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舰队潜艇潜行时处置重大险情 获中央军委嘉奖

南海舰队潜艇潜行时处置重大险情 获中央军委嘉奖

2014年09月03日 05:44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叶青 高毅

原标题:中央军委给王红理、海军给372潜艇记一等功庆功大会举行吴胜利出席并讲话

解放军报报三亚9月2日电记者徐叶青、特约记者高毅报道:今天下午,中央军委给王红理、海军给372潜艇记一等功庆功大会在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礼堂举行。中央军委委员、海军司令员吴胜利宣读了中央军委和海军的通令,分别给王红理和372潜艇颁发了奖章证书、奖状。

在海军组织的一次不打招呼的战备拉动中,该潜艇支队支队长王红理作为指挥员,带领372潜艇紧急出航,潜入大洋,期间成功处置重大突发险情,并克服重重困难,圆满完成战备远航任务,创造了我国乃至世界潜艇史上的奇迹,受到了习主席和军委首长的高度褒奖。

吴胜利在讲话中指出,372潜艇英雄群体用生命书写忠诚、用行动践行使命,是海军官兵坚定强军信念、献身强军实践的生动写照,先进事迹感人至深,成功经验弥足珍贵,战斗精神催人奋进,集中体现了矢志强军的坚定信念、勇于担当的使命责任、能打胜仗的能力素质、严谨细致的务实作风。

吴胜利强调,当前,海军建设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各级一定要以习主席和中央军委的褒奖关怀为动力,强化责任担当,坚定理想信念;强化根本职能,练就过硬本领;强化作风形象,永葆革命本色,在实现中国梦强军梦强海军梦的伟大征程上创造新的业绩。

总部机关、部队驻地领导及海军官兵1100余人参加大会。

早前报道:

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372艇近日成功处置“掉深”险情

央广网北京4月8日报道(记者李唐通讯员邵龙飞周演)成长期处于和平环境,怎样确保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372艇,用一次不打招呼、惊心动魄的远航回答了这个疑问。远航中,该艇突遇“掉深”险情,危急时刻、艇指挥员沉着指挥,全艇官兵密切协同,3分钟成功化险为夷,创下了同类潜艇大深度自救成功的新纪录。惊险过后,该艇继续在大洋上执行任务,潜航数千海里后凯旋。

“打胜仗并不是一句口号。”3月下旬,记者走进372艇,从一点一滴、一人一事中,感受他们围绕强军目标苦练精兵的不懈努力和“随时准备打仗、随时能够打仗、随时能打胜仗”的男儿血性。

打仗思想,在一点一滴中铸牢

“把饺子包好,晚上等我回家一起吃……”这是今年春节前的一天, 372艇四级军士长赵满星打给妻子的电话。

谁曾想到,刚放下电话,艇队就接到紧急出航命令,赵满星二话没说,背起战备包钻进了潜艇升降口。

“来不及跟妻儿说句再见,顾不上向父母道声保重,悄无声息离家远航,早已成为潜艇人的生活常态。”艇政委张学东说。

“我们这支部队,为打仗而生,因胜利存在,50多年来从未改变。”支队长王红理满怀激情地说,“别人可以讲热爱和平,但军人不能有幻想。”

相对于海军其他兵种,干潜艇更危险。采访中,记者随机问该艇一名战士:“如果马上打仗,面对强敌,你怕吗?”

“怕死我就不当潜艇兵了。我们装备先进,又在深海大洋里滚了这么多年,真刀真枪在海底过招,还不知谁怕谁呢?”他的回答干脆利落,自信而坚定。

“打仗思想,在372艇表现得尤为突出。上至艇长政委,下到列兵艇员,人人都在想打仗,谋打仗,练打仗。”支队政委李云平说,这种思想反映在外面,就是人人一身虎气,个个充满血性。

“怕死不当潜艇兵”,官兵脱口而出的话在艇队和支队营院处处可见。李云平告诉记者,长期以来他们十分注重战斗精神的培树,建成了战斗精神主题公园和历史荣誉长廊,修建了以392个灯箱、标语布置的励志大道和精武大道,漫步营区,处处洋溢着战斗气氛。

