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开篇视点]民主的暴乱,纠结的公知。本期的时间窗口中,在宣称自己是“人权和民主”典范的美国发生了一件事,弗格森的黑人青年布朗被白人警察枪杀引发抗议活动,在抗议人群的不断增加中,这场骚乱也随之变成暴乱,并随后在当局控制下的国家机器运转中被暂时平息。事件暂时平息,余波却没有停止,世界范围内对美式民主制度的置疑和评议,也更加的激烈和让人深思。对此,观察员指出弗格森之骚乱真实的反应了美国政治、司法、经济等制度方面的弊端。美国的所谓“民主”制度,“自古”以来(假设几百年也算自古),就不是保护黑人等弱性群体的制度,众所周知,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在白人登上南美大陆的那天起就已然开始了。可以换取财富的印地安人的头皮骨,控诉着那残酷的杀戮和斑斑的血泪。黑奴们于哭嚎中为白人农庄们创造了大量的财富,也让美国财阀们有了底气,开展了独立战争。当白人们辩解那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时,华工们被排斥和压榨的辛酸史让我们更加了理解了美国的所谓“人权和民主”。

随着两次世界大战的结束,美国取得了最大的战争红利后,一举成为了世界的霸主,美国在开始变得富裕的同时,消灭种族歧视运动也得到发展。1963年马丁·路德·金发出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的呐喊后,美国经历了51年的黑人平权运动。奥巴马当选总统,被认为是美国黑人在平权道路上取得的伟大成就。但这在某种程度上加深了保守派白人与黑人之间的对立。《今日美国》报道,越来越多的黑人认为:我们能选出黑人总统,谁还敢歧视我们?而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观点则是:别以为你们有了黑人总统,就有了一切。“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个理念,应该说在今天的美国已经深入人心,但这种理念在美国也是只对有钱人和白种人来讲的。在美国黑人仍然是穷人的代名词。黑人族群里,穷人占比远高于白人,因此他们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远超白人也就不难理解了。

美式民主制度,常常被其自诩为优势的制度,也经常让他国强行的照搬这种制度,但这次事件却又一次的暴露了所谓美式“民主”的弊端和无奈。更有意思的是当这种“民主”模式受到来自多国的指责后,美国发言人的出来声明了:这次事件属于本国的内政问题,他国无权指责和参与。这种似曾相识的声明,被广大网民们笑称又一次的拿错了讲话稿,为什么是拿错,为什么是又一次?联系近几年来的美国的所作所为,你懂的!

当美国的“民主”模式被广泛的置疑和批评时,在中国的内部,有些“公知”是纠结和尴尬的。他们曾经无限美化的模式,自2008年暴发金融危机起,就开始让他们倍感失落,而中国的快速发展,让他们辛苦总结出来的所谓的“体制问题”,成为了大众的笑谈。在中国的网络上,从来活跃着一群所谓的“公共知识”份子。他们很“爱”美国,可以说“逢美必挺”、对美十分忠诚、虔诚,只要谁骂了“骂不得的美国”,立即就会招致他们的指责和围攻。他们从不谈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辉煌成就,专挑社会存在的一些阴暗面来丑化中国,有人甚至编造虚假新闻,直接造谣。而随着美国的不断衰落,拿错讲稿,加之久唱不衰的中国发展,这群人也越来越具有讽刺的意味,,这恐怕是中国公知的悲哀,要想塑造为正面形象,,还真不是时间的问题,需要进行深层次的改造才行。

随着国家越来越重视对网络阵地的管理,我们也欣喜的看到了这种深层改造正在进行中,红极一时的秦火火,薛蛮子之流被抓了,李开复也及时的“癌症”了。这些标志性人物的倒台和变节,给所谓的“公知事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而当他们创建的所谓的“最大输家”体成为网民们互相玩笑和打趣的书体时,无不表明着公知们的尴尬和网民的觉醒。他们的笑话正在不断的于编排中增加,队伍也在不断的缩水和叛变中。

