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习主席与毛主席对传统诗词看法相似。

习近平9日赴北师大看望师生,习近平从校方的展台上拿起一本课标书翻看。听说语文、历史、思想政治三门课标是全国统一,他说,我很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

习主席与毛主席对传统诗词看法相似。

毛泽东词作《沁园春?雪》 资料图

毛主席1965年曾对梅白说:“旧体诗词源远流长……(它)要发展,要改造,一万年也打不倒。因为这种东西最能反映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特性和风尚,可以兴观群怨嘛!哀而不伤、温柔敦厚嘛!”(梅白《回忆毛泽东论诗》)。

人物简介编辑梅白:(1922-1992年)湖北黄梅人。学名国定,湖北黄梅人,作家。1936年参加革命,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党员。1938年后历任中共区委书记,军分区宣传科副科长,专署文教科副科长,地区团委书记,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主任,中共湖北省委副秘书长,《七一》副总编,[1] 中共荆门县委第一书记。1944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杂文集《什么思想在作怪》、《大江东去》、《百炼成钢》、《公与私》(合作),电影文学剧本《土地》(合作)等。

“半字之师”由来

1959年,毛泽东回到了离别32年的韶山,目睹故乡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激情满怀并创作了一首诗《七律?到韶山》.毛泽东作后将诗稿向当时在他身边工作的原湖北省委副秘书长梅白征求意见。梅白见到毛主席的诗稿当然非常高兴,但他并没有只是赞赏,他建议初稿首句“别梦依稀哭逝川”中的“哭”改为“咒”,即为“别梦依稀咒逝川”会更好些。改后加大了字意中的主观情感投射,诗段更显沉着。毛泽东也觉得虽然这样仅仅改动了哭字的下边一半,但意境迥然不同,诗意更积极深刻,感情也更鲜明强烈。毛泽东欣然接受了梅白的意见,并幽默地说:“你是我的半字之师。”

毛泽东是用字高手,在遣词用字上具有极深的造诣,虽仅改一字,但“哭”与“咒”字上半部一样,只是下半部换了一下,变成了一个新字,所以毛泽东称梅白是他的“半字之师”,语言既幽默诙谐又显露出高超的智慧,由此可见毛泽东的文字功底之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