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兵打新兵,条令有规定”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时,中央军委为了检验战时动员机制,在极短时间内从广西、广东、湖南、紧急征召了一批退伍军人二次入伍,充实到各参战部队,譬如广西博白县,三天之内征召了400人,立即输送到部队,充分显示了我国强大的战争后备力量和国防动员能力。这批老兵,非常珍惜二次入伍的机会,纪律性强,吃苦耐劳,军事技术过硬,作战勇敢,战后有些人提了干。但也有个别人年龄大,不服年轻的基层班、排长管理,叫人头疼。事后又发现事出有因,我就遇到了这样一位。

我离开部队已20多年了,往事如烟,许多的人和事渐渐的忘记,唯独对当排长时遇到的二次入伍老兵、广西博白县刘XX记忆犹新,他的音容笑貌,一举一动仍在我的脑海中,宛如昨天之事。他曾使我头疼、也令我内疚,敬佩。

我在战后的四月底调到团指挥连任职。报到后,第一次组织班长们开会时,侦察班长告诉我说:“我们班二次入伍的老兵刘XX,不出早操,不参加训练,不值日,不站岗,整天抱着个水烟枪咕噜咕噜的抽,有时夜里也抽,影响很坏。”在宿舍里,我终于看到了那只叫班长头疼的烟枪。它是用当地的竹子做的,长约60公分,粗约5公分,有四、五个竹节,在中间开个口,插上一个细的竹节,长约15公分,在细竹节头上做一个烟窝,烟枪的上半截是通的,抽烟时,倒上水,在烟窝里放上烟丝,点上火,嘴对着上边的口,一抽咕噜咕噜的响,烟通过水后才进入人的嘴,过滤了大部分有害物质,还是很科学的。

看到这种情况,我就经常找老刘谈心,刚开始还给我面子,谈一次管两天事,以后就不管事了,我找他谈时,他“好好好,”“是是是”。一转眼,外甥打灯笼——照旧(舅)。我也渐渐失去了耐心,有一天我就把他的烟枪没收了,他发现烟枪不见了,就找班长,班长告诉他,排长没收了。他又找我。我说“你整天拿着烟枪在宿舍里抽,夜里也抽,影响大家休息。没收了!”他跟我急眼了:“《三大条令》里哪一条规定不能在宿舍里抽烟?我尊你,叫你一声排长,不尊你,你在我面前是新兵蛋子,一边稍息去!”抢白的我无话可说,三大条令不会规定得那么细。我也没办法,找指导员汇报,指导员说:“注意工作方法,你前任排长也费了不少功夫,别叫他出事就行了。”怕啥来啥,有一天,侦察班长领着一个新兵来给我汇报,老刘把新兵给打了,经详细了解,原因是新兵顶撞了他一句,他把新兵叫到宿舍后边的竹林里,一边抽烟,一边训斥新兵,这个新兵脑袋不灵光,又顶撞了他一句,他顺手拿起烟枪来打到新兵的头上,打起了一个大包,新兵也急了,说:“你打人,我到排长那里去告你。”老刘说:“你去告吧,我不怕,排长也得让我三分,你还不知道吧?老兵打新兵、条令有规定”!

我感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决心解决,他所倚重的是他的资格老,我就从这个问题入手,找指导员同意后,经文书拿出了他的档案,查看后又经过仔细考虑,胸有成竹,在一个中午饭后,我约他到宿舍后的竹林里。开门见山的说:“老刘,你以为自己资格老,不服我,今天就是叫你来,我们摆一摆资格,如果你摆不过我,以后就得听指挥。”他讲:“如果摆过了怎么办?”“随你我不管你了”。我坚定的说。我叫他先说,他讲:“我比你早当一年兵,干了三年,二次入伍也五个月了,共当了三年五个月的兵,你76年三月入伍,到现在三年两个月兵,论当兵我比你早,论军龄我比你长,我的资格老。”我说:“你三年五个月兵不错,但是中间有间断,重新计算军龄,只能算五个月,我三年两个月是连续军龄,我军龄比你长。”他一听高声说:“你这是不讲理”。我自知有些强词夺理,也不想谈崩了,就笑着说:“就算你资格老,你还有啥资格摆一摆”。他高兴的说:“没有了”。我说:“我也谈一谈我的观点,我的年龄比你大,比你资格老。”他说:“怎么可能”。“我们是同龄人,但是我的生日是X月X日,你的生日是X月X日,我生日比你大,你得叫我一声大哥吧?”我说罢,他勉强的点了点头。我又说:“第二,我是党员,你是团员,入党比入团难多了吧?”他低下了头。我继续说:“第三,你当兵三年五个月,得到连嘉奖3个,我当兵三年两个月立了3个三等功,包括战功,嘉奖还不算,立功比嘉奖厉害吧?”他突然抬起头吼了一声:“你别说了!”,我看到他的眼圈是红的。稍微一顿,他又低声说:“排长,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太想我的儿子了”。只见他说完“儿子”两个字,眼泪夺眶而出。我突然一惊,深感内疚,只知道他结婚了,不知他已为人之父,我的工作没做到家。他抽泣了一会,继续说:“我报名参战时,儿子还没有满月,,孩子可喜人了。从报名到出发上前线,只有三天的功夫,也不知孩子怎么样了,我整天想他,咱们排都是一帮小孩子,没人诉说,你只和我讲大道理,不理解我,我只好抽烟解愁。”听到这里,我深深的敬佩。我当兵参战是战争选择了我,但他是选择了战争,他完全可以不报名,在家照顾妻儿,但是在国家危难时,他挺身而出,丢下褓襁中的儿子,毅然决然奔向前线,就凭这一点,我的党员。年龄、立功等等资格,在他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我无颜和他摆资格。在他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表面下,有一颗为国赴汤蹈火、舎小家为国家的赤胆忠心。但他打人的事还的解决,我问他:“你说老兵打新兵,条令有规定,三大条令哪条规定能打人?”他不好意思地说:“这个新兵蛋子说话没深浅,我吓唬吓唬他。”就他打新兵之事,我提出了批评,要求他给新兵道歉,他不置可否。我也不强求,但是对他敬重有加,每呼必称“老刘”。全排在我的表率下,也敬重他。自此以后,他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早操还是不出,但是大家出操回来,看到他已把宿舍卫生打扫了,烟还是抽的厉害,但不在宿舍里抽了,有时夜里到竹林里抽,有一次被他打的那个新兵手弄破了,他悄悄地把新兵的衣服给洗了,用他自己的方法给新兵道了歉。

从战区回大营后,我调到军区学习,侦察班长被选送到“汤山炮校”学习,等我回部队后,老刘已经复员回乡,但是他那句经典语录“老兵打新兵、条令有规定”。却留在了连队。直到几年后我离开连队时,还能听到老兵调侃新兵:你新兵蛋子别张狂,小心我揍你,“老兵打新兵、条令有规定”。

谨以此文献给特殊的群体:响应战争征召而第二次入伍的老战友们!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