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转载麻辣社区妙贴〗航空工业搞暴力整合、“霸王重组”危害国防武器装备事业发展,遗患无穷

————林左鸣现象批判

2006年5月,林左鸣在背后“高人”的“托举”下,成功升任中航一集团总经理。2008年7月,林某人在幕后运作,鼓动一些航空界“无脑”院士给国务院上书,“重组”了中航二集团,如愿当上了中国航空工业的盟主。

但是,在中国一航、中国二航合并之后,林左鸣并没有脚踏实地干一番事业,改变航空工业落后西方发达国家的现状,制造出中国人民望眼欲穿的高性能航空发动机,而是另辟蹊径,靠“忽悠”、“折腾”、宣传上位,走上了投机取巧的旁门左道。

因为他深深懂得,在航空上出成绩、创业绩难度颇大,不流大汗、出大力是没有结果的。他的前任刘高倬也是一个不怎么干正经实事的“忽悠”,基本上也是靠喊口号过日子的人。但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来居上的林左鸣竟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林把刘的衣钵继承后并发扬光大,搅动航空一池春水,从此多灾多难的中国航空工业这个江湖,腥风血雨,一发不可收拾。

林左鸣等人等人打着“整合”、“重组”、“颠覆式”改革的旗号,在航空工业开启了声势浩大的“折腾”、“忽悠”之旅。

“放飞思想”、“思想有多远,就能走多远”,这些充斥着“逻辑错误”、“哲理混乱”的狂热言论,一段时间内经常出现在林的各类讲话文章中。

“肢解”、“拆迁”北京航空制造工程研究所和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的先进复合材料专业,就是林某人祸害航空工业的一个典型实例,也是我国航空工业材料和工艺界一个悲剧。

在我国材料界,有两个非常有名的研究所:北京航空制造工程研究所和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一个在潮白河畔的通州,一个坐落在美丽的西山脚下。

北京航空制造工程研究所创建于1957年,又叫625所,是国内唯一专门从事制造技术和专用设备开发的综合性工艺研究所,也是全国著名的机电产品技术开发中心,为我国新型飞机、发动机研制和航空工厂的技术改造提供了大量先进制造技术和工艺设备,建有一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有中国工程院院士一名。

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成立于1956年,又叫621所,是我国综合性研究机构和最大的材料工程研究中心,是国内唯一面向航空、从事航空先进材料应用基础研究、材料研制与应用技术研究和工程化的国防科研机构,拥有两个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一个国家工程实验室,有中国科学院院士一名,中国工程院院士三名。

在北京航空制造工程研究所[625所]、北京航空材料研究所(621所),有2个非常有名的专业:先进复合材料专业,承载着为航空战机提供蜂窝、预浸料、碳纤维复合材料的研究、制造任务,可以说,这些先进材料是航空战机的命脉所在。

经过几代航空人的努力,航空复合材料专业日益发展壮大,无论是在航空武器装备上的应用,还是经济效益,在国内都是首屈一指。

两个老牌研究所在职职工都在2000人左右,离退休职工也是2000多人,在职人员的工资奖金、离退休人员的退休金发放,都要靠这些“现金奶牛”来补养,研究所的持续发展也要靠这些“溢出”效益来支撑。

古语说的好,人怕露富猪怕肥,有财不外露;人要露富就会被小偷盯梢,会被强盗惦记,甚至招致灭门之祸。

这些古老的格言同样适合于航空工业,林左鸣或者说在他的马仔的怂恿、鼓动下,对这两个老牌研究所进行了“肢解”活动。

在没有任何科学论证、调查研究的情况下,一纸行政命令,把2个研究所的复合材料专业、若干国防重点试验室“拆迁”到远郊区,到顺义和所谓的其他股东进行投资入股,开办公司,共同发财,进行霸道的“暴力拆迁”。广大干部职工都认为这不是一种改革,而是一种“颠覆式”的破坏行为,是不讲“科学发展”的土匪行为。

首先,航空制造所、航空材料研究所都是国家出资建立的事业单位,是正宗佩带中编办番号的事业单位,是国家机构的分支。其使命是为我国的国防工业服务,服务于航空武器装备,在国家没有明确出台事业单位改革新政的情况下,左盟主这些闲杂人等没有权力去肢解、拆分这些国防军工研究单位。林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国家政策,违反了党纪国法,应该受到应有的惩处、制裁。他的行为违反了“天条”,日后必将受到天谴。

林左鸣大概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以为自己就是韦尔奇,他把自己当成了盖文,私欲的过度膨胀使得他认为自己有了通天彻地的神通,可以在航空王国里为所欲为。

中航工业不是私人企业,左盟主的权力是国家给予的,他的行为应当受到国家法律法规的约束。

然而,人们也不能不佩服林某人有两把刷子,前人想不到的事情他想到了,前人不敢做的事情他做了,人们不知道他是如何蒙骗国家完成了“肢解”两个老牌研究所的大业,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巧舌如簧说服国防科工局同意“拆迁”国防重点实验室的,国防科工委曾有明确规定,国防重点实验室不能随意胡乱搬迁!

