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过去曾听说过老山前线山洪暴发, 伤亡两百多,其中被大水吹死了一百多.看来战争真是防不胜防啊!对越反击战洪水造成的伤亡

对越反击战洪水造成的伤亡

引用的回忆录: 洪水、泥石流的危害是巨大的。我曾在参加对越防御作战时有过亲身体验,至今想起仍心有余悸。 86年4月12日,部队开赴老山战区,我团防御方向是号称“绞肉机”、“人间炼狱”的那拉口地区,此地地势低洼,为盘龙江河谷地。 那拉口被东西两架大山夹峙,东为巴里河东山,西为老山。防御正面有越军盘踞的大青山踞高压制,我部多个阵地前出,三面环敌,部分哨位与敌呈胶着状态,两军对峙的前沿因长期落弹寸草不生、岩石成粉,白茫茫如沙丘,人称“采石场”。地形于我相当不利。防御作战条件、后勤保障难度可想而知。. 、 里头寨位于船头(原为边境海关)前方通往130炮阵地的半坡上,“寨子”早被越军炮弹炸毁不复存在,几处残垣断壁矗立于萋萋荒草之中。寨后茂密的林草深处有一座凸出的岩峰,在底部人工构筑一条呈直角高约2.5米、宽2米,长30余米的防空洞,前后各有进出口。洞内阴暗潮湿,通风不畅,空气混浊。我团有线通信中转站即设立在此僻静、隐秘之处。这就是我第一次轮战期间工作和生活的阵地 前部洞口处有5、6平方米的平台,是战友们闲暇之时娱乐、休息及接待来访的“会客厅”。台子前沿下方有一条最宽处约7米、深4米由雨水冲刷形成的排洪沟顺地势蜿蜒通向不远处的盘龙江,后部洞口开在直立的岩壁上,人员进出须上下两级台阶,外部空间狭小三面环山自然形成回水湾,有浅窄沟渠绕岩体与前洞口的深沟相汇,平日干涸无水。 站内编制11人,由连指导员带队,主要承担各前沿阵地与营级后指及团指挥所的有线电话插转、线路辅设及区间通信设施维护。 洞址由于隐蔽,工事坚固,几乎处于敌方炮弹攻击的死角,形成一个小面积的“安全岛”。这里最大的困难是缺水,饮水需要经常派人在附近山上寻找地表径流截而取用,晴天水质较好,阴雨天就只能喝泥汤。 在这里我和我的战友们度过了上阵地后饱含太多喜怒哀乐、生死考验的难忘岁月。付出了巨大的艰辛和努力,实现了从生涩怯懦的新兵蛋子到坚强无畏战士的人生蜕变,此等磨砺,受益终生。 是年7月,当地已进入雨季,大量的降雨使通往前沿阵地的道路泥泞不堪,交通壕内积满淤泥污水,给通行人员及每天往返各阵地运送弹药给养的军工行进造成极大困难,他们往往将路旁、壕沟内的一束束电话线当成了抓手,生拉硬拽,致使电话线路频频断线故障,为不贻误战情的上传下达,确保通向各阵地的电话线路畅通无阻,所有站内人员轮流上阵投入保障,遇有线路问题即顶风冒雨负线外查,在遇越军炮击时亦然。 外出查线频率、工作量陡然增加,大家的体力严重透支,回到洞内倒身即睡,战友们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苦苦支撑着,祈盼天空放晴,恶劣天气早日结束。。。。。。 又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入夜后雷雨相随,若大的响动竟难以唤醒疲惫已极战友们的沉眠,后洞口站岗的战士堵上门板后经不住睡虫的侵扰坐着睡着了。而此时意想不到的危机时刻渐渐逼近,洞外雨势已演变为暴雨且持续了很长时间,山上的雨水开始汇积,终成汹涌山洪裹挟大量枯枝烂叶、砺石泥土挟势而下,遇山体阻挡而形成回流,离地面1米多的后洞口开始顺着门板缝隙涌入大量污水,洞内高处为通风而凿穿的通气口也开始倒灌进水,哨兵惊醒时水已没膝,惊恐中逐一叫醒了每一个人,点烛观视,一片“汪洋”,床下杂物四处飘浮,地面摆放的装备、物资均遭浸泡,洪水还在继续大量涌入,转眼间水已齐腰,大家来不及清理个人物品,仅靠几把手电和蜡烛的微光照明,紧急抢救设备物资,并合力打开前洞口的石门,洞内积水已高出前洞口形成落差,积水开始减退,后门进水前门出,防空洞变成一条排洪通道,水深基本保持在腿膝部位。艰难自救了半夜,惊惧加之劳累已是疲惫之极。 天终于亮了,肆虐了整夜的暴雨、洪水渐渐消退。我们总算度过了一劫。走出后洞口,一片狼藉,乱石、被折断的树木、杂草四处堆积,原本浅而窄的小渠变成了又宽有深的大沟,河床一直延伸到洞口底部,进出需要搭梯子了;前洞口的情况稍好,由于平台下的排洪沟比较宽直,泄洪能力强,只是沟更深更宽了。可见刚刚迅猛而过的洪流拥有多么巨大的能量。我第一次感受了自然灾害的可怕。 稍事休整,指导员将站内人员分为两组,一组负责收拾洞内、外的残局,我被分到另一组,负责外出紧急抢修被冲毁的线路和通信设施,走出里头寨,对外面的景象忽然有一种陌生的感觉,洪水使原本熟悉的环境有了许多改变,顾不上“欣赏”场景,我们马上投入到繁重的抢修工作中。。。。。。 由于一段时间的过度劳累,天气闷热,浑身上下被蚊子叮了百十处大包且溃烂化脓,裆部也有溃疡;扁桃体发炎,失声了;高烧40度。人极度虚弱,站立都很困难。站内虽配备有卫生员,但医疗技术及条件实在太差,越治越重,无奈之下,指导员派人把我架到了天保农场团卫生队,吊了几天液体,病情才渐渐好转。,鉴于我团第一次轮战任务即将结束,出于对我的照顾连队将我召回208(团指挥部所在地)连部,并决定派我及其它几个病号先行撤离战场,到麻栗坡县大坪镇部队休整地打前站,7月26日我们乘车离开了战场,,结束了第一次征战。 在我们到达休整地的第三天,老山地区因连降暴雨,酿成几十年一遇的大洪灾。大批阵地、哨所被山洪泥石流严重毁损,人员、物资损失惨重。就连相对较安全的师部、军部所在地也有了人员伤亡。通往战区的道路多处滑坡,桥塌路毁,生活及作战物资输送中断,前方将士苦不堪言。交战双方停战自救。我方换防计划被迫延期。 我团许多战士最后靠步行撤出,麻栗坡县城一时间涌入大批衣衫褴褛、形容枯槁、狼狈不堪的“乞丐”军人,成为边境小城一景。其间艰辛不言而喻。

我因提前离开幸运的躲过了一难。 作者:吴荣堂 984年随54263部队参加广西那坡平孟战区对越作战,1985年调往54261部队汽训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