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篇:《黑色血兔.完结篇.——突围13》 永不退却(血狼原创)

第96篇:《黑色血兔.完结篇.——突围13》

[b]《飞溅的水银》

[/b]

[b]永不退却

第96篇:《黑色血兔.完结篇.——突围13》  永不退却(血狼原创)

[/b]

半昏迷中的小兔恍惚想起的那位一等功臣,是一位神一般存在过的人物。

84年老山血战时,我军一个前突的观察哨成了试图发起反击的越军眼中钉肉中刺;不端掉这个哨点越军一举一动等于是在我军眼皮底下暴露无遗、就好比半夜光着PP偷瓜突然被手电照中一样——一堆黄PP亮在雪白的光圈里是个什么景越军指挥员想想就一脑门子冷汗。于是越军想尽一切手段要搞掉这个嵌在巨石缝隙里的我军观察哨。好不容易夜里偷着抬上来一门85加农炮定点伏击、一个急速射还没打完、刚把我军哨点正上方黑色花岗岩的巨石表面啃出一层白皮来——然后越军辛苦建造的85加农炮巢就被我军战线后方呼啸而至的足足百十发122毫米的重炮弹彻底覆盖了,夜间越军辛辛苦苦扛上山的半个基数85毫米炮弹堆放地点也被延伸炮火炸中,山头上一瞬间轰隆隆的火球黑里夹红升腾起数十米高、越军炮兵和自己的火炮都成了散乱的零件在空中四下飞舞。

强烈的爆震冲击波不仅驱散了战线上浓稠潮湿的云雾、甚至还在我方阵线上造成了一场短促的“人工降雨”。结果兔子们一片欢腾、钢盔干粮箱子铁皮的机枪子弹盒,拿软木塞堵了底火孔的黄铜炮弹壳、雨衣雨布全都手忙脚乱派上了用场、聪明的地上现挖个坑铺上塑料布痛痛快快洗了顿“盆浴”。光着PP的我军一线指挥员冲着一群光着PP的步兵吼了两声注意防炮;结果居然连正冲澡冲的高兴的耗子都懒搭理他~~无奈之下指挥军官抄起步话机呼叫后方炮兵掩护。以为越军大举反击的炮兵高度紧张扔掉了刚端起来的饭碗就开始摆炮、一家伙干出去一个半基数的大口径炮弹。洗的正痛快的我兔步兵看着对面火光熊熊的敌军纵深阵地大声叫好。然则灼热的群射弹道也驱散了临时汇聚的雨云、一群果体兔子叫完好接着大骂后方的炮兵兔真特么的不长眼;那位呼叫压制炮火的指挥员看着眼前白花花的一片白眼球委屈的说不出话——而后方炮兵兔看着被自己火炮炮口冲击波震荡的全是泥点子的白花花的大米饭和罐头菜窝囊的不行不行的。

哨点不打掉,敌军预定的反攻计划就不能如期展开。随后的日子里,越军彻底疯了。

特工偷袭被钢珠定向雷打了个千疮百孔、炮射燃烧弹被我军前沿支援的步兵用抛射化学灭火弹打灭、昂贵的耐火箱式单兵反坦克导弹两发齐射、不料控制导线在空中匪夷所思的挂在一起,失控的导弹一头栽在两山之间的雨裂沟里反将己方的防渗透雷区炸出两个大缺口。毒气弹偷袭因为欠缺化学常识的防化兵搞错了弹种,重于空气的腐蚀性毒气被逆向风反吹回来逼得夜间偷袭迫近放毒的敌军特工惨叫连连,两名特工当场毒发身亡;幸存者慌不择路的一个跑进了自己布设的雷区、另一个干脆跳了崖自我了断。

——特么的没文化死的快啊、文盲猴子活不长啊;查明缘由后负责选弹的越军防化排长被枪决——这种毒气弹包装箱内的俄文说明书写的非常清楚:——使用者必须采取II级全身防护并在确定湿度、风向、地势高低均利于己方时、方可使用远程抛射工具施放毒气!这让习惯夜晚光PP渗透、武器轻装只佩戴轻型防毒面具和小型滤毒罐的越军特工情何以堪~~~特么谁叫你们没有认真看使用明书的习惯呢?

还特么的黑灯瞎火的光着PP摸上来就大大咧咧居低临上的手动操作毒气弹的激发装置——妹的你当这是你玩儿惯了的地雷啊?!

