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解放军金头盔飞行员身份曝光享专属涂装 战机

解放军金头盔飞行员身份曝光享专属涂装 战机

内容来源:法制晚报 2014年09月21日

资料图:4架垂尾涂装大红鹰标志的歼10战 机

法制晚报讯(首席记者郭媛丹)“金头 盔”是一顶金色头盔,更是一种荣誉,被誉 为中国空军飞行员的最高荣誉。从2011年 开始,空军每年举行一次歼击航空兵部队 对抗空战竞赛性考核,也就是“金头盔”之 战,代表着中国空军对抗空战训练最高水 平。 今年的“金头盔”之战已落下帷幕,又有 5位“金头盔”飞行员诞生,自此,在4届“金 头盔”大赛中共有35名(次)“金头盔”获得 者。虽然中国空军方面并未明确定义何 为“金头盔”飞行员,但据公开报道,这批尖 子中的尖子有强健的体能、冷静的心理、 进行了艰苦卓绝的空中练习、具备优秀的 技战术,是提升部队实战化水平的“领头 雁”。 事件解读“金头盔”之战不是一仗定乾坤 根据《中国空军》的报道,“金头盔”之 战最早来源于2009年空军机关自由空战训 练的设想。通俗地解释,自由空战就是“真 打仗”,无脚本无预演,真打实干。 “金头盔”空战比武规则严密公正。为了 能更真实地检验部队日常训练效果,参演 人员都是考前不到半个月才明确的。 对抗,在同型机间展开。 对手,战前抽签确定。分淘汰赛和循 环赛,每仗互换位置各交战2次,决不一仗 定乾坤。 分数,首发命中得4分、双方同时击中 得2分、一方击中得1分。 名次,累加每仗总得分由高到低排 列。 在比赛中,参赛选手对战的实时信号 会传到地面的指挥大厅,由裁判计分。 而“金头盔”之战的意义远远不止于一场 优秀飞行员的选拔,更在于一种带动力量 以及提高参赛部队的整体实力。 根据公开报道,前几届“金头盔”飞行 员,大部分已走上航空兵团团长、参谋 长、大队长岗位,成为遂行作战任务的空 中尖刀,也是引领部队开展实战化训练 的“领头雁”。 同时有报道细节显示,空军各大飞行 单位会参照大赛的视频进行学习和实践练 习。比如,沈空航空兵某团创造性地采 取“114”训练方法,即地面准备1小时,空 中飞行1小时,检讨评估4小时,训练水平 显著提升。 此外,“金头盔”之战也让各大单位对战 机进行了前所未有的了解。空军专家徐勇 凌对媒体表示:“在空军设立‘金头盔’考核 后,各部队为了掌握新战机上五花八门的 传感器和电子对抗设备,专门跑到设备研 制单位去讨教,尽量挖掘每种设备每种功 能的潜力。” 目前,空军大多数三代机部队及部分 二代机部队均已参与角逐。虽然比武难度 强度年年递增,但参赛部队的整体实力却 越来越接近。这表明,我空军航空兵部队 实战化训练水平正向高层次迈进。 “金头盔”集体画像绝非刻板代言人 “金头盔”的获得者拥有与战斗机飞行员 头盔同比例的金色头盔,并且可以驾驶涂 有红色鹰头图案的战机。 今年2月份,网络上出现一张中国空军 某飞行大队的照片。在停机坪上停放的歼-10战斗机机群中,有4架战机垂直尾翼上涂 刷有红色鹰头图案。这是“金头盔”飞行员所 驾战机独有的标志。 2013年“金头盔”获得者宋辉描述,自 由空战中更重要的是比谁综合态势信息感 知能力更好、谁能把软杀伤变成硬杀伤, 拼的是轨迹、是对武器操纵平台的掌握能 力。 要成为一名“金头盔”,需要过硬的综合 素质,强健的体魄、冷静的心理、优秀的 技战术。 法晚记者发现,在“金头盔”获得者的描 述中,体能强大是普遍的共性。虽然每场 比赛只有几分钟,但在体能上,由于飞行 过程中经常要承受七八个G的加速度,所以 对体能要求非常高。 据《解放军报》的报道,飞行员在航 校期间接受了系统锻炼,每个学员在毕业 时的体能状态是最佳的。到了部队成为真 正的飞行员后,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将体能 保持在最佳状态。 广空航空兵某师飞行员袁星曾是空军 最年轻的“金头盔”获得者,他日常的体能训 练是每周跑2-3个5公里,提升耐力;天气 不好时以俯卧撑、仰卧起坐、臂力棒、负 重深蹲起为主,加强颈腰部肌肉力量,强 化抗荷能力;定期进行滚轮、旋梯训练, 增强对错觉的识别能力。 飞行员为了参加“金头盔”大赛,往往要 提前几个月储备体能,每天跑步达5-10公 里。 再优秀的人才也少不了苦练。根据 《中国青年报》报道,“金头盔”获得者、成 都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师飞行员彭礼忠描 述:在针对性训练中,飞行员天天苦练, 场场对抗。 下飞机分析判读完飞行参数和视频记 录,上飞机再接着练。结束一天的飞行 后,又利用飞行员自主研发的“空战评估系 统”,回放全天的空战过程,研究完善之 策。 “飞一小时,用3小时研究。