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家乡 尊敬的父老乡们

美丽的家乡 尊敬的父老乡们

一—回忆我的成长道路

作者:曾宪荣

由于我总是读书,参军与工作相间,所以求学参军之路显得曲折而漫长,但也正因如此,读书成了我的一种生活状态。我对学问的求索、对思想的探问基本上是在从容之中保持了持之以恒的决心。而在学习社会关系专业之前,我曾多年潜心于战斗故事创作。激发我的战斗故事热情和求学决心的,自然有许多因素,但仔细想来,我小时候的成长环境和家庭教育,有着根本性的影响。

我美丽的家园

我的老家在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岑溪乡贵阳溪村,这是位于重庆市武陵山脉东麓,地处渝、黔、湘,渝两省一市结合部,与湖南的花垣、凤凰相连接,岑溪乡位于秀山县城东南部,东接贵州省松桃县黄板乡,西与石耶镇相邻,南连梅江镇,北与中平乡交界,境内海拔400-700米,...

岑溪乡位于秀山县城东南部,东接贵州省松桃县黄板乡,西与石耶镇相邻,南连梅江镇,北与中平乡交界,境内海拔400-700(妖云盖)米,岑溪贵阳村与二乡二镇交界处的一个较为偏僻的山乡村,所谓山川秀美、人杰地灵,英雄辈出的赞誉,“姚家湾,英雄的湾,壮丽的湾,革命的立足点,军人的摇篮”完全适合于描述这个乡村。我在乡村里度过了烂漫的儿童、少年、青年时光,也在乡村里接受了小学教育。虽然上初中后我开始了走上"军旅生活的路",但岑溪乡贵阳村不仅在地理意义上,而且在精神意义上是我永远的家园。 美丽的家乡 尊敬的父老乡们

岑溪乡区位适中,交通便利,素有“秀东门户”之称。岑溪乡属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市辖县), 位于县城东南部,乡政府所在地距县城28公里,贵阳村民委员会所在地一姚家湾距县城30公里,“十五”以来全乡各项基础设施建设得到大大改善,境内环境达到国家要求标准。岑溪乡有经济林和经济药材,主要以种植业为主。贵阳村前是一条宽大的溪流,在通常的日子里总是潺潺而又悠远地流淌着,溪水清澈,卵石可数,天空白云悠扬,两岸青峰倒映,鱼群常嬉戏于滩头甚至涉水者的脚边。另有两条小溪蜿蜒于村庄中间,而四周的山涧流水更是无数。有水而古朴的村庄,是灵动而富有韵味的。村庄的四季则有着欣赏不完的景色。春天万象更新,映山红和数不清的不知名小花漫山遍野,蜂飞蝶舞,鸟鸣声声,草木繁茂,峰峦叠翠。夏日虽然炎热,但村前屋后竹林飘摇,蝉鸣枝头,蜻蜓飞舞于稻田,鱼儿跳跃于水面。秋天则是一派收获时节的繁忙景象,而当夕阳斜照于屋顶,炊烟飘散着饭香,农人洗濯于水边,总是劳动的喜悦与美丽。冬日的村庄略显萧瑟,绿色浅去,花草枯衰,寒风吹动冷冷的溪水,天空中常飘扬着雪意……

岑溪乡自然资源丰富。乡境内储藏一定量的盐矿、铅锌矿、金矿、铜矿等,部分矿产有待地质专家进一步的勘测论证。主要经济林木有油桐树、花椒、杜仲,经济药材有白术、白合。用材林有马尾松、杉树。经济作物有油菜、花生、大豆。粮食作物主要以水稻、玉米、红苕、洋芋为主。全乡森林覆盖率29.7%。 美丽的家乡 尊敬的父老乡们

岑溪乡农村建设。为了把新农村建设落到实处,岑溪乡狠抓四个方面工作。一是组建新农村建设机构,建立党委领导,政府负责,部抓共管,全社会积极参与的工作机制,联系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搞好新农村建设;二是以农民增收为核心,大力推进现代化农业建设,加快农业产业化结构调整,进一步创新机制、建立起新农村建设的产业支撑体系;三是根据农民需求安排建设任务,帮助和引导群众走出生活困境,做到为农民群众多办好事、实事;四是做好村庄规划,坚持科学发展观,着眼长远地做好村庄规划,以可持续性发展的原则来规划建设新农村