但我们也要看到,“公知”们也是顽强的,他们仍然顽强的活跃于网络与现实中,为他们的理想而努力奋斗着。因为有些人不止是对社会的不满,在他们的背后还站着境外的敌对势力和海外基金会,放弃了与中国为敌,放弃了对社会制造混乱的同时,也意味着失去了收入和工作。而这些来自海外的敌对势力和基金,他们的目的性很明确,就是要颠覆中国的政权,阻碍中国的正常发展秩序。他们在内部利用公知混乱人们思维,搅乱社会生产生活秩序的同时,更是在中国控制力相对弱化的地区,制造动荡,大行分裂主义,近几年来在中国香港所发生的所谓“民主”诉求,与这些敌对势力的努力有着很直接的关系,只可惜这一次,只怕他们又找错了算盘,白花了银两。

大好河山,岂容他人染指。香港自97年和平回归中国之后,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期,利用其窗口效应和政策扶持,仍然能保持着繁荣和快速发展,但随着中国改开的逐渐深入和国际化进程的深化,中国与世界的联系更加的方便紧密,香港的贸易中心和交通枢纽作用,逐渐淡化,随之而来的,自然是经济的发展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当然这种发展的降低也是相对性的,是相对于中国内地在改开后取得的巨大成绩和快速的发展而言的。历史地看,过去30年,中国所取得的成绩大于其他发展中国家成绩的总和,因为世界上70%的脱贫是在中国实现的。中国所取得的成绩大于所有过渡经济国家成绩的总和,因为中国经济总量30年中增加了约18倍。在这样的一个成绩单下,香港发展所取得的成就自然就要小了很多,原因也是多层面的。第一,内地与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货品不再需要经过香港这个中转站;第二,产业化制造上,香港原有的密集式加工优势全面丧失,转向了人力资源更便宜的中国内地;第三,产业制造的全面萎缩和服务行业的转型失误等等。综上的一些原因,有些可以说是历史发展的原因,也有些是内部产业和人员结构的原因,总之将之归结为体制因素是不正确的,更不能简单归纳为香***的无能。

内地的快速发展与香港的相对停滞,可以说也只是暂时性的,应时而变,适时调整,香港的前途仍然是无限之光明,但有部分的香港人却并不是这样看的,他们错误的解读“一国二制”政策,将香港发展过程中形成的结构性矛盾,错误的指向了特区政府,指向了中国政府。在一些人别有用心的挑拨下,他们把失去的优势感转化为排外的能动性。其中的部分人,不断的制造事端,在境外敌对势力的挑动和支持下,成为了所谓的反对派。近期这些反对派提出了很多无法理依据的要求,但相信他们所能得到的外部支撑,已经被中央政府所重视,经过一段时间的较量,会有更多理性的香港人拒绝这样的鼓动,不再支持为实现这些要求做“不惜代价抗争”。而就在最近随着党报对“一国两制”的深入解释和“香港政改”方案在人大的通过,中央对香港的事务的主导权得到了进一步的夯实。同时我们也注意到,针对本次香港的政改诉求,外交部的讲话铿锵有力,这里摘录一小段:负责人强调,香港回归以后,保持了繁荣稳定,“一国两制”实践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但也有一些人无视香港的发展和长远利益,无视基本法的规定,勾结外部势力,干扰特区政府施政,不仅破坏香港的稳定与发展,还妄图使香港成为对中国内地进行颠覆、渗透的桥头堡。这是绝不能容许的。

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对外部势力的干预言行,我们都及时予以批驳并进行严正交涉,促对方改弦更张,停止以任何方式干预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以上语言观察员认为,不仅也不会只停留在口头上,对中国的领土,中国有绝对的主导能力,任何外来势力企图染指香港的企图,都会在中国强大的决心下,在严厉的打击下成为泡影。除经济上的客观原因,观察员认为这就是香港问题的实质。香港之乱不过是外来敌对势力以乱港为目标,向内地延伸的手法而已!让香港成为中国政府的包袱,以香港为导火索,引发金融攻击,然后以香港局势为借口,对中国进行制裁,估计这种路数人家早想好了。但外交部的讲话,则让我们看到中国的决心和以及后续的雷霆手段,那就是对敢于乱港者坚决打击的决心和维护国家主权和核心利益的坚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