打仗思想,根植于372艇艇员的血脉,体现在点滴细节上:

——该艇担负战备值班任务,雷弹、药品、备品配件等一应俱全,随便抽点海上指挥组成员和所有任务艇员,均全时在位,一声令下即可驾艇出征。

——岸港仓库里,处理后的新鲜食品始终常备着,定期更换确保质量,一旦接到命令即可快速装艇。

——艇员之间,最引以为豪的是“执行了几次战备远航任务”、“发射了多少枚战雷和导弹”、“一年出海时间有多长”等数据,出海少的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

时刻枕戈待旦,紧绷打仗这根弦,关键时刻才能拉得动,上得去,打得赢。

那天,372艇突然接到上级战斗出航命令,艇员们镇定日若,忙而不乱,各司其职,一边开会下达任务,一边熟练地装载物资、备航备潜,除了摔烂2个冬瓜,其余物资没有丝毫损失,提前数小时完成出航准备,创造了海军潜艇战备拉动多项新纪录。

打仗本领,在一步一动中练就

这次远航,372艇“生死考验3分钟”的历险故事,其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情节堪比好莱坞大片。

那天,该艇正执行远航巡逻任务,在数百米深的大洋潜航,遭遇海水密度突变造成的“断崖”掉深。这是潜艇水下最危险的状况之一,如果不能迅速控制下潜状态,“掉深”到极限深度便会艇毁人亡,外军潜艇曾有过血淋淋的教训。

此时,事发海域水深数千米,该艇失去浮力急速下潜,主电机舱管道因深海巨大压力而破损、海水喷涌而入……危机时刻,全艇官兵条件反射般的反应速度和指挥员果敢正确的应急处理,3分钟内,在能见度几乎为零的水雾环境中,关闭了大大小小近百个阀门和开关,操纵了几十种仪器,将险情成功化解。

“化险为夷的高超本领,源自平日高难度训练打下的过硬技术。”该艇艇长易辉说。

抛开生死不顾,他们自修自检装备后再次下潜,义无反顾地挺进大洋,数十天后,圆满完成任务凯旋。

“面临如此重大险情,完全可以请求返航,也符合相关规定,怎么还继续执行任务?”和大多数人一样,记者也有类似的疑问。

“平时训练完不成任务,灰头土脸回来,和战时打了败仗没啥区别。”该艇海上指挥员、支队长王红理挥了挥拳头,语调激昂地说:“艇动三分险,生死一条路,打仗没有后悔药吃,再难再险也得上。”

的确,未来战场上的较量,比的就是平时训练质量。宁要贴近实战的低分,不要脱离实战的高分。372艇在练兵场上和“打仗”较起了真。

潜潜对抗安全风险较高。372艇与兄弟部队潜艇在万顷碧波下放手较量,经过数回合的微速变深机动,该艇成功锁定目标,探索出让潜艇在不同水深进行对抗的组训模式,让演练更加贴近实战,同时还确保了安全。

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即便不出海,372艇每晚都要组织停泊值更小组训练,设备故障、遭遇敌情、舱室破损、艇员战斗减员……副艇长随机出情况抽查训练情况。

操纵潜艇,犹如“在刀尖上跳集体舞”,一个动作不协调,结果就是100-1=0。因此,该艇训练严格是出了名的。每年的损管专项训练,脱险、出水、灭火、堵漏,都是玩真的。艇员无论干部战士,人人参加,反复进行,直到形成机械记忆、人人过关为止。

新兵训练,指定老艇员负责手把手带,经艇队考核合格才能上艇。如果不合格,不但不能上艇,“师傅”还得一直带,不合格不罢休。

“政治干部也要参加雾中航行考试。”艇政委张学东告诉记者,他和大家一样参加训练,一起接受考核,压力很大。满分100分的军事训练考核,在支队90分才算合格。一艘潜艇的副艇长考了87分,根据《支队军事训练工作奖惩措施》,被扣了3个月的舰艇等级补助。