岑溪乡的发展战略。经济发展战略措施:一、进一步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力度,把6个村的1.2万亩花椒产业做大做强,真正形成产业链,达到产供销一条龙;二、扩大中药材种植面积,使该乡每年的白术、白合、玄生等经济药材面积稳定在8000至10000亩以上;三、加大桐木村优质西瓜的种植面积,努力打造岑溪水果品牌。促进产业多样化发展,采取有力措施,加大富余劳动力的转移力度,使其成为农民增收致富的主要来源;四是积极进行招商引资,引进矿业公司进驻进行投资和松油深加工项目。

秀山县岑溪乡首所猕猴桃农民田间学校在岑溪乡和平村挂牌成立,标志着秀山农民田间学校建设正式启动

不管我怎样书写,秀山县岑溪乡贵阳村的景色之美是写不完的,我对岑溪乡贵阳村的感受也难以写尽。在岑溪乡贵阳村的生活,使我对大自然有了极其真切的感受,也构成了我后来军事战斗故事写作以及对美的心灵追求的灵感源泉。另一方面,农村的生活是艰苦而朴素的,农民们几乎一年四季都在田间地头辛勤劳动,我是看着田园风光长大的。作为农村孩子,我童年和青少年时,也干过许多农活、累活、苦活,至今我的手上还有小时打柴和参加生产队劳动所留下的深深的刀痕。我也记得有一次从地里挑回生产队所分的红苕而踉跄着摔下步的情景。正是亲身参加这些珍贵的"生产劳动锻炼"经历,使我后来更加珍惜在军校读书的机会,并培养了不畏艰难困苦和艰难险阻的精神和毅力。有一个农村的老家,也让我目睹了农村的经济发展、社会变革历程,并使得我自然而然地多了一份对"民生疾苦"的关怀和对农村发展问题的认识。如果说在中国这个农业大国,一个人不了解农村就不能真正地了解这个国家,那么出生在农村的我是幸运的。同时,农村生活的经历使我明白了劳动、汗水和收获之间最直接的关系,也使我后来的从军生活多了一份吃苦耐劳和脚踏实地的朴实精神。 美丽的家乡 尊敬的父老乡们


自从参军入伍到部队后,已经38年多生活在繁华城市的我,在这个迅速走向现代化而社会心理浮躁的年代,多了一份拥有家园的踏实感。至今回想生我养我的岑溪乡贵阳村姚家湾,就有一种灵魂的滋润感。

小时候,我就非常喜欢中国人民解放解放军,经常睡觉做梦自己身着绿军装,鲜红领章两边挂,五星帽徽闪金光,肩上跨着钢枪。看到军人扶老携幼、做好人好事的时候,我都暗暗地记在心里,特别是上学时学习了杨子荣、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杨根思、雷锋的课本时,那时经常最喜欢唱的歌曲《我参加解放军,穿上绿军装,走进红绝学校,扛起革命枪,鲜红领章两边挂,五帽微闪金光,红绝江山我保卫,世界风云胸中装,终于人民终于党,牢牢握紧手中枪.》,经常用喜欢看解放军打仗的小人书,喜欢听大人讲解放军如何打胜仗的故事。我被解放军保家卫国,英勇善战,不怕牺牲的勇敢精神深深地打动了,从小就对军队有种难舍难分的情结, 喜欢战争的电影,羡慕那些扛枪的战士,喜欢军绿色,喜欢军装,喜欢军人,希望长大了能当解放军。于是,我决心长大了也要去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去保卫祖国,做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我是1975年10月报名参军的。10月20号,全乡200多名适龄青年集中到乡上中心校广场,由接兵部队领导进行目测。11月26日,全区5个乡经过目测合格的500多名适龄青在区上进行体检。体检合格后,接兵部队领导开始走访,凡是家庭三代历史清白,直系亲属都是贫下中农,本人在社会上没有污点,再经过当地政府公安机关政审合格后,最后由接兵部队和当地政府、人武部联合定兵,才换服装。然而,圆了参军入伍梦。1976年3月5日,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我接到了入伍通知书。我至今清晰的记得,通知书上写到:某某同志,你响应英明领袖毛主席的伟大号召,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积极参加解放军。现批准你光荣的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我当接到应征入伍通知书那一刻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心里不知有多高兴。我们那年的新兵属于夸年度兵,是第二年开春才穿上绿军装离开生我养我的家乡的。1976年的冬天,带着对军营的向往和对军人的崇拜,我应征入伍。走的那天晚上,寒风凛冽,刮在人脸上火辣辣的痛,让人感受到这是一个真正的冬天。身穿崭新军大衣的我故作镇静,与前来送行的亲朋好友,这个说一句,那个打一下,借此来排解远离家乡的苦闷心情。1976年3月15日,我们秀山县的新兵到达驻犍为县部队——446团,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实现了我多年的愿望。 美丽的家乡 尊敬的父老乡们

