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孝子”的悲剧

———一个人的行为突破了道德底线,终将落入法网!

农历的九月天儿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昨天还是阳光明媚暖意融融的金秋时节,今天却变成了淫雨霏霏落叶飘零的深秋。城市街头立时变得空旷宽敞起来,到了夜晚霓虹灯齐放,稀疏的车辆穿行于五彩的雨雾之中。在大街的一角,一个略显消瘦的年轻人急急的闪进一家商店,几分钟后再次闪出玻璃门,环顾左右一招手钻进了一辆出租车,车辆远去,渐渐融入了城市斑斓的夜色之中。

车上的年轻人叫韩风(化名),他手里握着电话却不敢对妻儿道一声平安。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和那无边的压抑的黑云,饥寒交迫的他回想起一年来揪心的往事,泪水悄悄地挂上了腮边。如今父亲入狱、妻子离婚、妈妈生病,自己正亡命天涯...... 韩风默默的念叨着:爹呀!你害得我好苦啊!

韩风的父亲韩金义(化名)是一家农行的信贷员,几年前养鸡业红火那阵子,他利用自己在农行工作的便利条件,办了一家养殖合作社,自己放料、放雏、回购成品鸡,亲戚朋友遇有资金困难他就给贷款,还不上就转贷,一时间几十万上百万的资金经他的手里来回流转,韩金义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大能人。朋友多了花销也大了,整天前呼后拥花天酒地。可是几年过去不少亲朋经营亏了本,连利息也给不上了,许多通过自己带出去的款都成了呆账、死账。为了支撑面子韩金义想方设法通过在农村信用社工作的亲属贷款还贷,拆东墙补西墙。万不得已时就通过朋友高息抬款。到了2013年春天,自己在单位(农行)贷的款连利息都还不上了,领导多次谈话催款无效,他最终被除名。

初春的一个傍晚,许久不出来散步的韩金义被两个大汉拦住,非要他立马还清所欠的高息借款。韩金义此时是挎兜比脸都干净,有的是外债就是没有钱。僵持了好久,要不是在信用社工作的儿子韩风从同事那连夜借来两万块现金,恐怕韩金义就要鼻青脸肿光着膀子露宿街头了。每每提起这事韩金义总是心存愧疚:我儿子多孝顺啊!要不是他一次次的救急,我、我真不知道会什么样啊!......

2013年5月,韩金义欠农村信用社几家亲属名下的贷款就多达五十多万。自己经营的合作社几乎破产,整天的工作不再是放饲料、放鸡雏、收成品鸡。而是下乡要债、还债、躲债。其中一户亲属经他手贷款20万,养鸡弄得他血本无归,无奈之下远走他乡没了音讯。韩金义整天奔波着要债、整天东躲西藏的躲债,朋友的债能躲就躲一阵子。可几门在信用社工作的姻亲的债没法躲啊!老丈母娘的电话受不了啊!坐在自己荒废的养鸡场旁韩金义苦苦的思索着:就这么点家底了,卖了也不值几个钱。咋能在短期内弄到一大笔款还债呢?自己不会偷、不能抢,怎么办呢?呆坐了半晌,韩金义最后长叹了一声“哎!还是想法贷款还债吧!总不能让两个小姨子下岗吧!”

