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回家 顾少俊

老兵回家

顾少俊

在纪念“七七”卢沟桥事变77周年的纪念仪式上,和习近平一起为“独立自由勋章”雕塑揭幕的新四军老战士焦润坤是常州人。2014年8月29日,老人应常州抗日战争历史研究会、常州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的邀请回到常州老家。30日老人来到儿时的青果巷,追忆儿时的岁月。31日老人在常州保利大剧院参加纪念抗战胜利69周年的活动。这期间,老人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在常州保利大剧院,我曾坐在老人身边,听他讲了这次回常州的感受。

老人的童年是在常州的青果巷里度过的。留在老人记忆中的青果巷是一个雾霭晨曦中的温柔母亲,春夏秋冬,尽是柔情。

青果巷里的粉墙黛瓦;一户户虚掩门扉;夏天摇着蒲扇的老奶奶;品着香茶讲“红头”造反的老爷爷;大雨过后,青石街上没有一点积水,雨一停,不用换鞋,就能出门找小伙伴们玩;儿时戏耍过的蛤蜊河清晰见底。所有这些是老人一辈子抹不去的记忆。

然而,这美好的一切被日军的炮弹击碎了。

1937年的一天,13岁的焦润坤给在火车站卖豆腐的母亲送豆腐时,日军飞机突然来临,投下重磅炸弹,常州的繁华地段多处中弹。日机的狂轰滥炸让美丽的常州城变成人间地狱,惊慌失措的幸存者急切地找地方躲避空袭,母亲拼命地呼喊失散的孩子,跌倒的儿童嚎啕大哭,被炸弹炸伤的人在路上发出悲惨的叫声……

这次轰炸,焦润坤侥幸逃过一劫。他父母感到常州不是久留之地,带着他和弟妹向南逃难。在上海,焦润坤和家人走散,这一散整整12年。幸运的是,焦润坤被浙江的爱国商人竺梅先办的孤儿院收养。

抗战期间,竺梅先毁家纾难,在上海办孤儿院。淞沪会战期间,他不避炮火,冒着生命危险从死人堆里寻找活着的孤儿。

沦陷后的上海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饥寒交迫中。文化上日军实施“奴化”教育。为了这些孩子的健康成长,1938年秋,竺梅先决定将这群孤儿转移到浙江宁波。一路上,扶老携幼逃难的人们,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以野菜、树叶充饥;路边间有饿殍出现;强盗、土匪、散兵游勇的打劫不时发生。

这一群孤儿惶恐地围在竺梅先的身边,眼神里满是恐惧和无助。竺梅先带着大家跑,大的拉小的,长长的山路,边跑边打瞌睡。

在浙江孤儿院,焦润坤度过四年难忘时光。他们学习文化,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经常唱的歌是《义勇军进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五月的鲜花》等抗战歌曲。

这期间,日寇在宁波投下多枚细菌弹,大批孤儿死亡。侥幸活下来的焦润坤瘦得走了形。

1942年,竺梅先因积劳成疾去世,他的妻子徐锦华接替他的事业。当时驻地沦陷,粮食无以为继,汪伪驻军趁机要挟接手,徐锦华坚决地说:“宁可解散,也绝不能把孩子们送到日寇和卖国贼的手中。”徐锦华女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坚毅和刚强,让每一个孤儿终身难忘、深受教育。解散的500多孤儿没有出一个汉奸。竺梅先夫妇地下有知,也该含笑九泉了。他们当年播下爱国的种子生根发芽了。

孤儿院解散后,焦润坤与32名同学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走上了卫国的战场,开始他的戎马生涯。

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他一生经历了大小60多次战斗,身上的累累伤疤是他军旅生涯的见证。

少小离家,焦润坤一直记着常州的青果巷是他的根。全国解放时,他回了一次家,找到了母亲,上世纪90年代回了一次家。

战争年代戎马四方,和平年代投身国家建设,离休后担任北京新四军研究会宣讲团团长。他把一生献给了祖国,很少回家。但家乡的一草一木永远让他魂牵梦绕。这次回家,老人在青果巷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

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下,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鳞次栉比的高楼、变幻的霓虹灯、坚硬的水泥路,已经把儿时的许多记忆永远留给了昨天。

看着家乡的变化,老人心潮澎湃。在常州保利大剧院的礼堂里,90岁的焦润坤吐字清晰、声音洪亮,道出了他的心声:“今年和习近平主席一起为‘独立自由勋章’雕塑揭幕,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骄傲,这个荣誉我应和常州的父老乡亲们共享。

“陪同习近平主席一起为抗战雕像揭幕的还有国民党老战士林上元,以及两名少年儿童。这体现了我们党对历史的尊重,体现了民族大团结。

“任何人想要否认这段历史,中国人民和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绝不会答应。”

他的发言博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

老兵回家传递了历史的记忆。不忘历史,牢记历史。牢记八年抗战中国人民自强不息的精神,并把这种精神运用到国家建设中去,把我们的祖国建设得更强盛,让我们的明天更美好。

老兵回家      顾少俊

老兵回家      顾少俊

老兵回家      顾少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