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背景:

堡垒行动的进攻失利后,德军就只能全线大踏步后退,企图沿德涅伯河建立“东方壁垒”。但是,西忒拉要求德军尽量多拖延时间,以便为“东方壁垒”准备好防御工事。然而,苏军的压力实在太大,德军难以久守,经曼施坦因的强烈请求,西忒拉终于于1943年9月15日同意,德军南方集团军群退守德涅伯河。至9月30日,德军南方集团军群完成大撤退,并给苏军留下一片焦土。

苏军尾随穷追,逼德甚紧,在德涅伯河彼岸抢占了一些登陆场。

这时,南方集团军群的兵力兵器减少甚多。据曼施坦因说:8月20日,南方集团军群四个集团军,共有14个装甲师和装甲步兵师,仅相当于6个装甲师的战斗力;38个步兵师,仅相当于18个步兵师的战斗力。(《失去的胜利》战士出版社1980年版第462-463页。)这就是说,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当时平均各师只有40%的力量。退到德涅伯河后,装甲师和步兵师的数量稍有变化,但整体实力情况无实质性改变。

10月中旬,德国陆军总部将第14装甲师和第24装甲师调拨给曼施坦因,已在运输途中,并且答应另外三个装甲师,第一装甲师、羽林装甲师、第25装甲师也调拨给曼施坦因。这五个装甲师的实力如下。

第14装甲师:长四49辆、突击炮44辆、喷火坦克7辆、指挥坦克9辆,共109辆,来自法国南部。

第24装甲师:长四49辆、突击炮44辆、喷火坦克14辆、指挥坦克9辆,共116辆,来自意大利。

第1装甲师:长四95辆、豹76辆、喷火坦克7辆、指挥坦克7辆,共185辆,来自希腊。

第25装甲师:长四30辆、虎15辆(第509重坦克营一个连)、突击炮44辆、指挥坦克4辆,共93辆,来自法国。

羽林装甲师:长四95辆、豹96辆、虎27辆、指挥坦克9辆。

上述五个装甲师中,羽林最为强大,不仅豹和长四齐装满员,而且还有27辆老虎,全师共227辆坦克。堡垒行动后羽林师调往意大利,在意大利完成整补,并装备了许多菲亚特和阿尔法·罗密欧汽车。

国防军第1装甲师也挺强大,长四齐全,豹营未完全达标,但基本说得过去,因时间限制,只能如此,必须按期赶往东线以解燃眉之急。

最先到达的第14装甲师和新成立的第24装甲师,由于生产出来的坦克不敷需要,便以突击炮顶替。其坦克营为二个坦克连和二个突击炮连。匆匆开赴东线。

第25装甲师是新编成的。在挪威组建,根据古德里安的建议,到法国进行装备和训练。由于第24装甲师必须立即开赴东线,第25装甲师就把自己的新式车辆600辆交给第24装甲师。随后,第25装甲师也奉命调往东线。古德里安说:“我就立即向希特勒提出了控诉,请他至少暂缓这个命令,以便我可以有时间来再视察一次,看这次是否吃得消东线上的大战。我立即飞往法国,在检阅了部队和各级指挥官会谈之后,我就立即上了一个报告,说这个师至少还要有四个星期的时间,以来接受新的装备和训练。这个电报发出之后,不久回电就来了,仍然还是命令该师立即出发。很明显的希特勒和统帅部的诸公,似乎根本上不看负责的部队长和装甲兵总监的报告。这个师的出发期已经硬性地定在是月二十九日。”(《闪击英雄》战士出版社1981年版第379页。)

此际,第509重坦克营也正在组建中,古德里安决定,将没有营长的509(只有一个连的老虎)交给第25装甲师。第5坦克营(44辆突击炮和3辆指挥坦克)也交给该师。于是第25装甲师勉强以一个整师的规模按时开赴东线。

二、克里沃罗格之战

科涅夫方面军(草原方面军,10月20日改称乌克兰第二方面军)巩固了克列缅楚格登陆场后,于10月15日杀出。科涅夫的进攻兵力包括: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近卫第5集团军、近卫第7集团军、第37集团军、第57集团军、及2个独立机械化军。两天后,又将马利诺夫斯基方面军(西南方面军,20日改称乌克兰第三方面军)的1个机械化军和4个步兵师,及托尔布欣方面军(南方方面军,20日改称乌克兰第四方面军)的第20坦克军,转隶给科涅夫方面军,并加入进攻。科涅夫突破了德军防御,长驱直入,冲到克里沃罗格郊区。