“靠运气,一次两次可以,但能顺利完成这么多重大任务,靠的平时严格训练。”艇长易辉说,运气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没有过硬的打仗本领,一切等于零。

自列装以来,372艇不仅迅速形成战斗力,还多次完成演习、远航、导弹实射等重大任务,开创了该型潜艇多项第一,多次被舰队表彰为基层建设标兵单位、军事训练先进单位、先进党支部和先进团支部。

打仗作风,在一人一事中培树

“什么叫打仗作风?对我们潜艇官兵来讲,就是险情面前头不懵,强敌面前手不抖,困难面前腿不软。”随艇执行任务的支队政治部主任何占良回忆起372艇远航历险经历,感慨地说。

这次372艇动力舱进水数十吨,主电机、空压机等重要电气设备被海水淹泡无法工作,潜艇一度失去动力。

临时党委决定:“一定要赶在天亮前修好潜艇,继续向大洋挺进!”趁着夜色掩护,潜艇浮起抢修。

掌控全艇电力“神经”的电工军士长陈祖军首担重任,为了第一时间恢复某控制板,在潜艇自修条件极其有限的情况下,只能一遍遍用抹布擦干控制板内的海水,再用酒精反复清洁控制板内密密麻麻的连接线、触头、熄弧装置。

由于管路断裂、空调系统无法使用,舱室温度高达53℃,湿度更是达到90%,陈祖军趴在控制板内忙活了整整三个半小时,身上透湿的早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海水,最终成功恢复了潜艇的动力装置。

该艇动力长肖亮,原是军校的军事五项全能冠军,身体素质很棒,但在高强度的抢修过程中,累得三次抽筋。军医卢翀建议他休息,但在听到指挥员下达命令时,肖亮依然用颤抖的手去按设备上的操作按钮,在场官兵无不为之动容。

年轻的轮机兵朱召伟,在听到巨大的管道破裂声,看到喷涌而出的海水时,没有任何迟疑与畏惧,冲进了水雾。“当时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就知道要赶紧关闭各种阀门和开关。”他平淡地说。

这种敢打硬仗、敢啃硬骨头的作风,在艇队有着厚厚的积淀。

一次远航,372艇经过连续航行,艇员极度疲惫,不幸连续遭遇两次强台风袭击。在水下数十米抗风,潜艇横倾仍然达到15度。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电能,他们不开空调、不使用电灶做饭,仅靠饼干和火腿肠充饥,在高温下坚守岗位,没有一人叫苦叫累,临阵退缩。

当该艇完成任务胜利靠上码头,所有人都惊呆了:原本光滑平顺的艇体变了模样,长时间连续航行,密密麻麻的海洋附生物已悄然在艇体上安了家。

这样的经历,372艇几乎每名官兵都有,但他们从未因此而胆怯,依然心无旁骛,专注于平凡岗位,默默地奉献着。

轮机技师周军生入伍21年一直与柴油机打交道,先后历经4型潜艇,经常一身油污一身汗,为潜艇“心脏”保驾护航。由于妻子常年卧病在床,儿子没人照看,在一次意外中造成肛裂。他守着病床上熟睡的儿子“啪嗒啪嗒”掉眼泪:“柴油机从没缸裂,儿子却肛裂了,我不是个好爹……”

“作为潜艇兵,我们视装备如己出,就像呵护孩子那样呵护装备,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自己最清楚。”士官赵满星这样描述他和职掌设备的关系。他是业务骨干,出海时间多,与妻子长期两地分居,一年只有两个月时间团聚,见面胜过新婚。

支队码头附近有一条青年路,经常有家属在散步,他们不时遥望大海,期待亲人远航归来。一名家属因担心丈夫远航,一个月瘦了近20斤。

“爸爸,您去哪里了?”面对孩子的疑问,潜艇兵们常常默默无语。

“不要问我在哪里,问我也不能告诉你。”因为特殊的使命任务,潜艇兵出海、归航注定没有鲜花和掌声。

“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372艇官兵明白,牺牲只是军人最大的付出,胜利终将是他们最高的荣誉。

南海舰队潜艇潜行时处置重大险情 获中央军委嘉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