“我参加了解放军穿上绿军装,我走进红色学校扛起革枪,……”这首六七十年代青年人们耳熟能详的歌曲,寄托了多少青年男人的从军梦啊。我出生在一个贫下中农家庭里,生在新社会,从小长在农村。平时只要听说乡上电影放影队要在某某大队,某某生产队放打仗的电影,白天在学校读书或学校放暑假时在生产队一边干活,一边约上3一5个同学校同学或生产大队要好的青年人,下午只要学校或一听到生产队长喊今天收工放散活路了,马上立即收起书包或扛起劳动工具就往家里小跑,回到家把书包或劳动工具一放下,晚饭不吃,不怕天黑,不怕山区小路难走,不怕劳累,不怕肚子饿,都要去看打仗的电影。特别看到本大队参军去部队几年后回到家乡,身着绿军装,鲜红领章两边挂五星帽徽闪金光,请假回家探亲看望父母那情景,绿色的军装,鲜红的领章,闪金光五星帽徽给了我很多少年和童年的快乐,很多童年和少年的梦想啊。但最大的梦想还是穿上鲜红领章戴上闪金光的五星帽徽军装,做一名真正的军人。

我的参军梦想可能是始于1970年,尽管那时我刚13岁。正是文化大革最乱的时期。由于学校停课,孩子们都无事可做,我大队一、二、四生产队吴昌红、杨昌武、曾宪刚、姚元辉他们几个人先后参加中国人民解参加放军去部队了。我的记忆里好象看到她们穿上军装离开家的时刻,但他们从部队寄回来的身穿军装的照片给了我很大的影响。我是多想自己也能够早日参加解放军穿上绿军装,成为和吴昌红、杨昌武他们一样幸福光荣的人啊。 美丽的家乡 尊敬的父老乡们

七十年代中期,我也终于成了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说是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只有七十年代就已成年的人才有这个亲身感受和印象。那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广大的人民解放军成了文革的支持者和保护者,轰轰烈烈的“支左”(解放军进驻学校、进驻工厂支持左派夺权协助建权)运动在全国开展,更给解放军戴上了无比正确和荣耀的光环,毛主席号召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习人民解放军,更把解放军推向了不可一世的高度。那个年代青少年羡慕当兵、适龄青年争着当兵成了最最红火的时尚,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参军的。

那个时候是讲究家庭成分的,我的家庭成分是贫下中农,中农是贫下中农团结的对象 “贫农下中农一条心,天南海北一家人”,原则上领兵的人不拒绝,但比起贫下中农出身的青年来讲,中农的占比微乎其微。再往上一格是上中农成分,就与当兵彻底无缘了。我那届适龄青年当兵竞争很激烈,听说大队,乡政府和带兵的都确定有我了还有人到武装部告状呢,可想我能参军是很不易的。现在想来,这除了有我父亲当时是生产小队队长的因素外,我的初中学历和我在村里能吃苦耐劳的表现也有很大关系,再就是住大队干部罗时华同志枳极向乡政府和接兵部队领导推荐。