每次对抗 结束,才是训练的开始。”彭礼忠认为。“研 究涵盖战法、弱项和改进方法。一切都是 为了在战时能以不变应万变,能先敌发 现、先敌锁定、先敌开火。” 而且这些飞行员绝对不是刻板的代言 人。袁星1985年出生,喜欢看F1比赛。他 对舒马赫等在F1赛道上风驰电掣的高手如 数家珍。另一些人喜欢沙滩足球、网球 等,爱好广泛。 深度分析“金头盔”的含金量逐年提高 随着空军实战化训练加速推进,“金头 盔”比武考核的难度、强度、规模也逐年递 增。 根据历史数据:2011年100余名歼击 机飞行员参赛诞生了10名“金头盔”,2012 年这两个数字是108:11;2013年,128名 飞行员参赛,9名飞行员获“金头盔”桂冠, 2014年这个数字变成了170:5,获奖比率 压缩至1/34。 规模逐年增大,但奖项却越来越少, 这意味着“金头盔”的含金量越来越高。 与此同时,难度、强度逐年递增。 2012年第二届大赛时首次取消高度差,通 俗地说,就是在天上随便打,只要战机与 战机之间的间距大于300米即可。这意味着 风险更大,争夺更激烈。 今年举行第四届时,考核更加突出 对“编队空战”能力的综合检验,更加强调对 年轻飞行员的历练和培养。首次从初赛阶 段就采取“双机编队”对抗,首次要求新选手 不少于50%。 徐勇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对 飞行员能力的要求更高更全面。“过去,飞 行员在空战中要第一时间感知态势,最大 限度地发挥战机的机动性。而现在,有各 类新的传感器加入,对抗手段丰富得多, 给体系带来各种变数,参与空战的要素更 多了,即使信息技术能够辅助决策,但需 要飞行员做出的决策更多了,对飞行员能 力的要求也更全面了。” 尽管难度、强度,以及对飞行员的能 力要求逐年提高,但飞行员的年龄却变得 越来越小,空军总部机关更加强调对年轻 飞行员的历练和培养。 根据公开报道,“金头盔”之战中有好几 位两届连续加冕的获得者,首位两次获得 称号的蒋佳冀1981年出生。2013年11月, 广空航空兵某师飞行员袁星第二次获得“金 头盔”,他出生于1985年,是空军最年轻的 双料“金头盔”获得者。 而今年济空某团6名参赛飞行员均为80 后,出生于1985年的该团飞行员李海明, 在一场双机编队对抗中,与两届“金头盔”得 主、沈空某旅副旅长许利强遭遇。 在空战比拼中,李海明与友机密切协 同、灵活机动,多次成功规避对方导弹攻 击,并以2次首发命中取得对抗优势。走下 赛场后,许利强连连感叹“后生可畏”。 记者追问“金头盔”之战是否会移师海 上? 连续四届的“金头盔”之战都在辽阔的西 北戈壁进行,这里地域广袤,有利于进行 自由战。那么未来有没有可能在沿海地区 进行? 中央军委委员、空军司令员马晓天曾 表示,要认清海上方向空中斗争形势任 务,充分认清维护海洋权益空中行动对空 军方面提出的更高要求,扭住重心枢纽科 学运筹海上方向空中力量的运用,紧贴担 负任务着力加强海上方向实战化训练。 与陆空作战不同,海空作战有其自身 特点与特殊的实战意义,但危险性也有所 增加。对于飞行员来说,海上没有参照 物,海天区分不明显,往往会产生一些致 命的错觉,隐藏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危险。 在《解放军报》等官方媒体报道中, 关于各大空军单位的战机越来越多地出现 在海空作战的战场上。 8月下旬,东海舰队航空兵部队将派出 航空兵分队和数架战机,与空军某部组织 自由空战对抗演练,这在海、空军航空兵 历史上尚属首次。 这次自由空战对抗演练中,海、空方 面各自派出了“尖刀部队”。其中空军参演部 队来自空军第一支三代歼击机团,曾多次 在空军检验性考核和“金头盔”比武中取得佳 绩。另一篇报道显示,沈空某部、“金头 盔”飞行员许利强曾参与上级组织的多机 (兵)种、跨区域联合攻防演习,作战区域在 我某海域。丰富的经验,让他在这次训练 中,做到了1次打掉3架“敌”机的好成绩。 徐勇凌向法晚记者介绍,“金头盔”比赛 涉及空军大部分航空兵部队飞行员,参赛 人员比较多,因此需要一个保障能力强的 赛场。 西北空军某训练基地是一个信息化条 件下多兵种联合作战战场,战场保障能力 强,相关保障设施完备,有能力保障参 演“金头盔”大赛。 对于“金头盔”赛场移至海上进行的可能 性,徐勇凌说,“金头盔”比赛是偏重技术性 的比赛,而不是联合或体系作战带有任务 背景特点的演习性比赛,主要考核飞行员 的飞行技术、装备使用以及战术应用基本 作战技能。如果在海上举行,主要是以海 上作战为背景,更多偏向战场运用包括作 战任务实施的特点,和“金头盔”比武方式不 是完全一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