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哈尔滨越狱犯为躲避直升机在水塘里泡数小时

王大民落网

东北网9月6日讯 9月3日20时许,在距“9.2”延寿杀警脱逃案发生不到40个小时,李海伟被成功抓捕。这一消息在缉捕前线“炸开”,令所有参与搜捕的特警、武警和群众欢欣鼓舞。指挥部带领全体参战人员继续奋战,4个小时后,又传捷报。记者采访了参与抓捕的特警,获悉了整个抓捕过程的细节。

全域布网警民联手“逼蛇出洞”

警方从突审李海伟获知,三名罪犯分散逃窜,没有约定会合点,这无疑给搜捕工作增加了难度。

延寿四面环山,树高林密,两米多高的苞米地到处都是,罪犯极容易藏身,想要抓到逃犯,无异于大海捞针。由于连日降雨,地面泥泞湿滑,搜捕工作异常艰难。

指挥部决定乘胜追击,扩大战果:继续加强区域封控,严防另外两名逃犯窜出延寿;继续搞好宣传发动,打响新一轮搜捕逃犯的人民战争;继续加大搜捕力度,在逃犯可能藏匿的范围展开地毯式搜查,逼蛇出洞。

事实验证了指挥部的决策。9月3日21时30分许,青川派出所接到新胜村屯长张某报警:一个男子敲他家玻璃说,我是逃犯,我不伤害你,我只要吃的。身为屯长的张某第一时间就选择报警,还打开设在家中的村广播,大声向村民发布:“逃犯在我家这儿,快来抓呀!”就这样,他反复喊了四五遍,全村的灯都亮了起来,被发动起来的村民们同仇敌忾,纷纷手拿棍棒往屯长家跑,大家都想亲手抓获逃犯,为民除害。

重兵围捕 警民出击携手擒凶

接到报警电话的青川派出所副所长丁伟,迅速将此情况通报给了驻守在北滨林业站设卡盘查的特警武警联勤工作组。

在此组织设卡的巡(特)警支队特警二大队大队长景喜金根据报警初步判定,该人应为通缉逃犯王大民,他立即向指挥部报告。指挥部火速调集600名警力前往增援,对该区域实施封控。并根据天黑不易发现逃犯的实际情况,通过明搜暗伏的部署,加大逃犯出现范围的封控,展开地毯式搜索。同时,根据逃犯逃跑轨迹,派特警秘密在其逃跑的方向设伏。

两名乡干部田某、董某自告奋勇地开着车,载着景喜金和特警一大队副大队长孙岩,作为“先头部队”,沿着逃犯可能逃跑的方向沿途巡查。

9月4日0时50分许,他们的车灯照射到一个空房,发现了可疑人影。四人下车,火速出击,合力控制住可疑人。景喜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那人说:“我叫徐强。”逃犯形象早已乱熟于心的景喜金断喝:“你叫什么徐强,你就是王大民!”面对着正义凛然的民警和群众,此时的王大民不得不低下头,目光呆滞,手脚发软,嘴里不停叨念着:“我饿死了,给我吃的,给我水”。

躲避“警鹰”崴了脚水里趴了大半天

王大民被抓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吃要喝。一名民警递过来小面包和温水,他狼吞虎咽、狼狈不堪。面对民警的讯问,他一边作答,一边不住地往嘴里塞吃的。

审讯中,王大民供述,逃出看守所后,他发现左前方的车库里停了一辆摩托车,他刚想骑着逃跑,便听到看守所的武警鸣枪示警。惊慌失措的王大民一心想跑得越远越安全,便一头钻进苞米地,拼命朝前跑。自己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实在跑不动了,便在一处苞米地停了下来,用警服兜里的打火机,点燃苞米叶子和枯树枝,一连烤了11个苞米,吃了2个后,他带上剩下的苞米继续逃亡。

9月2日晚,他跑到青川乡一带在一个破瓦房里睡了一夜。3日早醒来后,他继续逃跑。途中,到处都有特警、武警和群众联手围捕他们的身影,无奈之下,他被逼进了一个山坳里。这时,警用直升飞机又从远处飞来,他不时地抬头瞄着飞机拼命躲藏,结果顾头不顾脚,重重地摔在山坡上,膝盖崴得生疼。见远处有个杂草丛生的水塘,无处可躲的王大民认为这是个藏身的好地方,便钻了进去,只把头露在外面,在水里一泡就是五六个小时,直到飞机、民警远去,他才从水塘里爬出来。逃跑途中,烤的苞米他只吃了4个,剩下的全丢了。

天黑后,他窜到一处坟地,想找点祭品吃,却发现祭奠食物都腐烂了,只剩下瓶白酒,他拿起就往嘴里灌,喝了有半斤。由于胃里没食物,酒力发作快,他一阵呕吐。饥饿难耐,他实在找不到吃的东西,只得冒险进村,没想到刚一现身,就束手就擒。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