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快乐的新兵连

新兵连是部队的一个临时编制。新兵应征入伍后,要集中到一起生活和训练,主要目的是使应征入伍青年适应民转兵的过程,了解部队正常的一日生活秩序,通过政治学习和基本素质训练,使新兵打下到部队正常工作训练的基础。新兵下部队后,新兵连即解散。

我个人认为,当兵没经历过新兵连算不上真正当过兵,就好像女人结了婚没生过孩子一样,算不得真正做过一回女人。

当兵的人,一提起新兵连的的事,总是津津乐道、口若悬河。也许十几年、几十年过去了,当兵期间的一些事可能记不起来了,但新兵连那段时光是很难从记忆深处抹去的。

都说新兵连生活又苦又累,但我回想起自己137天的新兵连生活,简单而又轻松,累并快乐着。究其原因可能是那个年纪思想单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抑或是身体素质好,从没有过累的感觉。

新兵连是自己军营生活的第一步,像初恋一样,随着时光的流逝,女友第一次寄给你的照片可能已经发黄或褪色,或被放在某个不易被人察觉的角落,时间长了,连自己都想不起来了,但初恋的日子却在脑海里依旧鲜活如初、清晰可见,永远不会被遗忘……

叠被子

新兵入伍,第一关就是要学会整理内务,说白了就是叠被子、铺床。

没当过兵,认为叠被子很简单。经历过,就不这样认为了。把一床新发的新被子,叠的有棱有角,还确实需要下一番工夫才行。

我新兵连的副班长,王大山,山西代县人,长脸、长鼻子,大脑袋,一说话就让人觉得他感冒了(山西人鼻子总是堵着的),屁股后面挂一串钥匙,走起路来叮叮铛铛作响,新兵们犯了错误,喜欢骂一句:“奶奶个熊。”他最明显的特点是上身长、下身短,看起来极不协调,按身高应该穿三号军装,由于要顾及不成比例的上身,他选择穿二号军装,裤子就显得太长,总是挽几圈。就这连长总是批评他军容不整,《内务条例》规定是不允许挽裤腿的。

班副,班副,公差勤务,闲着没事,整理内务。王副班长是我叠被子的启蒙老师。他说:“叠被子就是磨练军人的意志,是提高军队战斗力的一种方式,要求四面平,八面光,三十二面亮堂堂!”一个正方体或长方体,只有六个面,我用所有学过的几何知识,去求证被子怎么会有三十二个面呢?始终弄不明白,可能是他有自己的理解吧。但这样的问题,一个新兵蛋子是绝不可以去问的,也不需要弄明白。

叠被子首先要压褶子。新被子上面都是皱褶,必须压平,常用的方法就是把被子铺开,扑下身子,用两小臂使劲把新棉花压瓷实,然后用双手手掌一遍一遍的往两边捋被面上的折子,纯体力活,一会儿就累得满头大汗。遇到很难弄平的,就用牙刷蘸水刷。这方法最好使,效果也最明显,但就是晚上睡觉时不好受,被子潮乎乎的,睡不着。我喜欢琢磨,很快就掌握了叠被子要领的精髓,三天后就把被子叠的有模有样了。王副班长似乎很满意,常让我教其他的新兵。

张小亮,内蒙赤峰兵,年纪还小,一个周难得洗一次脚(冬天洗脸洗脚都用的是冷水),脚丫子奇臭无比,训练一紧张夜里起不来就尿床,屋子里总是弥漫着一股尿骚味,他的被子也老是弄不好,但没人愿意帮他,受不了被子那味。看着班里的被子都有模有样了,只有这小子的被子叠的还跟馒头一样。于是王副班长只有亲自动手了。对付新被子,他也没什么高招,用了半脸盆水往被子上一洒,被子自然就有形了。大家都背地里骂王副班长:“这矮脚虎,心也忒狠了!”

听张小亮说,当晚盖着湿淋淋的被子,比尿床后睡觉的滋味还难受。由于盖着水湿的被子睡觉,这家伙感冒了半个月,同时也逃避了半个月的训练,塞翁失马焉知祸福,班长让他在宿舍叠了半个月的被子,我们都很羡慕他享受的这种“待遇”。

张小亮是我们新兵连叠被子叠的时间最长的新兵,到老连队后他的被子叠的依然像馒头一样。

天天把被子叠成这种豆腐块,是我在部队学到的第一门“手艺”,也是我新兵连生活最深记忆之一。

过生日

新兵连生活单调枯燥,每天是三点一线,宿舍—训练场—饭堂。连上厕所也需要请假,并且限时,小解3分钟,蹲坑5分钟。上营房里的小卖部买东西,10分钟,还必须是两人以上同行。为了让新兵们不过于想家,凡在新兵训练期间过生日的,都会以班为单位庆祝一下,还会提前通知炊事班特意做一碗长寿面。说是长寿面,其实就是一碗很普通的汤面,没有调料没有油,只不过里面多加了两个鸡蛋而已。即便如此,也会让我们这些初次远离家人的新兵,感动的一塌糊涂,吃着面,鼻涕、眼泪忍不往碗里滴答。

