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剌子模残军转战西亚:与埃及结盟击败十字军

花剌子模残军转战西亚:与埃及结盟击败十字军

十字军同穆斯林在北非和西亚大战的时代,花剌子模在中亚地区崛起,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帝国,其重骑兵非常有名。从图中可以看出,尽管装甲厚重,但是花剌子模重骑兵并不像欧洲人一样使用大盾牌+长枪作战

花剌子模人是剽悍和坚韧的民族,他们在被哈剌契丹人和古尔人击败后,最后都能反败为胜。成吉思汗西征击垮了花剌子模帝国,勇猛的扎兰丁王子率领花剌子模残军向西退避,掀起复兴运动,连续击败了黑衣大食、鲁姆苏丹国、阿塞拜疆阿塔贝格、格鲁吉亚王国、阿尤布王朝、十字军国家。

当扎兰丁在西亚略地时,东方传来消息,蒙古军队由大将泰马思(Taimas)和台纳勒(Tainal)率领再次入侵,扎兰丁放弃了西线攻略,率军向东迎接蒙古人的挑战。1227年8月或9月,扎兰丁在伊斯法罕城下与蒙军决一死战。扎兰丁二弟该牙思丁临阵脱逃,导致扎兰丁虽然打退了蒙军的左翼,自己却被蒙军绕到后面包围,好在扎兰丁勇猛异常,杀开一条血路逃离战场,退向洛雷斯坦(伊朗南部山区)。然而获胜的蒙军也伤亡惨重,抵达伊斯法罕城门口,见守军不投降,也没强攻直接退兵去木剌夷,又退往呼罗珊西郡尼沙普尔,双方恢复了战前边界。

伊斯法罕战役是八鲁湾战役之后,花剌子模与蒙古最大的一场会战,花剌子模残军经历了在外高加索的胜利,拥有经验,背靠伊斯法罕主场作战,有君主压阵士气旺盛。但是,对方蒙军只是属于抄掠性质的分遣队,人数不多,扎兰丁却被围差点被杀或被俘,综合双方的表现、地利等因素,表面上因为该牙思丁脱逃致扎兰丁战败,实际上却证明蒙古军战斗力高于花剌子模军。从此之后,扎兰丁患上他父亲摩诃末的魔咒,似乎完全丧失了对蒙军作战的勇气,每当蒙军逼近他都本能的选择逃跑,直至被绰儿马罕毁灭。

在扎兰丁败亡之后,残余的花剌子模军队向西移动,迫近伊拉克和叙利亚交界处的詹辛拉地区(阿拉伯语中的美索不达米亚北部),对这些经历过极端困苦和蒙古人残酷战争的难民来说,地中海东岸是富得流油的天堂,在当地人眼里,他们是极度野蛮残暴的战士,所以他们遭到叙利亚阿尤部王朝的抵抗,霍姆斯总督曼苏尔奉命讨伐渡过幼发拉底河的花剌子模人,在名城埃德萨附近大破花剌子模人,迫使花剌子模人退往哈兰(Harran)。

早期的十字军也和花剌子模残军一样的处境,艰难的环境使人富有进取精神,十字军当时的对手鲁姆突厥、达什尼曼德贵族、法蒂玛人都是长期生活在优渥生活中,西亚突厥游牧军队大多在城市里有产业,而当时的法兰克十字军比这些突厥游牧民更加野蛮,也更富于进取精神,所以才能获得早期的辉煌成就。

但是现在十字军安逸腐化了,处于黎凡特这么个绝佳位置,十字军诸侯再也不用像欧洲领主一样靠剥削皮包骨头的农奴维生了。根据汤普逊的《中世纪经济社会史》,像胡椒、丁香、麝香、肉桂和生姜这一类东西,除在黎凡特以外,不能从任何地方获得,所以和黎凡特进行贸易所转运的商品容量小而价值高,可有巨大的利润。

于是在东方人和东方奢侈品的重重包围下,十字军迅速堕落了。他们吃上了用胡椒、生姜、丁香、肉桂之类的神秘香料精心烹调过的东方野禽,他们在浴室里社交,往长椅上一躺,谈天说地,或者玩玩骰子之类的博戏。

没出三代,十字军的后代就像君士坦丁堡的贵公子一样娇嫩感性了。1135年,阿卡主教维特里的雅姆曾痛心疾首道:“他们让奢侈品惯大,又弱又娘气,青睐泡澡胜过战争,沉溺于污秽、放荡的生活,还像女人一样穿软袍子”。打仗的事只好依靠三大骑士团这样的军事修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回复:花剌子模残军转战西亚:与埃及结盟击败十字军