然后、黔驴技穷发了疯的敌军收缩了正斜面兵力,改用140的大口径重迫击炮连环轰击。重炮之下哨点岿然不动、原本黑色的火山岩被炸成一堆白色的石头阵。滋滋啦啦的无线电通讯中我哨点官兵回报平安的第一句话是:

“——为了避免军工兄弟的无谓牺牲,请不要再向哨所送水!”

战线两边对峙的敌我双方从电台中同时听到这句明语回话时顿时肃然起敬;我方通讯兵和指挥长瞬间热泪飞迸。

接下来的十五个日日夜夜,哨点内3名勇士是如何熬过这酷热难捱无水少粮的360个小时,非亲临其境者难以想象。在此不做多描述,只说一点:3名勇士除了亲手操作观瞄测距设备的主观测手外、另两名战士手指都刨掉了指甲,——只为将脚下被炸碎飞溅进来的锋利碎石刨开以露出那一点点潮湿的泥土。蜥蜴和潮虫都被当作难得的美餐吃掉了;每天凌晨石壁上那一片微微的潮湿是每个人按点吮吸、命之所系的风水宝地;近在咫尺的草叶上凝集的晶莹晨间露水只能望而兴叹,因为草根间密密麻麻遍布的地雷令纵横前沿的老鼠都不敢轻易触碰。浑黄的NIAO液被当作重要物资妥善保存、干渴难耐时才能嘬吸一口。哨长下了一道匪夷所思的命令,一人值勤守候观瞄设备时、不值勤的另外两名战士面对面彼此贴近脸做欲接吻状——因为这样呼吸可以最大可能的吸收对方呼出的水汽以增加存活下去的可能!

最危急的时刻,前指果断下令打增雨弹,人工降雨!

在越军反击的炮火干扰下,人工降雨产生的淋漓小雨持续不到二十分钟。是时所有一线能观瞄的器材前都挤满了兔子。当哨点正上方残存的白色火山岩上汇集的浅浅雨水凝聚成细小的水流终于注入了哨点所在山石缝隙时,远远观察的一线堑壕里的兔群爆发出兴奋的欢呼声!当夜前指收到回报:

感谢祖国,你的儿子们在守卫您!

指挥所里的兔子们顿时喜极而泣。

反击战终于打响,得到精确引导的复仇炮火第一时间就覆盖了越军的前沿阵地和所有通向一线的敌方交通路线、狼子的野心和爪牙都被撕碎了埋在南线血与火侵染的泥土中。浴血打通通道夺回要点的突击队将哨点三名勇士用担架抬回了后方,一路上饱饮清水的三勇士险些因为水中毒而死在去领一等功勋奖章的路上——为此后方负责抢救的主治军医按捺不住的跳着脚大骂了负责抢运勇士们的突击队副队长。

此战后,担任哨点长的那名班长被火线突击提干;另外两名战士也得到应有的表彰和奖赏。一年多后,新调集的北线侦察骨干云集南线参与“特种战”时,这名勇士被请来为新参战部队做前沿的观通和敌情勘测的技术简报会。开讲前一干精英云集在简陋、已废弃的当地小学教室里郑重的向讲台上的勇士热烈鼓掌,送上心底由衷的敬意。与会前各路豪杰都已从内参和军报上拜读了创造战地生存奇迹三名勇士的光荣事迹;现在真身在此、因此台下的一干精英莫不发自真心的膜拜着。

低空掠过的130火箭炮弹哗啦啦的钢锉划玻璃般的巨大破裂音从破败的教室屋顶上划过、震动的瓦片和渣土簌簌下落。早已没了玻璃的窗外,成片的芭蕉林在破空的气浪震荡下慌乱的摇曳颤抖;不足五十平米内的教室内一群身着84式侦察迷彩的精悍汉子整齐划一的坐在破砖头块上、眉头凝然不动的认真倾听着报告。初来者倾听者血战荣归者的用命总结出来的战场经验和用命换来的敌情简报;个个表情专注虔诚的犹如一群初进圣殿朝拜的教徒。