我的生日临近春节,王副班长早就记在小本上了,并提前一天在班务会上宣布。

王副班长征求我的意见:“想怎么过?” 我说:“简单点,过一个革命的生日吧!”其实是兜里没钱,从家走的时候带了200多块钱,一到部队就交给王副班长了。他说我们自己拿着容易丢,先替我们保存着,等新训结束再还给我们。真正的用意在我当新兵班长后才明白,新兵们手里有钱,一旦受不了部队的艰苦生活,想当逃兵就很容易。没钱,机会就相对少一些,总不能徒步往家走吧。即便如此,每年新训期间总有当“逃兵”的,尤其是春节前后。 我同意花50块钱买点东西,全班聚一聚。50块钱在当时已经不少了,入伍时我的月津贴费才21元,这可是相当于我整整两个多月的津贴费呀!

王副班长在军人服务社买了零食,还买了两盒烟,一盒是希尔顿(美国烟,劲大),班长和班副抽,一盒是黑木尔(女士烟,劲小,抽起来凉丝丝的),新兵们抽,两盒烟就花了近10元,我有点不高兴,心里想,我又不抽烟,买那么好的烟干嘛?

大家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说话,气氛很好,我在大家的鼓动下唱了一首湖南民歌《采槟榔》。选择这首歌是因为初恋的女朋友,在初中时给我传的小纸条上面引用了这首歌的部分歌词,表达了那种年龄特有的、朦胧的好感。

军营里清一色的男子汉世界。在这种境况下唱这首歌,心里便萌生出许多美好的想法。

十七、八岁,小牛犊一样健壮,正是情窦初开的季节,渴望恋爱,正是这首《采槟榔》伴我度过了新兵连许多个寂寥的夜晚。

现在再去KTV唱这首歌,总也找不到当年在新兵连唱这首歌的感觉了! 新兵不允许抽烟。王副班长破例给了我一支黑木尔,我说不会抽烟。他说:“试试,女士烟,味淡,以后就会了。”我想,自己掏钱买的烟,干嘛不抽啊!

某种意义上说,那个上身长、下身短的王副班长不仅教会了我叠被子,还是我抽烟的启蒙老师。

在部队第一次过生日,也是唯一的一次,我记住了“希尔顿”和“黑木尔”两种牌子的香烟,还有那首到现在仍没忘记歌词的湖南民歌《采槟榔》。

人工湖

达活泉,邢台百泉之首,是邢台著名的八景之一。原为一水池,周百步,深丈许,泉水晶莹碧透,一望见低,水量大时,主泉似开锅之水,翻华斗艳,银花沸腾,无数水泉,犹如玉盘行珠,滚流不息 。达活泉公园由此得名。

园内人工湖碧波粼粼,镶嵌其中,为公园增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之所以对达活泉公园和人工湖记忆深刻,是因为参军入伍后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达活泉公园,且参与了挖人工湖的劳动。那个人工湖是90年底到91年初,驻邢部队官兵用板车一车车拉出来的,旁边那座小山就是挖出来的土堆成的。

新兵连的一天晚饭后,班长告诉我们:“今晚我们要与老兵连一块参加挖人工湖的劳动。”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很兴奋,到部队一个多月了,还从来没出过营房大门呢,憋坏了!

说走就走,每人一把铁锹,很正规的扛在右肩上。

出了营门,路上漆黑,见不到人和车。记得那段时间新训内容刚好是齐步走,班长叮嘱我们要训练和平常养成一致,要求用齐步走的标准步伐走路。漆黑的夜、冰冷的路、呼呼的风,一个班9个新兵,迈着整齐的步伐行走在郊外空旷的公路上,单调的脚步声、手臂前后摆动擦着裤子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我们为自己整齐划一的动作深深感染,于是走的也更加带劲。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心里想着,出来能看点外面的样子,但什么也看不着,于是出发前的高兴劲便荡然无存了。

班长李涛,河南驻马店人,大个,满脸疙瘩,面相长的凶,但说话很柔和,边走边提醒我们动作要领:“抬头、挺胸、收腹,目视前方,两臂前后自然摆动,前不漏手,后不露肘!”我心里想,黑咕隆咚的,还目视个啥前方,我就是低着头你也看不见呀!

摸黑走了约莫40分钟,远远看见一片昏暗的灯光,有好多人在挖土、运土,干的热火朝天,我想这就是我们今晚的目的地了。

加入老兵连的队伍,与他们一起挖土、运土,老兵们都很客气,重活不让我们干。新兵表现都很积极,我也不例外,谁不愿意第一次劳动给老兵们留个好印象呢?干了大概3个多小时,班长招呼我们集合回营房,老兵继续干,因为新兵明天还要继续训练。

以去时同样的方式,我们以标准的齐步走回到了新兵连宿舍。班长做了简单讲评,意思是大家今晚表现都不错,劳动很卖劲,来回路上的齐步走效果明显,以后要继续保持这种不畏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等等。

那晚,大家睡的都很香甜。

以后班长又带我们去参加过几次劳动。临近结束时,只知道挖了个大土坑,还不知道是挖人工湖。

现在,节假日带孩子去公园玩时,远远的,我就指着人工湖自豪的向他说:“这是你爹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