针对科涅夫的强大兵力(3个坦克军、4个机械化军、4个半诸兵种合成集团军,尽管已经消耗不少,但仍很强大)的突入,曼施坦因组织了反击。以第40装甲军(骷髅师、第11装甲师、第16装甲步兵师)从基洛夫格勒以东的地域向东南方向实施反突击,以第57装甲军(大德师、第23装甲师、第9装甲师、第306步兵师)和第52步兵军丛德涅伯彼得洛夫斯克以西的地域向西实施反突击。反突击从10月24日开始。科涅夫的突击集群的后路被切断,突围而去。战至10月28日,德军获得一次小胜。摧毁苏联坦克350辆,击毙苏军1万人,击伤数万人,俘虏五千人。科涅夫的突击集群受到重创。

克里沃罗格一战,第40装甲军军长表现突出,深得曼施坦因赞赏。

三、曼施坦因的计划

10月23日,托尔布欣攻占美利托波尔,至26日,在该城以南突进60公里。托尔布欣的成功,迫使已经转归A集团军群的德国第6集团军放弃莫洛奇纳亚河防线,退过德涅伯河下游的北岸。这时曼施坦因提出一个作战计划。

曼施坦因的计划是:

以第1装甲集团军指挥第40装甲军(第14装甲师、第24装甲师、第16装甲步兵师),及11月12日以前可以到齐的陆军总部拨来的三个装甲师(羽林师、第1装甲师、第25装甲师),共5个装甲师和1个装甲步兵师(5个装甲师都是新锐,其中羽林师和第1装甲师很强大),还有一些步兵军,由尼科波尔向南突击,重占美利托波尔,切断托尔布欣方面军的后路,围歼托尔布欣方面军,解围克里米亚半岛,恢复在莫洛奇纳亚河的战线。

“这个建议自然受到了希特勒的热烈批准”(《失去的胜利》战士出版社1980年版第490页)。

似乎曼施坦因又要打一场大胜仗,但是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四、苏军解放基辅

曼施坦因之所以没机会,是因为基辅。

苏军已在基辅以北夺取柳杰日登陆场,在基辅以南夺取布克林登陆场。朱可夫第一感觉就是,应该从北面的柳杰日登陆场向外突破——这是他一贯坚持的逼迫性态势围的北箭头。但是,斯大林觉得,瓦杜丁的突击箭头应该向科涅夫靠拢,使在乌克兰方面作战的苏联四个方面军整齐地排在一起并肩进攻,因此命令瓦杜丁在布克林登陆场集结主要兵力兵器发起进攻。

10月16日起,瓦杜丁以第27集团军、第40集团军、第47集团军、近卫坦克第3集团军,从基辅以南的布克林登陆场向外猛攻。德国第48装甲军,以第72步兵师、第112步兵师、第255步兵师在第一线抵抗,以第19装甲师、第11装甲师、第20装甲步兵师实施反突击。瓦杜丁的攻势猛烈,而且持续时间较长,德国第48装甲军坦克消耗很大,于是又从北邻第24装甲军调来帝国装甲师。当帝国装甲师也疲惫不堪时,德国第8集团军又将集团军预备队第3装甲师投入交战。第48装甲军军长由诺贝尔斯道夫换成更适合打枪壕战的霍尔提茨。霍尔提茨总是到最危险的地段去亲自指挥战斗,以此稳定防线。然而,承受连续多日的猛攻后,霍尔提茨的精神崩溃了,10月23日改由埃贝巴胤赫担任第48装甲军的军长。霍尔提茨去职后两天,即10月25日,持续9天的瓦杜丁的攻势停止了——坚韧不勃的武德,不是每个人都能具备的。

10月25日起,根据苏联最高统帅部的命令,瓦杜丁开始把兵力兵器由布克林登陆场向柳杰日登陆场秘密转移,在布克林,留下模型等伪装物,迷惑德军。多云的天气帮助了苏联人。