从老百姓转为军人的过程,是一个艰苦的过程。必须从基础做起,也就是说要学会“走路”,一个军人在走路。每天就是单一的立正、稍息、齐步走、跑步走、正步走。跋正步是最苦的,整天汗流浃背、腰酸腿痛,晚上躺在床上都不知把脚放在什么地方是好。还真有这样的人,平时走路很自然,但一走队列就不知伸那个臂、出那条腿了。整理内务要求很严,用具放置要统一、有序,被子要有棱有角,形似“豆腐块”,而在祖国的大西北地区气侯又特别干燥,要达到要求难度很大,为防止棉花膨胀,我们就将水喷在棉被上,用石板压实,隔两天就要进行一次,始终保持被子的“湿”度,午休时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坐着板凳趴在床边。紧急集合是训练士兵快速反应的必修课。军营流传着这样一句名言:老兵怕号,新兵怕哨,就是说新兵最怕紧急集合。第一次紧急集合,我们都出尽了洋相,有鞋左右穿错的、有穿一只鞋的、有赤脚的、有裤子前后颠倒的、有抱着被子的,那个狼狈劲就甭提了。有的人怕晚上搞紧急集合,就提前把背包打好,不脱衣服而眠,那紧张程度就可想而知了。新兵训练结束了,部队的严格管理加之本身的勤学苦练,要说部队生活最苦要数在读军校那几年时间里,但我的的军事理论素质比在部队,大的进了一步,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军营生活是艰苦的、严格的、紧张的、有序的,要做一个合格的军人是要付出代价的。要做一个合格的军队指挥官是要比战士付出的代价更加多,新兵训练只是军营生活的初验,更艰苦的还得从下到连队开始。我们部队有许多兵种,每个从农村入伍的兵都想在部队学点技术,将来复员有个好的归宿,当一个汽车兵是我们最大的愿望,每个从农村入伍的兵都想在部队学点技术,提升为部队军官将来从部队转业到地工作有个好的归宿,是我们军人做合格军官,战士做士官最大的愿望。但任何事物都是不以自己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也不是自己所想向的那么容易、那么简单。

那是一个深夜。我和战友沈纯义正在营房周围值班巡逻,突然觉得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深夜寂静,我不由得紧张起来。沈纯义是个胆大的人,他拉了拉我的衣角,冲我点点头。我随即会意,握了握手中的钢枪,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高喊“谁,口令。”话喊出的同时,看得分明,一个人朝我们走过来。

“平安。”那人边走边答,脚步声也更响了。随即,他也是高喝一声“回令”。

听到他的高喝声,我揪着的心开始放下来,口令回答准确无误,这说明来得人不是战友就是首长。

“幸福。”我和沈纯义对今晚的口令、回令早已是背诵得烂熟于心,便异口同声地回答。

来的人是我们新连队的指导员。

他走到我们面前说:“不错,警惕性很高。走吧,一块转转。

因为我在新兵连,政治学习和军事训练成绩突出,被连队树为学习训练标兵。因为自己军争素质过硬,社会关系清白;加上相貌英俊、身体健康、聪明伶俐,新兵训练未结束,没过几天,指导员告诉我,我告诉我说:“你被上级保卫部门选为团首长的警卫员了。我听新兵连队指导员说了,我即兴奋又紧张,冥思苦想一天一夜”。

由于越南当局肆无忌惮地推行地区霸权主义,中越两国关系急剧恶化。1978年12月8日,中央军委下达对越作战命令,要求云南方向以3-5天的时间,歼灭敌军1-2个师。我所在的149师作为昆明军区预备队,也接到了参战的命令。

1979年2月1日,我所在446团进入临战状态,149师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和149师参谋长涂育文到446团检查战备工作,我作为团首长的警卫员迎接了师首长。这时师首长发现我素质过硬,机警伶俐,就有了调我到师部任警卫员的意向。随后,师保卫科的领导对我的社会关系进行了审查,又对我的军政素质等状况等进行了反复的考核,认为我表现突出,符合条件,就把我从步兵446团特务连警卫排一班调到了步兵149师师部警卫班,给师首长当警卫员。