历史上花剌子模帝国的大致地域


于是一系列巨大的灾难,也拉开了它猩红的帷幕。


伟大的穆斯林统治者萨拉丁临终前将地盘分给子弟们,然而他死后,他的不肖子孙相继被其弟阿迪勒(al-Adil)一网打尽,因此萨拉丁遗留的王朝不叫萨拉丁王朝,而以萨拉丁和阿迪勒的父亲阿尤布(Ayyub)命名,即阿尤布王朝。

1218年,阿迪勒去世,阿尤布王朝再度被阿迪勒的儿子分为2大部分,埃及由卡米勒(al-Kamil)继承,叙利亚和以东以北地域属于马立克-阿失剌甫(Malik Ashraf),定都于大马士革。其中埃及王卡米勒之子萨利赫(As-Salih, 1205~1240-1249年)对父亲如此轻松的割让耶路撒冷耿耿于怀,早在上台之前,萨利赫因内争失败,曾逃亡伊拉克北部的詹辛拉地区,与流亡此地的花剌子模残军相遇,双方关系不错。

叙利亚王伊斯玛仪(阿失剌甫之弟)与埃及王萨利赫,虽然是叔侄关系,却都想吞并对方的地盘,冲突不可避免。1244年,开罗和大马士革之间,爆发了战争。基于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原则,加上早前的友好关系,花剌子模人成为埃及王萨利赫的盟友。

于是,开罗同花剌子模人结成联军。花剌子模残军在埃及王萨利赫伸出结盟的橄榄枝的时候,正在埃德萨附近游荡,接过橄榄枝之后,他们立刻转头南下。叙利亚方面首席强人曼苏尔举兵相抗,这次却大败,仅以身免。

埃及-花剌子模联盟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拿下横亘在埃及、叙利亚之间的耶路撒冷,这也是埃及王萨利赫的夙愿。1244年7月11日,花剌子模人攻入了十字军的耶路撒冷,大肆屠杀城内基督教居民,最终只有三百人逃到迦法。花剌子模人把整座耶路撒冷洗劫一空,他们屠杀了一座亚美尼亚女修道院中的每一个人,他们冲进圣墓教堂,把里面拒绝离开的几位主教杀掉,然后挖出了历代耶路撒冷国国王的尸骸,再放上一把火,连同教堂一起烧掉......

在抢掠了城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之后,花剌子模人离开了。在花剌子模人洗劫屠杀之后的耶路撒冷,基本上变成了一座废城,一座对于基督徒和穆斯林两方人来说,都已无使用意义的废墟,但埃及王萨利赫从异教徒手中光复了圣城,威望大为上升。

然而这一场基督徒的凄惨灾难,只是另外一场巨大灾难的序章。

拿下耶路撒冷,埃及和叙利亚之间的缓冲没了,埃叙两个阿尤布王朝分支面对面相遇。为了对抗强敌,叙利亚阿尤布王朝与十字军各路势力团结起来组成统一战线,组成叙利亚--十字军同盟。依照协议,胜利后十字军不仅能得到几座目前还在穆斯林手里的城市,还可以参与瓜分埃及。

叙利亚-十字军同盟主要成员有:

1. 叙利亚之王伊斯玛仪。

2. 卡拉克(Kerak)之王纳绥尔-达乌德(an-Nasir Dawud),他是阿尤布朝太宗阿迪勒的孙子、萨拉丁的侄孙,统治着约旦河两岸。

3. 叙利亚王伊斯玛仪的霍姆斯总督,实际上已经独立的曼苏尔,担任穆斯林军的司令。

4. 雅法和阿斯卡伦伯爵(Count of Jaffa and Ascalon)瓦尔特四世(Walter IV of Brienne, 1221~44),他是反埃联军的总司令兼基督徒军司令。

5. 圣殿骑士团,团长阿曼德(Armand de Périgord)。

6. 医院骑士团,团长威廉(William of Chastelneuf)。

7. 条顿骑士团

8. 圣拉撒勒骑士团(Order of Saint Lazarus)。成员大多是麻风病人,以必死之心和恐怖疾病震慑敌人。

忽遭深创的十字军王国,立刻团结在了一起。十字军国家发动了他们能发动的每一个男人,最终集结了600名骑士,另外,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各自集结了300名骑士。最后,叙利亚-十字军同盟中的十字军有1200骑士、6000步兵。其中十字军1200名骑士,如此庞大的阵容,只在哈丁一战中出现过。

而在埃及-花剌子模联盟中, 花剌子模人按照有关资料介绍,大约有一万人,总体上埃及-花剌子模联盟人数比叙利亚-十字军同盟的人数略少一点,双方势均力敌。两只联军最终在靠近加沙的拉夫比(Harbiyah)相遇,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日期是1244年10月17日。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