11月1日,苏军以已经严重减员的第27集胤团军和第40集团军,在布克林登陆场发起佯攻。11月3日,苏军在柳杰日登陆场的进攻打响了。苏联第60集团军、第38集团军,以及近卫坦胤克第5军的部分兵力,开始猛烈进攻,当天便向前推进了5—12公里。空军第2集团军出动1150架次,配合进攻。德国第7步兵军和第13步兵军难以招架。

11月4日,苏联近卫坦克第3集团军、近卫骑兵第1军投入交战。瓦杜丁要求各坦克军军长,毋须顾虑脱离步兵,必须快速向南挺进,不得稍有停顿。根据瓦杜丁的命令,苏联各坦克军彻夜进攻。坦克打开前灯,拉响警报器,勇往直前。至5日凌晨,遮断了基辅至日托米尔的公路。为了避免遭到苏军合围,曼施坦因命令放弃基辅。11月5日入夜后,苏联近卫坦克第5军和第38集团军冲入基辅。经过通宵激战,11月6日凌晨,解放基辅!莫斯科320门礼炮鸣放24响,庆祝伟大的胜利。庆功祝捷、立功受奖:乌克兰第一方面军有17500多名官兵获得勋章或奖章,663人获得苏联英雄称号。

德军在德涅伯河一线,从此处于一种不可久为的态势下。

五、中心开花

回过头来看,基辅是不是非丢不可?答案显然是否定滴,哪有未开始就决定结局的P话!但,基辅该怎么守?不是处处都有重兵伺候——那是朱可夫模式。敝人认为,放进来让你围,然后中心开花。

中心开花的作战方案:

一、第7步兵军军部、第20装甲步兵师(编有第8突击炮营,40多辆突击炮)、第68步兵师、第75步兵师、第88步兵师、第82步兵师、第327步兵师、第213警备师、第454警备师,共一个装甲步兵师、5个步兵师、二个警备师,组成环形防御,固守基辅。

二、第13步兵军军部、第208步兵师、第340步兵师,退守拉道什梅利以北的新防线。

三、第59步兵军军部、第291步兵师、C军级战斗群(包括原第183、217、339步兵师的残部,及第217侦察营、第219反坦克营、第219炮兵团、第219工兵营、第217野战补充营,合起来相当于一个步兵师的战斗力),退守科罗斯田。

四、第48装甲军军部(由巴尔克出任军长)、羽林装甲师、第1装甲师、第25装甲师、第7装甲师、第19装甲师、帝国装甲师、第332步兵师在拉道梅什利以南集结。兵力集齐后根据命令转入进攻。是解围作战的主要突击力量。

五、第24装甲军军部、第3装甲师、第8装甲师、第10装甲步兵师(编有第7突击炮营,40多辆突击炮),在法斯托夫集结。兵力集齐后根据命令转入进攻。是解围作战的辅助突击力量。

A、坚城孤守防御作战——中心开花论证之一

被围困在坚城之内,可以固守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譬如史泰隆格拉战役,苏军从1942年11月23日完成对城中德军的合围算起,至1943年2月2日被全部歼灭为止,共达70天。又譬如莫吉廖夫,1941年夏季,德军攻势最盛之际,苏联第13集团军的部分兵力。被古德里安围攻了半个月(7月12日至26日,整整十五天)才覆没。

基辅的物资能支持多久?1943年11月7日晨,苏联近卫坦克第6军和独立坦克第91旅解放法斯托夫,缴获了来不及撤走的机车62台、满载各种军用物资的列车22列、约90节车皮的锰矿石、近3000吨的燃料、15万多吨粮食、一些设备和技术装备、64门高射炮。就凭这15万吨粮食,足够近10万德国守军每人1.5吨,即吃几年的;够百万基辅市民每人150公斤,即吃一年。满载22列火车的军用物资,足够守军在困守期间任意放炮的。近3000吨燃料,够守军随便机械化狼奔豕突——而困守本身并不需要大的机动。