炮火停息的间歇,主讲者手夹枝云烟回答提问。各种问题答疑时、或侃侃而谈或简练干脆方式不拘一格令台下听众大为赞叹:遇到个别生猛问题则会长时间凝神思索,微闭着眼皮夹着长长烟灰香烟的手指快速的敲击台面,可一矣睁开眼就是精光四射,随即流水般报出数据、参数和思路步骤等一揽子应对思路,气势如江潮拍岸震荡的各路豪杰心头波涛滚滚。

台下各路猛将掌声连连、大呼此生算是见了真章了、真特么开眼就没见过谁背出前沿上百个敌方要点数据就跟背书一样——且从高技术层面上,主讲者能超越兵种和地形地势用兵的常规束缚、火器通讯电子监控远程支援甚至风云气象地理山河各种技术手段天时地利不一而足。使得台下一干猛人们大开眼界直呼长见识。

正在教室外担任值班警戒哨的年轻特兔听得心驰神往。

热烈的提问讨论间隙一位大区特指副将悄悄跟年轻特兔的教官耳语:

“真乃牛人也……这哥们日后绝对能成为我兔营一员战将……老子立马就打报告给上级挖人……”

“别想了,”小兔的教官正忙着给手里整包的中华启封弹出烟杆恭敬的递上讲台——其时讲台上好汉们孝敬的各路好烟——甚至还有外烟已经码的整整齐齐跟长城一般:

“特么的来之前我就动这个心思了——可特么的总部手疾眼快早下嘴了、现在这位神直属总部某局……话说这堂课后就飞帝都上任、据上头说以这哥们现在的水准——对付猴子纯属浪费,听说要给码到北面去跟毛熊叫板了。”

“纳尼?!……哎呀呀太可惜了!特么的总部手疾眼快要啥啥不给咬谁谁掉肉啊……”

“……谁说不是呢……”说到这小兔的教官不由的无限怅惘起来——妈蛋这种血和火里走出的技术兵、既能百战生存全身而退、又能提炼总结数据化形成经验依据的神人我兔营里真心不多啊!老子那神兔也不少了——可是玩儿刀弄DIE人的和玩儿脑子弄DIE人的真心不在一个层面上、特么的老子这缺的就是这号技术神、还特么经历过大战实践有大格局协同实战经验的货啊!

本来都想好了老婆孩子户口上学就业住房一杆子全解决、来了就是我的技侦中队正职、一年内保证给提到大队副职位子上——结果礼包还未打好就从老战友那里听到消息;特么的顿时小心眼掉地上啪嚓摔成八瓣,直嗟叹妹的天不佑我真是含情脉脉风骚满怀最终未及表白就已擦肩而过啊。

就在小兔教官伸手将中华烟递上讲台时、无意中的一瞥不由的使得他惊怔住了,

教室里的讨论声渐低,然后就戛然而止——众目睽睽之下,台上那位神的军裤颜色由浅变深、一块异样的湿斑在两腿之间显现、然后迅速的扩大;主讲的那位一等功臣,NIAO裤子了……

已经有两三个人抑制不住的笑出声来,随即被一位高阶的军官眼神瞪视止住了;而其他未笑的人则心里隐约想到点什么……

瞬间的寂静里笑了和未笑的各路好汉们面面相觊、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而那位曾经的哨长则淡然一笑、从容的取了根中华烟点上吐出一口白烟说道:

“没事、笑吧,本就是件可笑之事么——我可能是我兔历史上第一个会当众NIAO裤子的一等功臣。”

“你们都说我是英雄、可你们知道么其实英雄也会吓的NIAO裤子——那十五个日日夜夜里:火焰、毒气、炮击、冷枪、偷袭、寒冷、饥饿和身上的瘙痒,再加上时时的引诱和劝降——无时无刻不在的死亡威胁无时无刻会淹没所有希望的绝望——好几次我都撑不住了想干脆把自己崩了算了。可是想想老婆孩子、想想家里高堂,看看身边因为疲倦而熟睡的战友、特么的我又下不了这个手。下了手我就等同于是个逃兵。”

“可你们知道人快要疯了是什么样么?我想当时有面镜子的话自己能吓死自己;我见过耗子是怎么疯掉的,那时我想我总能比耗子多撑一会吧?”

