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尽管中国红+字会具有很长的历史,但由于有郭美美的因素存在,实际上已很难再领衔中国的慈善业,但由于它与国际红十字会存在隶属关系,因此就算不能彻底的撤消,也只能作为一个空壳存在,但其主导地位应当被新兴的慈善力量取而代之。由于体制上的蔽端,中国红会存在大量的问题,就算不要上纲上线,起码中国红会已经打了败仗,而且是已经身经百战的中国红会竟然是输给了一个自称是以卖淫为业的高级妓女,你说这样的红会还能独挑大梁吗?还能领衔中国的慈善业吗?显然不能。

红十字会是从战争年代发展起来的,原来以战场救助为主,因此历史上它是一个泛军事化的单位(8月29日,《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之日内瓦公约》(日内瓦第一公约)缔结150周年研讨会在北京开幕,鸽子在台上讲了话),今日一旦南海事发,号角一响,白鸽也会变成军鸽(根据相关消息,赵白鸽虽离任,但她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副主席,将继续参与国家外事和国际红十字运动相关工作),而按军队的传统,打了败仗或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其部队番号是要撤消的,如原来的28军,虽战功显赫,但由于在金门登岛作战中打了败仗加上登岛部队全军覆没,虽参战部队仅一小部分,但其番号已从军队中消失,因此如果不是顾级国际红十字会的网络要求,取消中国红会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届时如果郭美美闹情绪要死保红会,政府应本着百花齐放的方针,扶持和发展形式多样的慈善体系,以取代中国红会的主导地位,充实和补充政府救助能力的不足,让每个人都有饭吃,有衣穿,这不仅是人权的基本要求,同时也是国家的职能部门的法定责任,如果说让每个危重病人都得到救助,避免类似自剖腹自锯腿现象的发生还不现实的话,让每个流浪汉吃饱饭应当是每个政府都做得到的事,但现在的情况是一方面政府规定救助这一块职能部门来搞,另一方面是职能部门搞不好企业及个人又撇开了责任,因此本来人人管的事情又变得没人管,有的流浪汉去要饭,经常会听到“干吗不去找民政的斥责”,但如果他们真去找民政,民政能给他们饭吃吗?显然不能,因为政府大门都有保安,连门都没法进,找谁要饭去?

慈善业是政府救助能力的重要补充,但现在中国的慈善业搞得很糟,这除了与郭美美有关系之外,与体制不无关系,现在的慈善业主要是以官方的形式存在,现状如何我想不用聱述,因为有郭美美的缩影在那边,因此中国的慈善业如果不加以改革,各类民生事故将会层出不穷:仅这几天,西安发生板房母女饿死案,江西发生母子因交不起2000元的择校赞助费而投河自尽的惨剧,昨天媒体又传出孩子报不上名,父亲跑去学校滥杀辜造成4人死亡多人受伤的恶性案件,尽管官方公布的杀人动机是因为小孩作业没完成老师不让报名引起父亲的不快,但有谁会相信这就是真相?

(谢绝转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