B、日托米尔战役——中心开花论证之二

固守比较长的时间已无疑问,下面就来看看解围行动能否成功。解围行动成败的关键是看解围的突击力量如何。

请看日托米尔战役。

日托你尔战役开始前夕,德军又一次走霉运。这个霉运源自对第25装甲师的调度乖方。曼施坦因命令第25装甲师的坦克在基洛夫格勒下车,以便为其计划中的反击集结兵力。然而,由于放弃了基辅,必须调集兵力守法斯托夫,因此又命令该师的的轮式车辆在别尔季切夫下车。基洛夫与别尔季切夫相距数百公里。慌乱中的调动,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11月6日夜间,第4装甲集团军司令命令,第25装甲师立即快速向法斯托夫进发,并努力守住该地。11月7日正午,第25装甲师师长从前方退下来的败兵那里得知,法斯托夫已经失守。苏联近卫坦克第7军之坦克第54旅的T34坦克迎头冲过来,德国第25装甲师之第146装甲步兵团遭到迎头痛击,损失惨重。夜间,师长率领该团突围而出,于11月8日到达设在白教堂的第48装甲军军部。

11月9日,第25装甲师的装甲团开到,第509重坦克营的第2连和第3连也陆续来到,一个连给了帝国师,另一个连给了第25装甲师。第25装甲师奉命向法斯托夫实施反突击,但苏军利用缴获来的64门高射炮击退了第25装甲师。第25装甲师损失颇大,其中包括6辆虎式坦克,师长舍尔受伤。愤怒之下,希特勒要把第25装甲师的番号取消掉,经古德里安反复解释,非该师之错,才算保留下来番号。德军以第25装甲师被打残为代价,终于保住了法斯托夫以南这个集结点。

苏军在继续进攻,11月13日,苏军攻占日托米尔。

尽管第25装甲师受到严重挫折,德军仍于11月15日开始转入进攻。担任进攻的是由巴尔克出任军长的第48装甲军。第48装甲军是个超强军,编有6个装甲师和1个步兵师:羽林装甲师、第1装甲师、第7装甲师、帝国装甲师、第25装甲师、第68步兵师,11月18日第19装甲师也赶到。其中羽林装甲师和第1装甲师很强劲,由于第25装甲师已经打残,于是就把第509重坦胤克营交给第7装甲师,使原先仅有40多辆坦克的第7装甲势变得比较有力,该军的帝国装甲师和第25装甲师都很衰弱,各仅20多辆坦克和突击炮。

德国第48装甲军以主要突击力量在日托米尔东南,由南向北对苏联第38集团军实施突击。第48装甲军最右边的是羽林装甲师、向左依次是第1装甲师、第7装甲师、第68步兵师。该装甲军的帝国装甲师和第25装甲师则面向法斯科夫建立防御。苏联第38集团军经受不住打击,被迫向东北方向撤退。德国第48装甲军的突击力量越过日托米尔经法斯托夫至基辅的铁路,再跨过日托米尔至基辅的公路,然后以羽林装甲师向东,追击苏联第38集团军;以第68步兵军向北展开,掩护北翼;以第1装甲师和第7装甲师向左拐,从东面和东北面攻入日托米尔。德国步兵第13军之第8装甲师、第208步兵师、第340步兵师,则从日托米尔以北,向东实施辅助突击。11月18日苏联第60集团军的相当部分兵力遭到包围,与20日突围而出。德军遂重占日托米尔,第7装甲师师长曼陀菲尔被誉为“日托米尔雄狮”。

在德军进攻日托米尔的同时,苏军以近卫坦克第5军、近卫坦克第8军、近卫骑兵第1军在布鲁西洛夫地域向羽林装甲师发动猛烈反突击。巴尔克决定歼灭这支苏军突击力量,尽管第4装甲集团军司令部不认为巴尔克能做到。巴尔克在以羽林装甲师正面抗击的同时,与11月20日命令第1装甲师从北面迂回过去,插向敌后,以第7装甲师在帝国师后面跟进,以刚刚到达的第19装甲师从帝国装甲师防线的后边向东北方向实施辅助性进攻。巴尔克拿手的砧锤战术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当夜即已形成围攻的态势。然而,羽林装甲师和第19装甲师却在各自攻夺的阵地上停了下来,令巴尔克大为恼火。看来,这两个装甲师的师长对巴尔克的砧锤战术领会不深刻。在巴尔克的严令下,羽林装甲师与第19装甲师终于在21日21时会师,完成合围,但大多数被围苏军已经从缺口逃走。苏军遗弃153辆坦克、70门火炮、250门战防炮和3000具尸体。如果能在20日封闭缺口,便能令苏军以重大代价强行突围,装备损失会大大增加,人员损失相当惨重。通过重夺日托米尔和在布鲁西洛夫的交战,充分说明,如果德军坚决在基辅打中心开花战,是可以解围滴。