“在临界线边缘的时候,等战友都干渴的昏迷过去时、我特么的都把枪口放在嘴里了就想一了百了——在座的都是行家,知道这样子自裁必死、绝无活下去的可能;”

“没想到这个时候是敌人救了我——正犹豫呢一发偷袭的火箭弹打在洞口边缘、白光一闪我就飞出去了、枪嘴从我嘴里震飞出去顺带撬掉我三颗槽牙~~我们哨点小、冲击波震荡的我在两面石壁之间就跟个烤炉里的崩豆一样弹来弹去。”

…………

“再醒来就是一天以后了——我醒来时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兄弟对电台讲的:

“——感谢祖国,你的儿子们在守卫您!

“我当时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就哭了——觉得自己特么的可耻至极。那么多天、那么多生死关头我都挺过来了。可最后关头要不是敌人的这发火箭弹打醒我、战场上将多出一个逃兵。”

“我特么一直都没脸说想自裁的事;今天、终于说出来了,说出来心里就真的干净了……”

“我的兄弟说的对:我们是谁?军人是干什么吃的?祖国就是我们的爹妈、现在祖国有难、我们做子女的还没尽完孝道、做军人的还没尽完职责——就特么的想一了百了?!我没有那个资格!我险些就玷污了牺牲这个字眼!”

“从那天以后,我就不再想这些没用的破事了,我让自己真正的忙起来;去做有用的事、做一切为反击有效的工作。从那时起我就养成了背掉所有新参数的习惯——人闲着一定能闲死,可是忙有意义的事,却能让自己永远生存下来。”

“——我恨那颗火箭弹;下了阵地以后起初动不动的NIAO遗还以为是电解质紊乱和身体失衡没有恢复,后来才发现是一枚弹片伤到了我的控制神经;医生说这个要靠慢慢疗养来调理;以致我今天还动不动就夹不住NIAO。”

“见笑了、诸位。”

“因为——这特么简直就是男人受的最耻辱的伤仅次于阉割——可是我也谢谢敌人,因为他们把永不退却这四个字用弹片牢牢的嵌在我的脑子里。使我日后面临多少险境也绝不再动摇。”

……说道这里,这位一等功臣淡然的撩起自己一边的头发——台下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他侧颅边一道一指长的伤疤赫然入目。疙疙瘩瘩扭曲的就像条无毛的肉虫盘踞在头部一侧。这个部位、这个切深能活下来简直就是个奇迹。

“诸位记住,今天课堂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永不退却。”

“我们没有资格放弃、我们没有资本再退却!——从1840年到1986,多少强盗一直在掠夺我们、试图再次欺负和奴役我们的爹娘姐妹兄弟;过去的一百多年种花家已经失去太多、就像个被扒光衣服任人欺凌的娘们——可今天,我们再也没有失败的资本和可以退却的土地!”

“所以,作为军人我们必须把这四个字刻进自己的骨髓里——永不退却!”

心头激荡、犹如春雷在心里炸响——从穿上兔皮之后听过无数次报告、可是哪次也没有能像今天这般的如此燃烧你的血液炙热你的神经;——长时间的沉默后、首先是小兔的教官动了手,他默默的拿起自己的水壶、拧开盖然后就哗哗的将一壶清水都倒在自己的裤裆里!

“别、不至于~你们都是尖子~没必要因为一个半残这么糟践自己……停~会让你们的兵看笑话……”

讲台上的那位功臣大出意料、感动之余手足无措的试图劝止小兔的教官。

第二个水壶、第三第四个水壶、然后是所有的水壶都被拿起,哗哗的浇下来;一条条迷彩的军裤被浸湿、水流汩汩的流过一双双防刺的高帮帆布靴在教室的水泥地面上漫成一片。先前发笑的几个汉子在浇湿自己裤裆的同时、还将水壶里剩余的水从头淋下、紧闭双眼抽搐着试图抑制自己的颤栗。

教室外持枪担任警戒哨的年轻小兔默默的打开自己的78式分体水壶、毫不犹疑的浇在自己的裤裆里。身边的兄弟则整个从头淋下;20米外的二哨士兵惊讶的望着这一切。

思绪回到现实、耳边啾啾的枪声依旧密集喧嚣、眼前一颗颗曳光弹和高爆弹拖曳着火光就像一只只彩色的飞蛾高速掠过湛蓝的空气。年轻特兔挪动了下自己被石子硌的生疼的脸庞、看着这一切喃喃自语道:

永不退却!~~”

随即心底里一股滚烫的热火就过电一般燃遍了全身。

龙狙

2014年9月4日星期四 21:47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