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改通过难,否决更难!

作者:何照辉

近日,香港政改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设定了明确的框架:特首候选人由提名委员会产生、候选人要获得提名委员会过半数支持、候选人数目为二至三人。

框架一出,香港反对派人士就指人大超高门槛的框架扼杀讨论的空间,扬言要“占领中环”“公民抗命”“否决方案”等,那么,我们要问,反对派真的敢否定普选方案吗?

无论框架松或紧,反对派肯定表态否决

从香港的政改开展咨询以来,反对派一直把工作重点放在“公民提名”“政党提名”,即获得2%至3%的选民连署就可以成为候选人,符合一定资格的政党可以推出候选人,把“提名委员会”晾在一边,因为“提名委员会”不属于他们“国际标准”的范畴。按照反对派的提名方法,单从“公民提名”也会使香港大乱,香港10万选民左右可以推选一名候选人,那么香港有超过500万合资格的选民,我们就不说推50个候选人,哪怕10个,也不得了。

当人大常委的决定还没出来之前,香港反对派深知“公民提名”“政党提名”已经没门了,所以强调提名委员会的提名门槛不能过高,以便反对派能推出特首候选人。他们认为整个提名委员会由全民选举产生才有足够民主成分,才有代表性。这样看似合理,但存在两个阴谋点:其一,提名委员会是以香港各界别在均衡参与的原则下选出来,代表香港各阶层的利益,反映出香港的经济基础。如果全部由全民选举产生,那么就是民意代表,缺乏经济性。其二,反对派就是想运用这个点产生他们的候选人。

但往深入一层思考,哪怕框架没那么紧,难道反对派不会“占中”吗?难道反对派不会扬言否决方案吗?照样会。反对派的战术就是不断地模糊试听,不断以“否决方案”的借口来挟持中央,胁逼中央让步、妥协。一方面以此获得他们的政治利益,另一方面,很简单,演戏!演戏给全香港看,争夺镁光灯。香港反对派一向擅长演戏,这不言而喻。

政改通过难,否决更难

政改要真正获得通过,要获得香港立法会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才行,目前香港立法会建制派的人数不足三分之二,需要反对派的支持。

特首梁振英表示,政改方案的通过,有一定的难度。梁振英说得没错,但我们从对立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否决的难度更大。为什么?

香港反对派曾经在2005年的时候否决过政改方案,在政坛上的争议性很大,但这无所谓,因为香港的普通市民没有切身的感受,毕竟特首还是由选举委员会选出来。但这次的政改不一样,特首是由香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来,这样有质的差别。香港选民在政治上有丰富的参与权利、自己可以选择心仪的特首、他做不好下次不给他连任。这不是1元钱与10元钱的差别,这是1元钱与100万元的差别;这不是沟渠与河涌的差别,这是沟渠与长江的差别。

而香港中立的机构做的民调,对于提名过程不完美,但可以一人一票选特首的选项超过50%的民意支持,有30个百分点认为要否决,10多个百分点没意见。

尽管反对派嘴巴轻轻说要否决方案,但试问,否决的难度大不大?

否决方案后,反对派会怎样

一旦反对派否决政改方案,那么香港继续维持1200人的选委会选举特首,原地踏步,这点大家都知道。但反对派怎么办?

第一,反对派会失去立法会全面普选的机会。人大的决定规定,特首普选后,立法会才能全面普选。立法会普选一直是反对派的梦想,但既然特首普选不通过,那么立法会普选就遥遥无期。

第二,反对派会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全面溃败。原本在立法会上,反对派一直握有否决权,因为它的席位超过三分之一。选民的思维很简单,你满足不了我的话,我肯定把你赶下台。正如,2008年的台湾立法委员选举,国民党囊括超过三分之二的席位,选民狠狠教训了民进党。所以,我们又换一个角度来看,接下来可以预期,即使2017年不能普选特首,那么在2022年肯定可以普选,因为香港反对派会失去立法会的否决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6楼lwjack

2楼 monqmc
李飞原话:“如果有人说,2017年不实现普选,2022年还可以重新来过,那么我想说的是,香港可能因此而错失的发展机遇是不可能重新来过的。”

坐等立法会否决,坐等香港直辖市的建立!

港灿不吃苦头不会明白道理,


既然作死,就让他们去死吧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