴尔干地区的反政府武装,也用来资助本•拉登的基地组织。

当然,当下的国际体系中国家仍是主要的行为体,一国可以实现对本国政府的监督,却无法对别国政府进行全方位的监控,所以美国政府与毒品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目前仍处于不明不白的状态之中。但是当美军运送的毒品在阿根廷被发现,当北约军队的到来促使阿富汗毒品生产飙升以及美国人拒绝合作铲除那里的毒品生产的时候,人们有理由对美国政府有所怀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