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钓遍大江南北,名川大湖,虽有北戴河口连续四飞楞头的体验,却从未经历海上排钓。在论坛上看人吹的热闹,按奈不住,随即采购了一大堆后来证明无用的装备,联络了小桂黄排主家的小白菜儿,于九月三十号单枪匹马杀奔惠阳小桂。

100多公里开了三小时,大半时间被堵在高速路上骂骂咧咧,恨不得把肇事的车辆再撞一次,影响俺的钓鱼时间,反了它了!

临来前听小白菜儿忽悠说乌头平均两斤左右,随时可钓获大量泥猛,心中充满憧憬。到达小桂,一下高速出口,过了一个小市场,出现一个三叉路口,左边一个霸气侧露的告示牌,上书:绿道原则上不准机动车驶入,否则后果自付云云。俺立即停车观察,尼码绿道在那呢?即不标明,俺就当眼前这条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管是啥样的牛人牛村,凡是敢档钓鱼人步伐者,人档杀人,佛档杀佛!走你!

小路尽头是个渔具市场,各种海钓用品聆朗满目,在把头的一家补充了泥猛料、乌头王、活虾、虾砖、神经钩等行不郎当一大票弹药,结账时小老板死活不给俺打折,无奈之下只好鼓起所有的胸肌,硬抢了一个神经钩当作补偿。在老码头上了等俺的快艇,登上鱼排,快艇走后俺突然发现,鱼排上空空荡荡,排主之流全伙上岸采购去了,800平米的排上只有俺一人,可以随意为非作歹,正想法把排拉走的时候特么的排上的工作人员回来了,此举只好做罢。

放弃了坏注意,装好长、短各一根矶杆,给长杆装上五只活虾,甩到排边上碰运气,俺自己就着自己和好的料,挂上顺来的神经钩就开钓乌头。从下午五点到晚上八点,俺的钓线就像下到了游泳池中,半点动静都没有!

嘟嘟囔囔的用完排上的快餐,独自守着钓口,愤愤不平的在“游泳池”继续下钓,心想要不是员工接待热情,盒饭还算可口,俺立马就迷途知返,另寻它排了。这时又来了一船六个骚年,顿时八九支阀杆乌央乌央的布满了钓口,俺心里总算是平稳了一些,看来不是俺一人当傻瓜。反正明儿一大早俺就钓泥猛去,好歹也不虚此行。

俺一直深知俺的外表不是一般的帅,典型的风度翩翩,可总不至于让一帮骚年老对着俺喜笑颜开,窃窃私语,爷从来就是直男表率啊。待俺端正面孔发问众人,却说是俺的杆子用的不对,钓乌头一定要用软调杆,否则鱼讯传不上来,吃钓了也不知道....原来如此,俺丢人丢大发了!赶紧找到刚上排的小白菜儿,在小丫头笑瘫之前租了一根软调杆,黄老板也同样笑着重新帮着和好了一桶钓饵,重打锣鼓另开张,前面就当是排上发呆了。

重整车马后它么的还是不上鱼!骚年们好整以暇全然不当回事儿,继续喷着各种段子面对蚊丝不动的杆稍,一直到黑夜降临,月上中天,终于有了咬口,俺的杆稍三跪九拜,大礼相对半天,就是特么的不见平身,与俺相对的那几根杆也同样对俺点头不已。继续坚持,心想不上就不上,俺还是指望天亮后大爽泥猛,不爽个七八十条不算完,俺正歪歪呢只见杆稍一平,所有的骚年都特么的对俺大吼,起鱼啦!说是迟那是快,俺小手一抖,发力猛摇鱼轮,一股大力从线上传来,那个众人千呼万唤的王八蛋乌头满排口乱窜,把所有的鱼线搅的七零八落,俺不管,扯鱼要紧,鱼儿整个跑了个对角线,才能一见真容,一个帅气的眼镜小伙麻利的一抄而就,两斤多的乌头就在排上蹦达了,所有的坚辛都要这时得到了报偿。至于大家全蹲在一起解开炒粉,那又有啥呢,有鱼就行了,俺拔了头筹,这一瞬间无比辉煌!

后面的时间就像打开了闸门,大家此起彼落,配合默契,专人抄网,一刻不停的上鱼,俺也体会到了操作方法,基本上在起鱼的时候不干扰别人了。直到大雨滂沱还坚持了一会,最后无奈抵御老天,跑棚子里躲雨去了。待到三个多小时暴雨过后,咬口依旧,困眼离迷的又上了几条,这时放在排边的海杆玲声大作,几个人跑过去拉扯半天,最后十号大力码线被扯断,大物逃之夭夭,鱼胜了。

天色大亮浑然不觉,直近午时终于感到饥肠辘辘,挑了一条两斤多的钓获交给黄老板清蒸,上了桌俺一人就一扫而空,真心不错,鲜美之极。饭后困倦,心想小休片刻,开了空调房。没想一睡几个小时,再去钓时咬口稀了。看邮黄老板的一双可爱儿女在钓泥猛,才三指大小,及不起眼,俺有了十多条乌头,这次就饶了它们吧。在小白菜的教导下把鱼获收拾了,打道回府,下次再来!

第一次去鱼排上海钓,小有收获。

鱼排上的小白菜

第一次去鱼排上海钓,小有收获。

朋友打劫,拿几条交差

第一次去鱼排上海钓,小有收获。

排上中餐

第一次去鱼排上海钓,小有收获。

骚年们的收获

联想手机拍摄。

此次收获:六条骚年钓了五十多条,六十多斤,俺自己才十条,还给清蒸了一条,不到十四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