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黑龙江杀警越狱嫌犯搜捕现场:每五米一位持枪武警
武警向玉米地挺近,缩小搜捕范围。
黑龙江杀警越狱嫌犯搜捕现场:每五米一位持枪武警
玉米地周围平均每五米左右就有一名持枪武警。
黑龙江杀警越狱嫌犯搜捕现场:每五米一位持枪武警
至少有五辆军用卡车载着武警赶到村民举报高玉伦躲藏的玉米地。

9月2日6时许,哈尔滨延寿县公安局看守所内,三名犯人将一名狱警杀死后逃走。黑龙江警方随即发布通缉令,悬赏缉拿三名越狱逃犯。9月3日20时15分许,第一名犯罪嫌疑人李海伟在延寿县玉山村内抓获。次日凌晨,第二个犯罪嫌疑人王大民也落网。目前,“9.2”杀警脱逃案件最后一个A级通缉犯高玉伦的踪迹成为警方关注的焦点,今日下午,《博客天下》记者跟随武警出击,实地搜捕高玉伦。

本刊记者| 杨林

9月4日下午,哈尔滨警方接到线索称发现“9.2”杀警脱逃案件A级通缉犯高玉伦的踪迹,大量警力立即全副武装奔赴目的地展开搜捕。《博客天下》记者有幸全程跟访,记录下此次搜捕的全过程。

14时30分左右,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武警已经发现高玉伦的藏身之所,遂往目标地点赶去,还没有出延寿县城,就看到至少5辆军用卡车已从延寿县城开出,装载着从哈尔滨赶来支援的武警,每辆车上至少20名武警人员,一路驶向延寿县青川乡兴隆村街北屯。记者一路跟随到现场,发现路边已经有很多民众在排队等候武警的到来。

14时59分,抵达目的地。数百名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武警官从军车下来后集结,形成合围站在街北屯附近的玉米地周围,准备向玉米地方向挺进搜索。现场平均每五米左右就有一名武警,合围区距离延寿县公安局看守所大概25公里,玉米地上空有直升飞机在不断低空盘旋,离地面不足15米。

记者和武警赶到时,已有至少五六十名来自青川乡兴隆村的男性村民围守在玉米地周围,将道路全部封锁。

据兴隆村村委会主任王宝山向记者介绍,他是下午两点钟左右接到乡政府通知,在百合村和兴隆村交界的玉米地有人发现了高玉伦的踪影。“政府领导说,这边可能有情况,需要我们在武警赶到之前先将道路围守,同时为武警提供支援。”王宝山说,全村能出动的所有男性劳动力都已经赶到,不过记者发现,他们大多赤手空拳,并没有准备应手的武器或工具。

下午15点20分左右,武警们开始逐渐向玉米地深处不断挺进,希望能够抓到高玉伦,一起进入的还有三条警犬。

此前,9月2日凌晨4时45分左右,高玉伦等3名犯罪嫌疑人在涉嫌杀害延寿县看守所内的一名警察后,身着警服从监狱脱逃而出。9月3日20时15分许,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李海伟在延寿县玉山村内被警方与当地村民合力抓获。9月4日0时50分许,第二个犯罪嫌疑人王大民在延寿县青川乡新胜村被警方成功抓捕。

此次提供高玉伦藏身线索的是来自于兴隆村对岸倪家屯村民刘某。根据央视报道,当天14时左右,刘某在在延寿县青川乡兴隆村倪家屯附近放羊,一名陌生人突然钻出玉米地,问他这是哪里,在得到答案后又指向另一方向询问地名,随即转身钻回玉米地跑走。

因为在电视和通缉令上面看到过高玉伦的照片,而且当时面对面的距离特别近,所以刘某一眼就认出从玉米地里钻出来的人就是公安部悬赏的A级逃犯高玉伦。随后,刘某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

采访过刘某的报道称,当时嫌犯高玉伦身穿蓝色半截袖,胳膊上搭着一件棉袄,穿着劳动布裤子,裤腿小腿肚子部分已经湿了,整个人狼狈不堪。羊倌刘某给他指了方向后就边撵羊边拿手机,对方似乎知道他要报警,马上返身逃窜。

民警进入玉米地搜查期间,记者始终在现场等待。不过,一直到下午16点07分左右,始终没有得到抓获高玉伦的消息。而此时,进行追捕的武警们已穿过整片玉米地,到达对面的河沟,期间没有发现高玉伦本人。

到目前为止,高玉伦本人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形象来自一段监控录像。9月4日,央视公开的监控视频中,高玉伦首先和值班民警一起出现在画面中,带着脚镣的高玉伦穿着便衣,步履蹒跚。他和狱警一起走进看守所的值班室,并用胳膊肋住民警的脖子,在随后赶来的另外两个犯人李海伟和王大民的协助下,很快将值班民警活活勒死。高玉伦在值班室里找到一套浅蓝色长袖警衬、深色长裤和深色鞋,穿戴好之后,他尾随着率先走出看守所大门的王大民,左顾右盼地走了出去。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跟随着他一起走出看守所大门的还有他已经被宣判死刑的罪恶。高玉伦的家在黑龙江省延寿县延河镇万宝村北安屯。2013年冬月初四晚上,高玉伦在同村居民王凤军家喝酒时,遇到曾与自己有摩擦的村民李得月,高玉伦酒后尾随李得月,在其回家路上用杀猪刀一刀将其杀害。事后,高玉伦被法院依法判处死刑。

另一边厢,记者从一名曾参与抓捕行动的武警处了解到李海伟被捕时的细节。9月3日晚8点左右,就在李海伟在玉山村玉山屯被抓捕的两三分钟后,除了负责抓捕的先期官兵之外,其他武警人员也迅速赶到。该武警战士回忆,李海伟当时已经被制服,但是仍旧不肯透露自己的任何信息。他不断辱骂周围的村民和武警人员,“X你妈,你知道我是谁就敢来抓我。”

很快,武警们将李海伟押至村委会,并连夜对李海伟进行现场审问,问询内容包括其名字、年龄、籍贯等等,李海伟起初拒绝透露任何信息,他或者咬紧牙关不发一言,或者称自己不知道。现场武警告诉《博客天下》记者,李海伟当晚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不要再问我!”现场没有问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随后,武警人员给李海伟带上手铐后押上警车,带回延寿县公安局看守所。在那里,李海伟度过自己重新被捕后的第一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