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文链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8021#s=p

2014年09月02日 15:13 PM

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 戴维•皮林

据信亨利•福特(HenryFord)曾说过,他的顾客可以选购他们想要的任何颜色的汽车,“只要它是黑色的”。上周日晚,北京方面为香港特首(相当于香港市长)选举引发的长达数月的猜测画上了句号,宣布香港人可以把选票投给任何他们钟意的候选人——只要他是红色的。

用更为平淡的话来表述,中国全国人大实际上是在说,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的候选人必须得到一个由1200人组成的提名委员会至少半数成员的支持。该委员会由大约25万个个人和团体选民选举产生,主要由建制派人士组成。因此,中国全国人大的这项决定确保了那些被认为与中央政府或中共对立的人选在第一道关卡就会落选。只有那些“爱国”的人选才需要申请提名。提名委员会批准的候选人,接下来将参加普选制(即一人一票制)选举。

理论上而言,至少北京方面是可以作出更大让步的。比如,它可以宣布候选人只需得到提名委员会30%成员的批准即可获得提名。它还可以决定拓宽提名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以更好地反映香港民众的结构。结果它哪个都没选择。

北京方面原本还可进行一场更大的赌博。毕竟,它在香港特首的任命上有最终决定权。在最后这种情形中,它可以否决香港人的选择——尽管这(当然)可能会引发政治危机。但是否真的会出现政治危机,人们尚有分歧。实际上,正如许多人指出的那样,香港的选民非常务实,不太可能去选一个公开反对北京方面的人,破坏这个城市的繁荣。

但北京方面已被香港的激进言论搞得非常紧张。上周日的决定留给争取真正民主的人士的是两个两难困境。第一个两难是,所谓的泛民主派议员应不应该否决北京方面的建议。如果他们都投反对票,将足以让这项选举改革计划搁浅,因为该计划需要得到香港立法会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若果真如此,就不会有什么普选,2017年的特首选举将按现有规则进行。北京方面为香港民主派提供了一个“霍布森选择”(Hobson's choice),即要么接受一个不可接受的选项,要么什么也得不到。

第二个两难是提给“占领中环”(Occupy Central,简称:占中)成员的。这个由亲民主活动人士组成的松散联盟扬言,如果普选规则与他们眼中的国际标准不符,将发起一场公民抗命运动。他们威胁要让中环商务区陷入瘫痪,此举被北京方面不留情面地斥为非法行为。他们还引起了一些更温和的香港人的不满,这些香港人担心,香港街头的动荡乃至暴力会破坏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周一,“占中”成员并未大规模走上街头。“占中”组织者之一戴耀廷(Benny Tai)表示,“占中”会在未来几周逐步升级抗议活动。尽管如此,一些亲民主活动人士还是担心运动的势头可能已经消减了。

如果说以前还不清楚北京对香港的度,那么现在已经一清二楚了:北京方面只打算放任香港到目前这个程度。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时,中英达成了“一国两制”框架,维持这个框架符合北京方面的利益。打破这个框架可能会招致国际社会的严厉批评,损害香港作为金融中心(更不必说香港还是一个存放在中国内地获取的小笔财富的方便之所)的地位。在“一国两制”的等式里,“两制”应该赋予香港“高度自治”。但在有人对此产生疑问的情况下,“一国”永远压倒“两制”。

译者/何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