六、中心开花之后

基辅中心开花,不是最终结果,仅是战略大进攻的开端。利用基辅的中心开花,歼灭瓦杜丁的主要突击集团,造成苏军战线上的兵力缺口,然后大举进攻,攻过德涅伯河,歼灭更多的苏军。总方案的第一步是:组建巴尔克战役集群,利用瓦杜丁的兵力缺口,从基辅杀过德涅伯河,沿河的左岸直冲向克列缅楚格;另以第8集团军的突击集群,从基洛夫格勒东北的兹纳缅卡地域插向克列缅楚格,以期完成对瓦杜丁方面军左翼,及科涅夫方面军右半边的合围。具体方案如下。

1、组建巴尔克战役集群。下辖第48装甲军(羽林装甲师、第7装甲师、第8装甲师、第332步兵师)、第47装甲军(第1装甲师、第25装甲师、第19装甲师、第68步兵师)、第7步兵军(第75步兵师、第82步兵师、第88步兵师、第327步兵师)、基辅守备队(第213警备师、第454警备师,这两个警备师不出击)。任务是乘隙,沿德涅伯河左岸,由基辅向克列缅楚格实施突击。

2、在巴尔克战役集群沿左岸向克列缅楚格突击的同时,第8集团军应以第40装甲军(第14装甲师、第24装甲师、第6装甲师、第16装甲步兵师)和第3装甲军(骷髅装甲师、第3装甲师、第11装甲师、维京装甲步兵师),由基洛夫格勒东北的兹纳缅卡地域向克列缅楚格实施突击。以求与巴尔克战役集群一同完成对瓦杜丁方面军左翼,及科涅夫方面军右半边的合围。

3、第8集团军之第11步兵军(第39步兵师、第198步兵师、第106步兵师、第282步兵师)、第42步兵军(第167步兵师、第389步兵师、第320步兵师),从正面挤压被围困在克列缅楚格上游的苏军。

4、第4装甲集团军驻守基辅以北,不去触动苏联第60集团军和第13集团军。其中,第59步兵军(第291步兵师、C军级战斗群)仍守科罗斯田,第13步兵军仍守拉道什梅利以北,第24装甲军(帝国装甲师、第3装甲师、第72步兵师),在基辅至布鲁西洛夫一线设防。

围歼克列缅楚格上游的苏军重兵集团后,仍不罢手。第二步是,曼施坦因亲自带队,以第48装甲军(羽林装甲师、第7装甲师、第8装甲师、第332步兵师)、第47装甲军(第1装甲师、第25装甲师、第19装甲师、第68步兵师)、第40装甲军(第14装甲师、第24装甲师、第6装甲师、第16装甲步兵师)、第3装甲军(骷髅装甲师、第3装甲师、第11装甲师、维京装甲步兵师)、第30步兵军(第15步兵师、第387步兵师、第46步兵师、第257步兵师)、第52步兵军(第293步兵师、第161步兵师、第355步兵师、第328步兵师、第38步兵师),由克列缅楚格沿德涅伯河左岸,经德涅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直抵扎波罗日耶,将苏联科涅夫方面军左翼,及马利诺夫斯基方面军全部合围起来。

德国第1装甲集团军之第57装甲军(大德德意志装甲师、第9装甲师、第23装甲师、第306步兵师),由克里沃罗格向德涅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实施突击,切割被围之苏军。

最后,即第三步,以若干装甲师由扎波罗日耶向南突击,直抵亚速夫海之滨,将托尔布欣方面军全部合围。

总而言之,只要基辅中心开花能够成功,就利用所形成的空隙,连续不断地以大规模战略性进攻战役扩大战果,最终将苏联乌克兰第一方面军、乌克兰第二方面军、乌克兰第三方面军、乌克兰第四方面军,全部歼灭掉。普里皮亚特沼泽地以南的260多万苏联大军,几乎一举吃光(除乌克兰第一方面军之第60集团军和第13集团军外),彻底扭转战争局面!