到顺义这个荒郊野外的地方投资入股成立公司,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勾当,顺义“中航工业复材”没有严密成熟的科研管理体系、质量管理体系、没有保密体系,没有军工生产许可证书,根本无法进行正常的尖端材料研发生产活动。

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有发改委建设的“结构性碳纤维复合材料国家工程实验室”,有国防科工委建设的“先进复合材料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都在他们的拆迁之列。这些国家投资建设的重点试验室想拆就拆,想迁就迁?中航工业里的这些“疯子”,真是疯狂得手舞足蹈,不知今夕何夕!

这些人的“暴力拆迁”,不但给国防工业、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带来很大的危害,也破坏了航空工艺、航空材料研究机构的完整性,破坏了先进复合材料研发、升级换代的土壤,大大削弱了先进复合材料研发能力,进一步拉大和国际发达国家先进复合材料的距离,给我国的国防事业带来难以弥补的损害。

“暴力拆迁”也给科研人员带来极大的苦恼和麻烦,很多人要到顺义上班,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超过4小时,工作和生活,困难重重。企业成本也大幅上涨,车马费每人每月好几千,海量银行贷款、高额固定资产投资等等,顺义的企业可能不再是一个赢利企业,将成为一个微利甚至亏损企业。

有很多航空专家、管理干部都说:先进复合材料在625所、621所都是两只肥猫,人见人爱,贼见想偷,但是到了顺义绝对会成为一只瘦猫,一只病猫,甚至是一只死猫,因为商场如战场,很多虎视眈眈的民营企业、外资公司都想在这块蛋糕上分走一大块,这只病猫很快就会被野猫、洋猫逼死!

挖走先进复合材料,将挖走625所3/4的经济收益,625所几乎被抽筋扒皮,大伤元气、近乎残废;挖走621所1/3的经济收益,621所几近缺胳膊断腿,伤筋动骨,雄风不再。给2个老牌知名研究所带来毁灭性损害,目前离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发放,都有很大的困难,625所“雪崩”式溃败已经出现,连年完不成任务,技术人员流失严重,领导干部黯然下台,人心涣散。据说林某人要继续重组625所,正在寻找下家接手单位,一个辉煌半个世纪的知名研究机构,将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叫人扼腕叹息、难过不已。

621所也难逃类似的厄运,科研生产任务难以完成,干部员工收入下降,人心惶惶,领导干部愁眉难展。621所走向衰败和没落,已经不可避免,只是时间早晚问题,现在的“辉煌”只是掩人耳目,回光返照而已。

说到底,林左鸣之流的目的还是为了一己之私,看着哪里有肥肉,就不择手段去抢,马仔疯狂抢肉,快速致富;林某人则靠歪门邪道沽名钓誉,获取政治资本,闷声发大财。他们的目的不是发展企业,为武器装备做出贡献,而是极端的自私自利,组建公司,图谋上市,个人持股,亲友炒股,建老鼠仓一夜之间快速暴富,其运作之高妙、手段之狠辣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人们都说匪患均出自乱世,谁知道在当代清明盛世,朗朗乾坤,披着文明外衣的现代劫匪,打者冠冕堂皇的招牌,四处劫掠抢夺,真是无语呀!

据说,航空工业里还有一些人想把621所的“高温合金国家重点试验室”弄走,这年头,真是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权力大于天”。

林左鸣之流这种头脑发狂、利令智昏的行为,和披着合法外衣的“土匪”、 “强盗”有什么分别?实际上没有任何的区别,这是21世纪国有企业里一帮现代劫匪!

搞垮625所、弄黄621所,林某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是搞垮航空工艺研究所、航空材料研究所的罪魁祸首,林某人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子!

航空工业大约有200家企事业单位,625所、621所惨遭肢解、祸害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航空工业多少个企事业单位被搞得鸡飞狗跳,猫奔鼠窜,多少企事业单位惨淡经营,民怨沸腾。

中航工业搞“重组”、玩“整合”在行业内外都是非常有名的,重组和整合成了他们工作的亮点,“业绩”和“成就”的标志。实际上,他们是为了重组而重组,走的都是极左路线,重视轰动效应,制造“噱头”哗众取宠,欺骗上级领导,以个人私欲为出发点,以个人升官发财为目标,最后受害的都是国家,倒霉的都是老百姓,几乎没有成功的范例。

2009年年底西飞国际搞的大重组,2010年中航重机重组陕西宏远,都是遗祸百年的例子。几年后的西飞国际成为亏损累累的垃圾企业,陕西宏远在腐败分子吴浩的折腾挥霍下,由一个赢利企业变成负债累累的企业,当地中航职工谈起吴浩,都慷慨激昂,恨不得生啖其肉。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航空有难,庶民也有责任。我们希望颜鸣皋、关桥、曹春晓、赵振业、陈祥宝这些航空材料界大佬,希望张彦仲、顾颂芬、刘大响、宋文骢这些“万人敬仰”的所谓院士们,不再装聋作哑,被林某人给予的蝇头小利所迷惑,早点站出来,向国务院、党中央反映这些破坏航空工业的行为,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爱国家、爱航空工业的人们,向中纪委、中组部反映林某人的问题,对这些腐败堕落行为口诛笔伐,揭露他们“祸国殃民”的行经,强我国家、壮我航空,为保护我们的航空家园尽一份绵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