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义父何公正雷,生于1905年,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在蒋委员长抗战宣言“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有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的感召下,正在四川大学读书的他抛妻弃子(那个年代结婚早,他已经是两个儿子的父亲),投笔从戎,加入22集团军出川抗战.义父身高1.8米,胆识过人,加上是大学生,深受上峰的赏识,1938年,义父所在的22集团军第41军122师(师长王铭璋)参加台儿庄战役,在滕县阻击日军矶谷师团对台儿庄的增援.面对绝对装备优势的日军,此役122师血战3昼夜,达到了阻敌增援的目的.指挥台儿庄会战的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指出:“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台儿庄之结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滕县一战,川军以寡敌众,不惜重大牺牲,阻敌南下,完成战斗任务,写出了川军抗战史上最光荣之一页。”此役,122师伤亡惨重,师长王铭璋在战斗到弹尽粮绝后自杀殉国,3000多将士为国捐躯.义父在与日军白刃战时身中8刀,一发子弹从左肩贯穿后倒在了战场上.三天后醒来,已处在日军的野战医院内,义父成了日军的战俘.伤还没有痊愈,义父被送进了日军战俘营,真正的灾难才刚刚开始.国民政府以为义父已经阵亡,向家里发了阵亡通知,义父的双亲,不堪承受殇子之痛,不久去世,义父的妻子,在悲伤中度过了几年,然后带着2个儿子(国强和国华)改嫁.义父所在的日军战俘营,刚开始时有6000多名中国战俘,他们在那里受到非人的折磨,每天被强迫做重体力活10个小时以上,吃的是日军喂军马的黑豆,里面还掺有沙石.7年的战俘营生活,5000多人失去了生命,抗战胜利的时候,从那里只走出不到300人,身高1.8米的义父,获救时体重不到45公斤.民国政府送义父到西安休养,半年后根据义父的要求,送他进西北大学学习机械工程专业.这时义父才知道家里父母已经不在,妻已改嫁,孩子也随了别人的姓.于是在西安重新成了家. 1978 ,义父在西安的一个保密单位退休,西安的老伴去世,义父回汉源探望结发的妻子和两个儿子.此时发妻的当家的也不在了,在外公的主持下,分开了40年的夫妻再次走到了一起.义父在汉源渡过了十多年的晚年幸福生活.

每次义父谈到抗战,总是虎目圆睁,一般杀气油然面生,谈起日军, 总是咬牙切齿.当时自己不太懂事,用80年代教科书上的国军消极抗战的内容与义父辩论,气得义父当着我的面一下子脱掉外衣,然后指着自己身上的一处处伤疤说:"这就是积极抗战的证明,你小孩子懂个屁.历史是事实而不是书本."我们现在批评日本的历史教科书问题,其实,我们自己的教科书,在描述抗战这一重大历史问题上,又何尝没有问题?在对待战俘的问题上,我觉得我们的价值观有些问题,我军有优待敌方战俘的政策,但对于自己的同胞,因为在战斗中失去战斗力而被俘,却不肯原谅,认为他们成为战俘是一种耻辱(这与日本的武士道价值观出奇的一致).想想美军,对于因失去战斗力而被俘的人员,回国后依然被当作英雄对待,我觉得美军的价值观更可取.

文革期间,西安工厂的造反派批斗义父,说义父抗战期间为国民党政府卖命,义父怒不可遏地反驳:"作为中国人,我是为中国卖命,与当时那个政府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没有关系."因为曾为日军战俘,义父在文革中受到了不少折磨.

对于自己所受的人生苦难,义父从不后悔,他常说:当国家面临亡国灭种的时候,如果没有一大批热血男儿挺身而出,这个国家和民族也就真的到了应该灭亡的时候了.

谨以此文,纪念抗战期间出川抗战的近300万四川热血男儿.也希望空的时候,有更多的人带着自己的孩子到大邑建川抗战博物馆看看,那段历史,与太多的四川家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