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多年前,战友张靖毅曾被没收的影集)

点验 是部队检查军人是否藏有违禁品以及存有不符合规定物品的一种手段。一般以连排为单位。列队站好后,各人面前放置自己的全部私人物品,由部队首长逐一检查。点验按词义的解释是逐一查对检验。所以检查非常严格,不留死角,宿舍也要去检查,防止有人遗漏或隐藏东西。

印象中,在部队点验好像经历过三次。

第一次是90年夏在南京的训大,休息日,突然听到哨子响,接着楼下传来了队长周建康那嘹亮的声音:“各班携带全部个人物品,操场集合,接受点验”,一个寝室即为一个班,于是我们迅速地带着各自的大包、小包、被子、铺盖下楼集合,整个房间霎时被一扫而空,空荡荡得连床板上都看不到一张纸。接受完点验,返回房间整理内务,这时同班战友陆红俊神神秘秘地过来告诉我们:刚才在集合的时候楼后被扔下了好几件衣服和鞋子,被隔壁班的老袁山(老袁山其实并不老,因他唇上髭须较浓而被我们戏称为老袁山)捡到统统交到队部去了。我们三队的学员来自南京军区各个部队,而新兵又居多,所以一听到点验,估计有些人心中胆怯了,赶快把不属于自己的军装和解放鞋处理掉。毕竟第一年兵领了多少服装是一目了然的。

北风当兵是在90年,那时的生活水平跟现在是无法相比的。北风也是在进入军营后才知道部队也要防盗。新兵连时,指导员古有华探家,在连队的储藏室里挑中了北风的皮箱,于是征用,北风当时一股脑地把衣服倒在床上后就给指导员送箱子去了,回来后被班长章书建训斥一顿:你就不怕你的东西丢了?那时北风知道了在部队要看好自己的东西,而服装都是制式统一的,丢了以后是很难找回来的,自己的战友可能不会下手,但你不能担保别的连队的鸟兵不会见财起意。

92年夏在三界演习,北风跟总机班住在一起,前排房子住的是别的连队,有一天我们房间没人时,梁上君子光顾了,北风的两件短袖军装不见了,唯一让北风感到痛惜的就是口袋内的通讯录,训大所有战友的联系方式都在上面,而北风只能望着前排房子的后窗户无奈摇头。

第二次是在92年春天,通信连在郯城外训,北风随连队保障。团副参谋长杀气腾腾的来了,点验!当时北风腰间的钥匙环上挂着两枚用子弹做成的饰物,见势不妙就赶快偷偷地摘下扔得远远的,后来只找回来一个。饶是如此,副参谋长还是从北风的修理室里缴获好几个收音机,那都是战友送来让北风帮忙修理的。那时有条规定是战士不准拥有收音机,主要是防止受到诸如美国之音这类敌台的蛊惑。后来回到团里后,北风戴罪立功,修好了副参谋长的收音机后,龙颜大悦,那些收音机才得以归还。副参谋长在老山前线打过仗,脾气暴躁,性格怪异,自称“二杆子”(枪杆子和笔杆子),背后人送外号“王疯子”,战士见到他就远远的躲开,唯恐被他逮着骂个狗血喷头。点验在副参谋长的监督下紧张地进行着,当他走到北风的战友张靖毅面前时停下了脚步,老张的影集吸引了他的目光,影集的封面是两个青春少女,泳装下那曼妙的身姿曾让我们这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怦然心动,如今它竟落入了副参谋长的手中,副参谋长紧皱着眉头:“这么好看的影集要上交,当兵的咋能藏这个影集?!”老实本分的张靖毅嗫嚅地分辨着:“这是我同学送的。”“同学送的也不行!!”王疯子的话向来是不容置辩的。老张非常窝火,找到了指导员丁成云垦请指导员出马,指导员果然不负众望从王疯子手里要回了影集,这两个漂亮的泳装少女才重新回到了通信连的怀抱。

第三次是92年底,退伍前的头一天晚上,连长瞿汉章和通信参谋顾祥礼(老连长)来到各个房间,对退伍兵的包裹进行点验,这次毫无防备的点验让退伍兵们措手不及,当时收缴好多有线兵用来插放老虎钳的皮套子,这通常都作为有线兵带回家的纪念物 。这也是优于无线兵的地方,无线兵天天摆弄电台,总不能把电台背回家作为纪念吧。像北风借修理之便,暗藏了一付耳机话筒组(上甘岭王成用来呼喊向我开炮的东西)保留至今,那又是自当别论了。

点验其实它一直包含着搜查和反搜查两个方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北风珍藏至今的耳机话筒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