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和我的家人正在台湾旅游,刚刚受到疑似黑社会的团伙围殴、恐吓,人身安全受到侵害。求救,求助!!!!

我们10月1日从深圳到台湾旅游,一家妇孺老小共7人。

10月5号下午我们包车从花莲到台北,途经石碇休息区,有一个台湾女人以名贵包包在厕所遗失为由,要求搜查我老婆的包包。我老婆抱着刚满四岁的小孩,虽不情愿,在其反复纠缠下最终还是打开包包对她澄清。在配合搜查了之后,我老婆虽有不满,但还是转身离开。谁知道噩梦从此开始。此女尾随纠缠,挖苦讽刺,并威胁说:"你知道我那个包包值5万块吗?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随后与一男子跟随我老婆来到我们车前,对我们一车人辱骂威胁,扬言要打死我们。甚至面对我60多岁上前理论的父母,都不分青红皂进行人身威胁,指着鼻子骂,并威胁打人。出于安全考虑,我马上报警。听闻我们报警,他们不仅不怕,而且更嚣张,一面说他们根本不怕警察,一面打电话叫帮凶。两分钟,四处涌来几个他的同伙,不分青红皂白直接用拳脚对我脸部进行殴打。面对粗鲁行径,我当时毫无准备,不敢相信,立即被打蒙了。更夸张的是,几个人轮流一人几拳后,并没有停手,直接对着我的眼睛,下巴,腹部围攻,多次将我打倒在地,眼镜打飞,打到鼻血直流,左眼睛一度失明。将我打翻在另一车轮角落后,又上前对我群体踩踏,我老婆见状扑到我身上保护我,他们竟然拉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拽,我年逾60的父母上前拉架,不仅无济于事,也同样被殴打,膝盖,手指等多处流血,血压升高几乎晕倒。我赶紧逃到车上,这时接到警察的电话,说他们到了。

可是这帮人根本不怕警察,一边威胁警察,一边继续打人,那个女的尤其嚣张跋扈,仗着人多继续冷言相讥,说知道你们是大陆人,大陆人好了不起哦,钱多嘛,看你们多久死。我拿出手机想拍摄,拍了不到10秒即被一个暴徒在警察在场的情况下殴打,手机也被打飞到10米之外摔碎。

警察将我们隔离后,分别送派出所,他们这些黑社会又招呼人记下了我们的包的车的车牌,派人一路尾随,并在警察局外示威。被带到警察局的几个歹徒在警察局继续威胁警察,讥笑,恐吓我的父母和小孩,同时他们外面助威的人越来越多,闹得不可开交。事后据司机说,据说门外约有30多号人。

在警察局我妈妈继续受到那个女的过来挑衅,嘲笑,威胁,根本不怕警察。情况非常危险,警察将我们秘密送到另外一个地点,为防止跟踪,警察也绕路观察。

我和老婆,爸爸去医院验伤。我鼻子流血,头上多处是包,耳朵疼痛,脑震荡头晕,左眼往旁边看有暗影,手臂淤青,我爸爸膝盖流血,高血压上来,身体发抖;我老婆被人拉着头发在地上拖拽,膝盖流血。同时衣服被撕破,手机被砸烂,眼镜被打烂。

警察多次告诉我,如果涉及刑事告诉,无论原告还是被告都不能离台,警察还说如果我们告他们,那帮打人的暴徒还贼喊抓贼,拿出拉扯中的痕迹说他们被我们打,也准备告我们。而且按照台湾的法律,该案涉及刑事,双方如果互相告的话,只能都要带手铐拘留,所有涉事人员都要进看守所等待地检署相关流程可能24小时,可能48小时,环境我们会非常不适应。

警察还说,对方那个女的也去验伤,结果说骨折了(我从头到尾没打人,我家人全是妇孺老弱,就算拉扯也只是劝架防卫),也可以告我们。但是他们一大帮人经过商量,提出只要我们不告,他们也就不告我们。警察建议我,我们这边没有人骨折,而对方验出骨折伤势,处理起来很麻烦。既然对方不告,我们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继续享受假期,而不应该自找罪受,尤其不应该让老婆小孩带手铐留下心里阴影,年迈有心脏病高血压的父亲身体也经不起看守所的折腾。并且说他们打电话咨询海基会,答复是如果我们要告,无论当原告或被告都不能离开台湾,直至检查流程完结。

想到我一家老小要拘留,想着让年方4岁的小孩承受惊吓心里蒙上阴影,想到让年逾60,有心脏病糖尿病的父母一起住拘留所,想到涉及此类刑事案件将影响回程和和后续的工作,当然还有后面我要说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警察说他们也受伤了,也是“受害者”。我原本坚决要告的态度软化,在警察局笔录陈述暂不提告,警察告诉我6个月以内都还有提告的权利。一位女警官还对我说,你终于想明白了。

作为旅游者,我感到深深的无助,被殴打连一句道歉,起码的赔偿都没有,因为我们拖不起,因为我们耗不起,因为我们害怕,因为我们人生地不熟。和一位女警官的沟通中,我了解到警察办案的思路就是大事化小,警察对那帮黑社会的劝告是,告诉他们我们7号就要离开了,建议他们不要再闹,反正他们也有人验出受伤,而我们暂未验出骨折这样的伤势,也就等于他们“吃亏了“,就以此交换协商“双方各退一步“,互不告。所以才有了之后派人力劝我家人,告诉他们继续告下去我们也很麻烦。果然,我家人开始做我的工作,大事化小。而对方虽“骨折“,立即通过警察传话提出他们不告我们,条件是我不告他们。就这样,稀泥和好了。

我们一家老小在警局接受笔录到凌晨1点,还因为怕跟踪,我们不敢搭原来的车继续旅行,警察动用两台将我们送到酒店。

面对野蛮的台湾暴徒,我们孤立少援,我投鼠忌器,被羞辱而不敢反驳,打连一句道歉,一分赔偿都没有,歹徒逍遥法外,医药费花了5000多,伤势还有待观察,衣服被撕坏,手机被砸坏,眼镜被打坏。

这就是深度台湾游,我们如何是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