部队首长的警卫员是部队里最优秀的兵。警卫员,挑选的人员也非常严格,警卫员平时和战时的武器装备都比基层部队精良。首长警卫员不是一般的人都能当上的,首长警卫员相当于部队里的特种兵,平时就是照顾首长饮食起居,战时要承担起保护首长安全的重大责任。师首长警卫员的任务非常艰巨,平也要和首长一起出去应酬社会公务,军队保卫部门对警卫员的要求很高。

部队对警卫员的纪律要求:部队首长警卫员,一入伍就要进行保密教育,每个人都要自觉地遵守保密制度,做到知道的不说,不知道的不问。警卫工作要做到七分保密三分警卫,部队首长的车辆、电话、行动方向、时间、地点、食物供应以及内部的警卫部署、武器装备等都要求严格保密,做到一切行动听指挥,坚决服从和执行命令,自觉自愿地严格遵守部队的保密条例和纪律条例。

部队首长对警卫人员素质的要求很高,我记得其中就有这样几条:在政治上要无限忠于党、忠于军队、忠于部队和首长;在思想上要立场坚定,历史清白,没有污点。早期入伍的士兵最基本的条件是:祖孙三代和直系亲属必须都是贫下中农,没有任何一点历史问题;还要具备有一怕不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首长警卫员人相貌要英俊、五官端正、身体健康,行动要机智灵活,遇事脑袋瓜子反映要快、要灵敏。并还要做到四勤,即“眼勤、耳勤、手勤、脚勤”,平常工作要积极主动;初中以上毕业。

部队师首长警卫员,是一个很荣光、很自豪的岗位。连队的战士一般都很羡慕这个工作岗位。其实,警卫员这个岗位责任十分重大,平时和战时主要任务就是保护首长的安全。师首长走到那里,警卫员就跟到那里。师首长不外出,警卫员就帮首长处理一些日常家务。有点时间,自己可以看看书,学习学习,练习练习侦察兵擒敌格斗、捕俘格斗、刀功格斗等拳术。中国军队捕俘拳,平时可强身健体,战时又可防身,保护首长安全,免遭敌人袭击伤害。部师以上首长警卫员,是一个很荣光、很自豪的岗位,实际上首长警卫员要比普通连队战士辛苦得多。

警卫员一般从部队新兵中挑选,五官要端正,机灵且懂得第一时间理会领导的意图,相当于贴身卫士。只要身体素质好,有能力,军事素质过硬,政治素质高,作风优良,不出差错,提升的机率较大。要给首长当好警卫员,就不要想有自己的私生活。首长警卫员一般要二十四小时待命,经常是风里来雨里去。首长需要时,警卫员必须第一时间出现首长面前。

首长警卫员属于首长核心层人物,跟首长久了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首长升迁、调任也许不会带走秘书,但是警卫员通常是首长带走的第一人选。在对越作战中,我随师首长参加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给师首长当警卫员。当警卫员第一天,我还认为是个美差。但部队老兵说,当警卫员有三句话“首长回来你回来,首长回不来你回不来,首长回来你可以回不来”。这话说的一点不假,细细一想,句句要命。

战斗开始前就去前线阵地去视察,当警卫员的我也拦不住,就跟着师首长去了前线。回来时,由于前线阵地和师部之间距离遥远,回师指挥所的途中,看见了一座独立房,是个一农村户。师首长让我下去察看,能不能休息一下。我下车后在房子四周围进行了观察,没有异常情况。当我正准备转身上车时,突然听见身后一声响动。当时,我头皮一下就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想到自己肯定完了,跑都跑不了。在这关键时候,我想就是死也要整他一枪。说时迟那时快,我回头就用冲锋枪打了一梭子,那几个人扑通就倒在了地下,胸口流着血,手里还拎着一把菜刀... ...。 当时,其实就是几秒的功夫,要晚几秒,我就回不去师指挥所了。

对越作战的战斗很残酷,越南人善于伪装,有时还会有不穿衣服的女人站在路边。当我军经过时,看她们是越南普通的妇女,一丝不挂在路边,就丢几件衣服让他们挡挡身子。当时部队大都是18一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当我们队伍经过后,那些越南女人都会突然迅速从地上的脚边草丛里摸出事先隐藏好的各种枪械就往我军队伍里打。

