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后的四颗子弹
(一)淘气的童年,迷彩的世界
小时候我很调皮,不太大人听话,除了害怕我怕父亲以外,其他人对我来说都是浮云,连老师都不怕,虽然放学了经常被老师罚面壁,但是这些都比不上我爸一巴掌。其他小孩要是敢跟我动手,我必定让他哭,但是我爸跟我动手,我必定哭。经常有人上我们家告状,说我欺负他们家孩子了,母亲就带着我跟人赔不是,我爸总是在别人走后大嘴巴子抽我,第一次挨揍是五岁时,把邻居小婶20多个孵小鸡的鸡蛋全给砸了,砸蛋的原因是母鸡叫的我心烦,我也不知道自己五岁怎么就会有心烦的概念。为了这事我妈赔了鸡蛋,我付出了脸蛋,被父亲一巴掌打出鼻血来了。后来经常流鼻血,去医院看病医生说先天性鼻粘膜比较薄,我说不是,是被我爸揍得,医生就呵呵的笑。至今还落下病根。
小时候我没少惹事,五岁时在上幼儿园放学的路上,把一个女生的外套脱了用水管淋湿,然后逃之夭夭,当天人家长就上我们家讨公道来了。我妈又一顿道歉赔不是,我又吃了一顿“竹笋炒肉”,就是被赶鸡、鸭用的竹条子抽了大腿。六岁那年在地里玩手掌被锋利竹片划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冒,回家怕挨揍就撒谎说是被其他小孩子割的,幸好我的父母都属于冷静的人,没有找上门去找理,否则就得挨别人一顿呲了。等手好了我才说出了真相,父母一声叹息,这么小就会骗人了,幸好没去找人家,否则丢脸丢大了。这个疤痕一直留在我的掌心,就像断掌一样,也一直刻在我的心里,永远的疤。
我的童年记忆里没有其他玩具,只有枪。父亲虽然经常揍我,但是很疼我,只要上乡里或者县里就会给我买枪,各种各样的玩具枪,手枪、步枪、冲锋枪。每一把枪都玩不了多久就被我弄坏了,败家嘚瑟,有新玩具就上其他小朋友面前去炫耀,别人越是羡慕我就越开心,玩枪就玩得越狠,于是三两天就弄坏了。可是我就爱枪,就喜欢父亲送我的枪,其他玩具基本不碰。小时候玩玩具枪,上了小学后自己还能做个精致的木头枪,俗称“驳壳枪”,做的惟妙惟肖,其他小孩都拍着马屁让我帮他们做枪。给其他几个小孩都做了枪之后,我就是他们队长,玩“枪战”游戏就得听我指挥。
后来有了那种能装填塑料子弹的玩具仿真枪,但是那种枪父亲不让我玩,我用压岁钱买的枪,他见一次没收一次,因为那种枪静距离还是很容易伤人的,是危险的玩具。上大学军训时别的学校都有打靶,但是我们学校没有这一项,我第一次摸到真枪,实弹射击是工作后公司组织的拓展训练,拓展训练结束后去了一个射击基地打了十发实弹。这些年笔杆子玩多了,枪杆子却拿不住了,100米自动步枪,十发子弹别说中几环了,连边都没挨着全部脱靶。在电话里我将这件事告诉了父亲,他笑着说就这件事来说,我给他丢脸了,不,应该算是耻辱,老兵的儿子实弹射击十发全部脱靶,这事传出去不好听。但是他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我不是军人,我是一个学财务出生的,我擅长的是点钞票不是打枪。
我的童年没留下几张照片,仅有的几张大部分都是穿着迷彩服或者国防绿。小迷彩是父亲买的,国防绿是母亲用父亲的军装改的,用父亲的大军装给我做了身小军装。
(二)家国事大,个人事小
复员已经三十多年了,我的父亲还一直保持着军人的良好习惯,每天早起,收拾内务,规律生活。1974年底入伍,1980年初复员,五年的军人生活给他的一生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提起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他最常说的就是他们部队240个参战人员,中炮牺牲的两位战士。平时也只对我谈谈以前的事,在外人面前关于这场已经被人遗忘的战争他基本保持沉默。他说:“当初打仗的人也没想那么多,也没要求国家做什么,我有手有脚我能养活自己,国家给我们参战人员几百块钱补贴我已经知足了,够我抽烟买肉的,一包烟3块钱,一斤肉16块钱,比我以前吃地瓜好多了。”
我的父亲已经59岁了,每天安静的种地,平淡的回家。每天都看新闻联播和军事报道,通过新闻媒体了解国防动态。闲暇之时所看的电视剧基本都是军旅战争题材的,这对我影响太大了,因为我基本也是这样。后来谈了朋友,朋友非拉着我看现代剧,我才慢慢的改变,从战争世界回到现实世界,否则我可能也这么过一辈子了。兄弟姐妹基本都成家了,就剩我还没结婚,这是父亲最牵挂的。他说家国事大,但是家庭事也不小,不能天天想着过去的事,不能一直提着某些事。我明白他的意思,不要老去提这场战争了,因为这是国家大事我一个小年轻弄不明白,不要老是写关于他的文章了,因为个人事小,家庭和睦,家人平安就行了。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停,越是大家不知道我越想说。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的身体从小变大,父亲的身体却越来越小,头发白了,背也驼了,越来越瘦。我的世界越来越小,从漫天的理想,到逐渐变现实,我的世界越来越小了,每当抬起眼看父亲时,他总是转身,他走在我的前面,身影越来越高大。我已经到了要成家的年龄了,工作这几年没攒下什么,要说条件我属于三无人员,没车、没房、没背景,属于找不到老婆的人,可是我有女朋友,从大学到现在,已经七年了,始终如一。当我的对象第一次见到我父亲时,她很平静,因为已经从给我的文字中见过他,但是我父亲很激动,因为他没想到有人会不计较我的家庭条件,愿意跟我在一起。吃饭时父亲说:“别人都能孩子房子车子,即使不能给这些也能给点存款,可是我没什么可给你们的。”我还没开口,对象抢着说:“不用了,你给的已经够多了,我敬您一杯。”我从来没见过对象喝过酒。
(三)最后的四颗子弹
有一天早晨我看见父亲左手拿着一包用报纸包着的东西,右手拿着一把小锄头朝家后山走去。我就问了一句干啥去,他说把四颗子弹埋了。我说哪来的,他说是以前当兵时带回来的,现在也不让留这些了违法,就埋了吧。我说不行,这是念想,不能买了,留给我吧,当咱家的传家宝。父亲说也行,但是这个危险,我处理后给你。后来不知道怎么弄,子弹就剩下壳了,这四颗一直被我珍藏在抽屉里,这是最后的四颗。父亲给了我四颗最后的子弹,给了我迷彩的精神世界。
我能为父亲做的不是给他多少钱,也不是天天在他的跟前,而是永远敬重他所敬重的世界,永远铭记他教导我的做人原则,永远传承他的军人本色,坚持他的信仰,最后的四颗子弹!
林加菲

2014925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