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敏远:判决后奖励取代破案奖励 改变公安一家独大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以下是卞建林的演讲内容:

司法改革的目标是司法公正,而司法公正的实现,则是诸多因素综合的结果,其中,特别需要关注的是基础型的因素对司法公正的影响。我认为,司法改革首先应当在这方面入手。鉴于我从事刑事诉讼法学研究的背景,因此,我的分析将以刑事诉讼为视角展开。今天的发言主要有三个内容。一是什么是司法公正的基础;二是为什么要重点关注司法公正的体制性基础;三是如何进行体制性改革。其中,第三点应当是我们要关注的重点。

一、什么是司法公正的基础

司法公正的基础,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面,可以进行不同的分析。从刑事诉讼的角度来看,就诉讼程序这个层面而言,侦查是基础。实践表明,刑事案件质量所出现的问题,不论是实体公正还是程序公正的问题,几乎都源于侦查。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侦查是刑事司法公正的基础。就诉讼要素这个层面来看,证据是基础。所谓“打官司就是打证据”,就是这个道理。就诉讼主体及其关系这个层面而言,司法体制是司法公正的基础。即公安、司法机关之间的关系以及其与当事人,尤其是与辩护方的关系,决定了刑事司法的公正。我们今天需要重点讨论的就是司法公正的体制性基础。

二、为什么要重点关注司法公正的体制性基础

之所以需要重点关注司法公正的体制性基础,主要是因为这些年来的实践表明,司法体制是进一步提高司法公正的目标、更加切实保障司法公正的决定性因素。在我国社会已经发展到对司法不公,尤其是冤假错案“零容忍”的阶段,改革司法体制以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已经刻不容缓。

通过改革司法体制,使公安、司法机关合格的办案人员能够尽心尽职地办理案件,使司法活动能够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方法进行,切实保障当事人,尤其是被刑事追诉之人的合法权益,实现刑事司法的公正目标。

三、如何进行体制性改革

关于司法体制改革,人们已经从不同角度讨论了很多,甚至可以说,所有需要关注的体制性问题几乎都已经被程度不同地讨论过。在此,我们以两个需要人们进一步关注的问题为例,说明司法体制改革,虽然需要关注司法内部的体制性因素,但范围绝不仅限于司法;司法体制改革的方法则可以多种多样。

第一个例子是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机制改革。今年三月份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的关于涉法、涉诉信访案件的工作机制的改革规定。这个规定提出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要改变以往的行政推动司法机关来处理案子的方式,而由司法机关按照司法程序办理。这个规定虽然是信访工作机制层面的改革,但却是对司法有着重要影响的改革。我认为,这个信访工作机制的改革如果能够妥善落实,党政机关因此切实而充分尊重司法,应该能够促使司法机关发挥其公正且具有权威性的作用,我们的司法机关的司法活动、司法裁决以及司法程序的公正性、权威性,因此都会有更好的保障。

第二个例子刑事诉讼中公检法三机关的关系问题。我国刑事诉讼中三机关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原则决定了三机关的关系。然而,在这种关系的背景中,司法,尤其是刑事审判,往往难以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实践中的冤假错案,往往是在检察机关虽然发现了侦查存在问题却仍然提起公诉,法院经审理也发现有问题却仍然肯定了起诉书的指控,其原因很复杂,而核心问题就在于法律所规定的三机关关系,在实践中演变为公安机关一家独大。刑事诉讼法1979年制定以后,经过1996年修改,以及2012年修改,可以说,对公安机关侦查的要求越来越高、越来越严,但实践中刑事侦查脱离法律的规范要求的情况时有发生,且被发现后缺乏相应制约,以至于酿成冤假错案。

刑事诉讼中公检法三机关的关系按照司法规律的要求予以重构,虽然十分复杂且艰难,但也可以寻找并不困难的突破口。例如,我们可以改变公安机关对破案立功人员的奖励顺序,即在经过法院终审裁判后再予以奖励,而不再是破案即予以奖励。这样的改变应该并不难。如果这样,就可能对公安机关在刑事诉讼中一家独大进行适当的调整。以往的实践表明,破案即予以奖励,使司法对侦查终结的案件,即使存在问题也难以发挥应有制约作用。判决后奖励,将可以使侦查能够更加有效地经受司法的检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