1979年3月1日—3月5日,149师,根据13军2月24日赋予的任务和26日的作战命令,149师加强炮4师第18榴弹炮兵团,昆明军区坦克团3营(欠7连),并指挥32师95团,负责歼灭新寨以东地区之敌。师首长决心:集中主要兵力兵器沿公路及其两侧实施主要攻击,以一个加强团经龙金、班佛向新寨方向穿插迂回,断敌退路,阻敌增援,对敌进行了前后夹击,将越军第316A师主力歼灭于新寨以东地区。2月28日15时30分接13军指示,全师在39师攻占奔西爱、威龙松后进入战斗,以2到3天时间拿下沙巴。3月1日,447团和445团2营已进至预定穿插迂回地区附近,师主力也已进至4号桥东北地区。师根据上级指示与总的战役企图,结合部队的战斗进展情况,于1日晚调整部署,大胆果断地命令445团(欠2营)、95团2营和坦克分队等力量,全部进入战斗,使用师绝大部分兵力,分六路(主力沿公路)向沙巴进攻。与越军称为王牌的部队316A师,在黄连省沙巴地区展开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殊死决战。从2月25日至3月5日,经10天激战,重创了316A师,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此战149师共歼敌2338名,其中毙敌1736人,伤敌560人。149师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全师共伤亡1340人,其中阵亡672人,伤678人。

149师是对越作战打响后投入战斗的,主要任务是配属十三军,歼灭沙巴地区之敌。部队是在边开进、边展开、边进攻的运动状态下,及时调整布署,开展攻击的。在作战中,我师在敌情、地形都不太熟悉,且无组织现场堪察的情况下,不畏强敌,猛打快冲,一举歼灭316A师,创造了我军进攻战斗中,以一个师的兵力对决一个师的先河,打出了国威、军威。我军149师与越军316A师对决于沙巴峡谷,149师以伤亡1107人的代价,击毙越军316A师1736人,击伤560人,俘获42人,合计歼敌2338人重大胜利。

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我家虽然在农村,却称得上"农村的国家公务员和小知识分子"。我们贵阳村自从解放后近70年来,参军和招工的人(包括几个人上大学)的有20多人,这在农村是较为少见的。我叔父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当了5多年的兵,后来我们家叔侄中也有1人成了或一度曾是人民解放军部队的军官,后成为国家行政机关公务员。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我从小受到的熏陶,就是崇尚中国人民解放军,崇尚解放军和对文化知识的追求。

当然,我作为"读书人"的品格的形成,主要还是受了长辈、以及叔叔伯伯们的教育和影响。年届97的父辈们,年轻时是一个"热血的革命青年",1950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51年参加过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作为1955年复员转业军人,下半年开始任在大队贫协主组长。叔父为人坦诚正派,性格耿直,一生因此吃亏颇多,但在我小时候的眼里,他不仅有威严,而且还"伟大"。按社会学的说法,我叔父属于"乡村精英",房族里的事务总得请他顾问,村里许多人家的纠纷都得请他出面"讲案"解决,因此很有威望。我家还一个年届80的叔伯姐夫哥,他小名叫‘唐宝’,书名叫‘姚元林’,年轻时是一个"热血的革命青年",1950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65年作为农村基层干部,下半年开始任在大队大队长。姐夫哥为人坦诚正派,性格耿直,一生因此吃亏颇多,但在我小时候的眼里,他不仅有威严,而且还"伟大"。按社会学的说法,我叔父属于"乡村精英",房族里的事务总得请他顾问,村里许多人家的纠纷都得请他出面"讲案"解决,因此很有威望。他更写得一手好书法,尤其在其盛年时期,或隶书或行草,行云流水,浑然天成。而我母亲,慈祥温厚,性情细腻,勤俭持家,做事细致追求完美,对人对事悟性极高。虽然只是农村的一个家庭主妇,却能欣赏大自然山水风光之美,对人生的看法颇有哲学深度,而且还会种些花草以自娱。对我们子女言行举止方面的教育,学业与做事方面的督促,她或表扬或批评,也是持之有度,恰到好处。父母的性格具有较强互补性,且都对我有潜移默化的影响。曾记得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说过:一个人的勇气来自于父亲,而心智来自于母亲。这话越琢磨越是适合于我。