注意:基辅助、中心开花,仅仅挫败瓦杜丁的快速突击力量,大量歼灭苏军在后边的大合围——如同1942年5月的哈尔科夫战役,真正大量歼灭苏军是在沃罗涅日以西(如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2年5月的哈尔科夫战役之后,德军要调集坦克,所以库皮扬斯克浪费不少时间,然后才在旧奥斯科尔完成合围,并挺进到沃罗涅日。

基辅中心开花战不同,坦克已经大量集结,用不着等时间,就可以直接过河大打合围战。围瓦杜丁、围科涅夫、围马利诺夫司机、围托儿布欣,整个乌克兰260万苏军(占其总兵力近一半)全部灭光光,战争彻底逆转,俄国人从此再无力抵抗德军东进举国灭亡在即,英美也不敢再打第二战场的主意。总而言之决定命运的战役豪赌就要孤注一掷,胜了全有败了全无!

讲完基辅战役,继续中心开花战,展开讨论。

七、谁发明的中心开花坦克战

到日托米尔反击战役成功之后,曼施坦因已经意识到,当初放弃基辅是错误的。应当在基辅中心开花,然后向德涅伯河彼岸实施大规模进攻战役。曼施坦因是回忆录中说道:“在这一方面成功之后,又还有直趋沿着聂伯河向南进攻敌军后方的可能性。”(见钮译《失去的胜利》战士出版社1980年版第494页。按:这句话翻译得不好,应翻译为“在这一方面成功之后,又还有直趋过聂伯河,沿着该河彼岸,向南进攻敌军后方的可能性。”这样的翻译才更能达意。)因此,敝人前文所说的基辅中心开花战之后,先在克列缅楚格合围并俘虏数十万苏军,再向扎波罗日耶,再向亚速夫海,再俘虏上百万苏军,不是敝人首先发表出的神论,而是曼施坦因在70年前就想到的,不过今天由敝人根据当时的态势,推导出曼帅将会如何作而已。曼施坦因作为伟大战略家,当然是有特殊的眼力的。

“在这个阶段(1944年春——引者按)的作战中,希特勒又自以为他自己找到了一个新方法,以来阻止敌人的前进。他宣布某些铁路或公路的焦点为死守的据点。对于每一个据点,指定一个军官负责死守,要他们立下军令状来。希特勒认为只要封锁了这些要点,即足以迟滞敌军的前进。事实上,却从开头起即证明这完全是妄想。这种没有适当工事和守兵的据点,迟早是一定会被攻陷,而不能达到其预定的目标。集团军每次都是在它尚未被围之前,即设法将其放弃。只有一个例外即为塔尔罗普,那结果只剩下少数残部突围而出。以后在一九四四年中,希特勒这种方法更使我们受到了相当的损失。”(《失去的胜利》钮译,战士出版社1980年版第535-536页。)

“根据德军最高统帅部3月8日的命令,整个东线建立了‘要塞’和支撑点体系。例如,在A集团军群地带的尼古拉耶夫、沃兹涅先斯克,以及在‘南方’集团军群地带内的诺沃乌克兰卡、彼尔沃迈斯克、乌曼、文尼察、日美林卡、普罗斯库罗夫卡、捷尔诺波尔、勃罗得、科韦耳等地,都被宣布为这样的‘要塞’。德军指挥部期望以此来‘牵制敌人尽可能多的兵力’”。(苏联国防部档案馆,236—2712—56,第128张,132a—2642—36,第64张。转引自叶戈罗夫主编:《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第8卷上册,上海译文出版社1984年版第141页。)

曼施坦因和西忒拉都发现,基辅应当中心开花。但是,曼施坦因以其战略家的眼光,清楚地意识到,中心开花仅是极个别时才不得已而为之。西忒拉却将中心开花当作普遍真理,干了许多没P眼的事。

接下来,我们就明白,西忒拉为什么要将曼解除职务。因为曼根本不理睬什么中心开花。而莫德尔去解围科韦耳,所以,就如实际进程,职务任免。

(全文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