儿子韩风绝对是个孝顺的孩子,父亲的话就是命令。父亲让他帮着贷款他立即找到了信用联社的信贷员陈某说明要贷款,谎称养羊。陈说没有这方面的政策,贷不了。一天同事贾某又来找他催要欠款了,虽然是朋友借款没利息,但本钱不能不还吧!韩风面对朋友长吁短叹:现在养羊挣钱快,我想贷笔款又没政策。贾某是个业内的百事通,当即答应可以找担保公司办理反担保贷款,拿那个鸡场子做担保物。韩家父子喜出望外。可是以谁的名义贷款呢?父亲有不良贷款记录,儿子又是业内人士不方便。找亲戚朋友吧?可谁敢顶这个名啊!韩家可是窗户眼吹喇叭名声在外呀。想来想去想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邻居姓李,据说多年流浪在外,杳无音讯。名下一定没有不良贷款记录,一旦联系上只有给他点好处他肯定能帮忙,再说将来贷款还不上或许就成了“走死逃亡”死帐了。几经周折终于找到李某的电话号码,一联系李某倒也慷慨,答应帮忙。不过让韩家父子意想不到的是李某身边还有个女儿,正在读初中。李某现在已经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不再居无定所四处流浪了。让李某“走死逃亡”顶账的想法一下子烟消云散。毕竟韩家父子良知未泯。事已至此既然答应帮忙了就着手办理吧!于是韩金义指示儿子韩风:“贷款要用营业执照,我领你李叔去办养殖场的营业执照。你人熟好办事,其他办理贷款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办理贷款对于韩风来讲并不难,他轻车熟路。可是要让他给父亲韩金义贷款养羊,或者说给一个不具备贷款条件的李某贷款,谁信得着啊! 没办法,韩风一咬牙、一跺脚。豁出去了!大不了厚着脸皮“撒谎”。于是他找到信贷员陈某,谎称是自己要养羊、开清真馆子。授意信贷员制作了虚假的调查报告、填写了虚假的上年度养殖场财务状况,提供了虚假的账户资金。又通过同事贾某帮忙央求担保公司,用其在乡下的鸡场做抵押签订了反担保合同。

韩家父子对顶名贷款办营业执照的李某也十分感激,来来往往四五次每次都给他一张百元的票子。李某也没嫌少,每请必到帮忙到底。

七十万的借款下来了,韩家父子大喜过望。为防止官方扣下贷款还以往的欠贷,韩风不敢把钱转入自己或父亲的账户,立刻把七十万贷款转到了岳母的账户上。在接下来的三天之内,韩风伙同其父韩金义在源泰村镇银行共分九次把七十万元贷款或转账或支取现金全部用于还债。其中通过转账还(债)给韩金义三小姨子8万、四小姨子10万、三连襟的姐夫14万、韩风的朋友华某9.5万、韩风的朋友贾某2万,其余四笔是支取的现金,韩金义还给了四平及梨树镇内的多个放贷者。

三天后,两手空空的韩金义又回到空空如也的鸡场,依然重复着过去的日子:要债、还债、躲债,躲债、要债、还债,......

七十万的贷款全部还债以后,韩风的生活却因此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在银行工作的妻子因为父亲欺骗她,用自家的房产抵押贷款还了外债,而不是像当初说好了的那样养羊、开饭店赚钱,一气之下和韩风离了婚。从此韩风一个人孤独地飘着、飘着......

他怨妻子、他更恨父亲!

时间流逝,一转眼一年过去了,2014年的5月某一天,贷款到期了,农村信用社多次向李某催款未果,依照协议扣缴了担保公司账户的资金,亦即由担保公司代偿了韩风、韩金义以李某名义在信用社的70万借款。其后担保公司依法收缴担保物“XX乡XX养殖场”时,发现韩风父子为李某注册的养殖场内根本没有养羊。进一步调查发现韩风、韩金义根本没有养羊开清真馆子的计划,其所借款项70万都被韩家父子二人偿还了外债。担保公司认为韩风等人在贷款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致使其公司受到了严重的经济损失。于是向经济开发区派出所报案。

案件的侦查过程遇到了层层阻碍,有来自法律方面的不同解读与认知、有来自人性的狭隘与自私。此案历时三个多月,办案人员克服了重重困难,去伪存真、抽丝剥茧终于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目前,涉案的三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机关以合同诈骗罪批准逮捕。

70万的案值并不是个大数目。但,给我们所有人的教训是:人情无以替代法律,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助纣为虐者必是作茧自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