现为知名小学校长曾宪灯二哥,以及桥头上姚本质、张淑英俩位老师,也是我小时候读书之路的重要引导者和课外知识的传播者。我对文学、创作的爱好以及审美取向,明显是受了他的影响。小学时我能熟背的毛主席诗词以及许多唐诗宋词,大多是他们三位所教我的。小时候听来的故事,从武松打虎、杨志卖刀到孙悟空大闹天宫;从牛郎织女、唐伯虎点秋香到黛玉葬花等等,也都是他讲述的。当然,我也从外婆和母亲那里听来一些饶有趣味的民间故事。可以说,我是从听故事时接受了最初的"文学启蒙"。

姚本质老师年轻时崇文尚武,尤其对书法艺术的追求执着而刻苦,为人为书都非常大气,所有这些,都是少年我的模仿榜样。由于我小学时他已走上社会,所以我那时的一点关于国内政治形势的知识,也是在他与长辈们或别人聊天时拾来的"牙慧",但成了我幼时心灵的政治启蒙。上初中时,姐夫哥,曾宪灯二哥,以及桥头上姚本质、张淑英俩位老师,还有住村干部罗时华老前辈带我到衢化中学读书,既让我报名参军入伍,积极支持人走出了家乡的山沟沟,进入人民解放军大学校,使我看到了一个大世界,他们的大量藏书更是我享之不尽的精神食粮。这对我后来的求学之路的影响甚为深远。 美丽的家乡 尊敬的父老乡们

美丽的家乡 尊敬的父老乡们

由于各人机遇不同,社会亦需要各方面各层次的人才,像我这样以读书参军为生活方式的人毕竟是少数。我也从不将读书与参军入伍到部队有学问相等同。对于真正立志做一名合格军人的人来说,读读书、参军只是一种较高级别的学术军事训练经历罢了。何况,比拿博士学位和做将军本身更重要的是做一个人格健全的人--而从这方面讲,我小时候的成长家庭环境和长辈们对我教育,他们并已给予了我的,很多很多。由于种种原因,虽然我的将军梦想没有实现,让岑溪乡贵阳的所有老老少少的人们感到很失望,因为家乡老老少少的人们为我的成长是努了力的,而我在内心深处一直把家乡所有父老乡亲们他当成我的恩人,可以说没有父老乡亲们对我关心爱护和支持,就没有我当年在部队时的辉煌,也没有我以后的工作环境和今天的幸福生活。我到今天,最念念不忘的就是家乡所有的父老乡亲们。想起他们令我感动不已。虽然每次回到老家去,曾宪江、曾宪军、曾庆友、曾宪祥、杨大、杨胜云、杨胜荣,曾庆勇,曾庆娅、曾宪礼、刘老仙、王燕、曾雯静、曾颖馨、冉佳艺、冉灵毅、冉诗发、曾老水、曾宪文、曾庆文、曾宪刚、曾宪明、曾庆志、曾老改,曾庆云,曾庆辉、曾老国、曾老庆,姚元兴、姚茂全、姚茂德、姚茂兵、姚玉龙、姚小锋、姚国云、姚本善、姚元和、姚元福、姚桥发、姚村树、姚本贵、姚本信、姚晓芹、殷成壮、殷成群、黄丽芹、姚七英、姚元学、姚元忠、姚元志、姚元起、杨国民、杨红军、姚洪灯、刘中成、姚双全、姚双成、姚竟成、姚现成、姚现发、姚光明、姚和强、姚红光、姚本志等所有的父老乡亲们对我都要热情接待,我和父老乡亲们同吃一桌饭,老老少少大家在一起闲聊,谈起当年在在农村时那难忘的岁月。我对父老乡亲们曾经给予我的关心、帮助和支持表示感激,但是父老乡亲们总是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是他们应该做的事,他们表达出来的是对我这个从小受苦的农民儿子没有忘记他们这些父老乡亲们多年的感谢之意!当与父老乡亲们话别时,父老乡亲们高兴,我内心激动,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为不到情,但是我记得父老乡亲们对我的好,何况这种知遇之恩又是这样的纯洁、这样的重如泰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