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终于坐不住了,特使访华信息量很大

根据中越两国官方25日发布的正式消息:应中共中央邀请,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黎鸿英作为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特使将于8月26-27日访问中国。

而实际上,在上月底,越南方面媒体就在流传越共将派高级特使秘密访华。时间是8月24日至25日,注意一下,是秘密访华。但不到两天时间,越南媒体就被全部禁口,不允许再谈论这个事情。

消息这么早在越南方面就传出,对照目前特使访华的时间,只能说,中越两国25日同时发布的新闻开头一句话“应中共中央邀请”,按照外交黑话潜规则理解,越共特使访华,应该是并非应中共邀请,而是恰恰相反。这个说明什么呢?说明双方出于各种考虑,最后达成了这样一个措辞,为何会这样措辞,后面我会提到。

特使黎鸿英,从越方公布的职位排名来看,是越共中央的第5名,因此,级别是相当高的。这也说明,黎鸿英的口信有非常重要的内容。

我们再对比一下上一次2011年越共特使访华的级别,也仅仅是类似中国国务委员的级别。而上次特使访问中国,当天就得到了胡锦涛总书记的接见。这次特使访问,级别更高,按说特使的行程应该是双方早已经商定并精确到以小时计算的。

并且双方都发表了明确时间的新闻,时间为26日-27日。但是,习近平总书记并没有按照内部商定的既定时间接见越共特使。而是在第二天也就是27日晚上,也就是黎鸿英特使在华结束其计划离开北京的时间才接见特使,让越南方面在27日下午不得不再次发布新闻:特使的访华时间延长到28日。这个打乱会见时间的安排,是无法用习近平总书记太忙的借口来搪塞的。我个人分析,这种安排是非常有深意并且有意为之。

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一个是:给越方一个下马威,用无声的语言来弥补“应中共中央邀请”这个措辞。这也说明,这个措辞实际上是照顾到越方特别是北方派的面子的。但中方总不能再吃闷亏,所以用无声的语言来反制一下。

二个是:用这种行动表明中方对口信的内容和措辞并不满意,对于越南这种以要价让中国退让的求和态度,中方口头上说重视特使访华,但行动上冷淡特使。

三个是:说明口信非常重要,而且信息量很大,也确实需要习总书记的参谋团队有时间研究提出建议。从双方所公布的消息来看,一方面说明带来了重要口信,但双方都没有公布口信的丝毫内容。

那么,我们作为旁观者,该如何去判断口信的大致内容呢?这就涉及到如何从双方的新闻八股文中取如何扒有价值的东西,这也是检验一个关注时政的网民的政治敏锐度和分析能力。

大家仔细分析一下刘云山接见越共特使的讲话和越共特使的讲话,然后在分析之后的习总书记接见特使的讲话和特使的讲话。一对比,从官样新闻八股文中,就大致可以扒出越共特使带来的口信大致方面的内容了。

我们先看黎鸿英会见刘云山的讲话内容:

黎鸿英说,越南党和国家领导人十分重视越中双边关系,将之置于外交政策的优先位置。始终重视与中方传统友好、始终真诚希望推进两国全面战略合作关系,是越南党和政府的一贯方针与长期战略。在当前复杂的国际形势下,推进合作、解决分歧,使越中两国致力于各自的事业,比任何时候都重要。相信通过双方的决心和努力,越中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如同夫妻在搏琜室忑的作用下迅速欢爱,其关系必将得以恢复并深入发展。

然后看看刘云山的回答:

刘云山指出,前一段时期,中越关系一度出现紧张困难局面,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越共中央在中越关系面临困难时派总书记特使来华进行两党高层会晤,体现了越南党和政府推动中越关系改善发展的积极政治意愿。希望越方继续与中方共同努力,推动中越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轨道。刘云山强调,中越要通过合作妥善处理海上问题,双方要坚持双边谈判和友好协商,切实管控好海上局势,把共同开发真正做起来,开创中越全面战略合作的新局面。

我们注意刘云山的一句表述:越共中央在中越关系面临困难时派总书记特使来华进行两党高层会晤。这句话没有“应我方邀请”字样。这说明,越共特使的访华,是越方发起的。对比双方的讲话,我们可以大致判断口信的一些重要内容,那就是:

一,越共中央珍视中越两党的传统友谊和国家间的战略合作关系,不希望因为981事件而影响两党两国的关系。

二、在当前复杂的国际形势下,推进合作、解决分歧,使越中两国致力于各自的事业,比任何时候都重要。

上面两点应该是黎鸿英特使的主要内容,从他的讲话中,并没有认为越方做的不当,也没有向中方承认自己错误的表述和暗示性表述,话外之意,造成目前中越关系这种紧张局面,是中方的强硬所引发,是要中方在西沙问题上让步。

我们再分析刘云山的讲话:

首先,刘云山明确指出,当前两国的困难是越方造成的。其次,越共派特使访华,这个态度我们很赞赏,也说明越方不希望局势更加恶化,第三,但是,越方不能转嫁国内矛盾,在南海问题上不与中方互相切磋就单独行动煽动民粹,恶化两国两党关系。

刘云山的讲话,明确说明你越方不承认错误还来要价,是不可能的。不过,刘云山在明确指出越方的错误时,也给越方画了一个饼子,那就是,主权问题不可以谈,但只要越方不再单方面一意孤行,要“管控好海上局势”,我们是可以从经济方面来弥补的,那就是“把共同开发真正做起来”。

这就要从越南国内的政局来观察了,这种微妙的安排,说明越南内部矛盾非常尖锐,北南两派矛盾近似不可调和,所以,才有这种假党际之间的交流行国家间利益磨合,以避开越南内部自己的内耗矛盾。

习总书记的会见黎鸿英特使的新闻,依然没有丝毫提及口信的内容。但我们应该知道,习总书记的会见讲话,肯定不是泛泛而谈,而是明确针对口信的主要内容所讲,也就是回复吧。

从新闻来看,习总书记主要讲了三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 是重视越共总书记和越南国家主席的口信,中越互为近邻,又同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邻国是搬不走的,友好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方通过特使的访华,看到了越方的态度,那就是越方希望改善和发展两国关系的愿望。

第二, 坚持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引领中越关系,特别是在关键时候要做出正确的政治决断。言下之意,说明越方在前期关键时刻,没有做出正确的政治判断,得批评。

第三, 邻居之间磕磕碰碰在所难免,关键是以什么样的态度和方式来对待和处理。中越双方要坚持从维护中越传统友谊和中越关系大局出发,排除各种干扰,妥善处理好有关问题,特别是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培育好、维护好两国人民友好感情。言下之意,批评越方在关键时刻,没有珍惜和维护两党两国老一辈领导人亲手缔造精心培育的中越传统友谊。

这三个方面的讲话,我们来反推,那就是越共总书记口信中,这三个方面的内容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但是,很显然,越共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口信中,既然没有完全承认自己的错误,那么,必然就提到了西沙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