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洋奴YY罗马铁产量的依据就是这个:

关于罗马铁产量的YY

一堆30万吨的铁渣,推论成产铁7.5万吨,产铁率4:1,就成了罗马“巨大”铁产量的证据。但是他们忽略一个事实就是,这些铁渣是数百年积累的结果,其实算下来每年产量极小。更重要的是4:1是实验室条件下的理想数据,罗马技术根本达不到。这些铁渣含铁高达30-50%,也就是说,大量的铁根本就没有被有效提取出来,这并不是孤例。罗马其它地区的矿渣铁含量都高的惊人,说明了罗马冶炼技术的低劣:

关于罗马铁产量的YY

比如德国地区,矿渣铁含量普遍高于50%。而德国是标准的褐铁矿地区,褐铁矿的分子式是2Fe2O3·3H2O,算下来含铁量59.8%,这还是不考虑其它杂质的情况下的理论含铁量。也就是说,实际的出铁率连5%都达不到!对于同样是法国地区Yonne的矿渣铁含量最少,只有40%左右,但是矿渣中石英、粘土含量接近50%。即便我们用最高品质的磁体矿来计算,即四氧化三铁,理论含铁量不过72.4%(这是纯四氧化三铁的含铁量),算上这些非铁杂质,原矿石铁含量不过40%多一点,也就是说产铁得率可能低到恐怖的1%!因此,30万吨矿渣,对于的铁产量可能高不过万吨,低可达千吨而已。这还是几百年积累的量。算下来每年的产量就低的可怜了。

而对比起来,汉代的产铁量:

关于罗马铁产量的YY

仅一个冶铁遗址的一个高炉,日产铁就达1吨,一年就有几百吨。也就是说洋奴推崇的这些铁渣,对于铁的年产量,连汉代一个冶炼炉都比不过!洋奴还有一个神论:中国铁矿石品位低,所以钢铁质量历来不行,实际上这是典型的老子英雄儿好汉的二逼文革逻辑。他们却不提中国是最早应用脱硫磷技术,最早懂选矿技术(古代的铁产量相对于中国富铁矿储备根本就是九牛一毛,贫铁矿主要是选矿成本高而已,看它们YY小说动不动就要穿越到海南岛找富铁矿的屌丝废宅态度就明白了)。更何况法国那里也主要是赤铁贫铁矿,矿石品位在30%左右。德国的是褐铁矿,纯褐铁矿理论含铁量58.9%(不算石英、粘土等杂质),而根据上面数据表面德国那几个地方矿渣含铁量高达54%,也就是说得率很可能低到仅有1-2%,也就是说100公斤富铁矿,只能得到一两公斤海绵铁,最后变成能用的铁就更少了。

洋奴一贯用矿渣对应产铁量的比值是3:1来算,说这些矿渣对应百万吨铁。依据就是所谓Bielenin在波兰1974年的模拟实验(他在实验中共生产了150-200kg的铁,见《THE IRON INDUSTRY OF ROMAN BRITAIN》p63),实验结果表明,矿石、矿渣与产出的铁的比例为6:3:1(同书p121)。

关于罗马铁产量的YY

很遗憾,我只能说这个复原实验有问题,或者说可能是造假。因为对于欧洲褐铁矿、赤铁矿来说,还原炉产铁的化学模型公式是:

关于罗马铁产量的YY

我们可以看到,每生成一个分子的Fe,就生成一个分子的2FeO.SiO2(也就是矿渣),事实上,根据上表中罗马各地的矿渣来看,里面确实FeO的比例最高,其次是SiO2.根据这个公式以及铁、氧、硅的分子量,我们不难算出理论上矿渣:铁只能是100:27,也就是4:1左右,4公斤矿渣对应1公斤产铁。当然实际中远远达不到这个值,一是现实中反应不会如理论上一样充分;二是矿石中除了有效成分Fe2O2外,还有粘土等其它杂质,而且比例不低,因此现实中是远远无法达到4:1的出铁率的。但是Bielenin的”复原实验“竟然能达到3:1,大大高于理论值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实验有问题!或者有造假嫌疑!

要按他们YY罗马的铁产量,“假设人均1.5公斤,整个罗马就8万吨”,超过工业革命后的英国。那么汉代古荥遗址,出土的两座高炉距离仅14.5米,要知道这个遗址面积达12万平方米能放多少高炉?一个高炉日产一吨,那么仅这一个遗址岂不就把全罗马的铁产量给秒了?河南发现的战国-汉代冶铁遗址很多,如鹤壁冶铁遗址,里面的高炉比古荥小不了多少,仅1万多平方米,就有这种高炉13座,比如炉内面积,古荥是8.5平方米,鹤壁是5.7平方米。根据古荥高炉产量,鹤壁高炉应该有每日0.6吨产量,13座就是日产8吨,一年近3000吨,秒罗马一个省无压力,这还只是现存的发现的13座炉的产量。而河南鲁山望城岗汉代冶铁遗址就更强了,里面发现的高炉炉缸长4米,宽2.8米,和古荥的差不多大,炉前也有数十吨积铁。而这个遗址比古荥遗址又大了10倍,达上百万平方米。所以,要按洋奴和西方砖家估计罗马产铁量的逻辑来算一下汉代铁产量,光河南一个省就秒罗马几条街?

所谓罗马潘诺尼亚冶铁遗址的300万吨矿渣:

关于罗马铁产量的YY

这些矿渣是分别在6 ha(公顷)的2-7米高的一个个渣堆,西方砖家估计是300万吨。但这只能是YY。即便是把这6万平方米全看成整体一块的大渣堆,即便是按最高的7m来算(底面积6万平方米、高7米的巨型矿渣立方体),要达到350万吨,矿渣的密度应该达到8.3Kg/m3才有可能。这个密度值竟然超过纯铁的密度!这可能吗?因为矿渣中除了铁,就是氧、硅、铝等密度远不如铁的元素,当然密度要比纯铁小的多,更何况矿渣堆也是一种相对疏松的堆积,矿渣之间存在大量空隙,密度当更小。而且真实情况是一个个散在分布的渣堆,即便是一个堆紧挨着一堆,总体积也会比立方体小3倍,更何况渣堆高度在2-7米之间变动,因此总体积也就是上面假设的巨型立方体的十分之一左右。所以,潘诺尼亚铁矿遗址的矿渣重量要缩小十几倍才是真实的情况。也就是说最多20-30万吨矿渣。这可是350年积累的矿渣量即便是按造假的3:1产铁率,对应每年的铁产量不过300吨,这不就是只相当于汉代一个高炉的年产量么?

《冶金科学技术史(连载三)》《有色冶炼》2002年3期64页:

关于罗马铁产量的YY

好了,洋奴才们还没拉上来8万吨的干货的话,我忍不住了~~先砸死人好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