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环湖记》

半年前,一直计划着再一次环东江湖。每年,我们都有两三次环东江湖。但俗人俗事多,特别是我们的组织者更是日理万鸡(机),所以从春天一直拖到夏天,转眼又进入了秋天。

2014年8月22日晚上,接到江湖老大(曹局)飞鸽传书,召集天下英雄下江湖。由于此次环湖的强度不小,所以不打算邀请新人参加,凡参与者要么是名震江湖的人,如大名鼎鼎的渔夫。要么至少在江湖上闯荡两年以上,总骑行里程上万公里才有实力参加,

2014年8月23日早上5点半,八条英雄好汉从四方八方秘密集结在东江门楼老大的城堡里门前,在老大一声令下,个个摩拳擦掌,人人跃跃欲试,纷纷跃入江湖。

渔夫,骑界第一人,实力之强,成名之早,在资兴稳坐第一把交椅,无人匹敌,罕逢对手。他最大的爱好就是不断参加全国自行车的比赛,欲与天下英雄一争高下。

老大,自称普洱人生,从前喝酒如牛饮,半隐官道后,弃酒端茶,非普洱不饮。早两年以180多斤伟岸的身躯加入骑界,每天坚持骑车50公里,连续爬8公里山坡,风雨不断,雷打不动。半年时间,硬是从自己身上甩去40多斤肉,成为减肥的经典。此人两年已骑烂三部山地车,可见用力之猛,强度之大。

按钮,人生得比较秀气,样子斯文,但每天在群里废话最多,人缘极好,常常江湖救急,骑界朋友都称呼他为妞妞。有一次,渔夫的外胎在半路被割,他居然送一个内胎去,后又返十多公里重新送去一外胎。入道四丶五年,功夫不见长,但也不落后,反正是他带出来的徒弟大都比他强,搞得他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从前每天早晚两次骑车,现如今早上改徒步了,我们都说他感情不专一,三心二意。

大黃,手比心巧,什么东西都能修,你要是给他一原子弹,他准能给你拆下来,还给装上去。前年从公务员领导岗位退下来的当天,跟我们远征乐昌、丹霞山、坪石,一路风声水起。13公里的广东九峰山,如踏平地。

东皮先生,高度近视,此人在江湖上默默无闻,只缘在前年东江湖山地车比赛中一下冲进前十名,取得第八名的好成债,一夜之间名震江湖,从此江湖中人对他刮目相看。

游山玩水,老骑手,骑龄长,但功夫却不成正比,每次跑长途几乎都会把自己的腿拉伤,好几次半路搭车回来。一说跑长途,毫无底气。

欧阳,衡阳人,一口谁都听不懂的普通话。此人也是一个怪侠,上坡飞快,没几个能超过他,可一遇到下坡,哪怕就是小点的坡,都得下来推车,胆小如鼠。

我,八路,就不用扬刀立万了,天天就骑车那点事。上班没精神,下班劲冲天。

5点半,集合完毕,就差渔夫没到,打电话联系,答,已经到了十字路口。我们七人全都听傻了,从新区到东江门楼一路十多个十字路口。还好,他天生神速,一会就到了。

八人乘着东江的晨风,走在天刚蒙蒙亮的路上。

来到二号桥,桥上挤满了游客,长枪短炮对着河面,只等第一缕阳光在河上升起。莫道行人早,更有早行人。

从猴狜山瀑布到小石板的最高处,整整六公里,且坡度不小,新手一般只骑一半到大坝观景台,便不再上了,后面这三公里强度更大,弯急坡多,是练车的好地方。

当最后一位骑手爬到小石板时,一轮红日从东江湖上缓缓上来,金色的阳光涂满我们挥汗如雨的脸。

队员到齐后,老大一声令下,一口气杀到清江去。

八人听令,纷纷拍马杀下山去。

小石板下去沿湖十多公里,就到了大江码头。此处,是游泳的最佳去处,自从大坝禁游后,游泳爱好者便选择到这里来。

爬两不大的坡,就到了合理农家。从这往山下望去,一湖碧水躺在秋天里,湖的右边的山坡上撒落着大大小小的村落,山间有许多白石头如羊群自由自在地啃草,山上的空地几乎栽满了橘子树。还未到橘熟时,橘子还泛着青。品相好的橘子全用白纸包裹里,等收成时能卖个好价钱。

一路向前,橘子越来越多,成片成片。

清江,盛产橘子,生产出来的橘子,闻名全国。特别是清江青草村产的橘子,称得上橘中之王。

除了品种,土壤,更来源于东江湖特有的气候三者不可缺一成就了清江橘子的名头。以致于好多大城市的人们对清江橘子情有独钟。

八点,到达清江。早餐,每人一碗粉。

从清江到滁口有30多公里。

清江下来直接湖边,过一大桥,来到湖的右边,接着开始上坡。

缓上坡7公里,来到山顶,这是一段平路。渔夫说,山下有一片古民居,值得一看。妞妞丶游山玩水丶欧阳他们曾经去过,不想下去了。我们让欧阳带路,妞妞他们俩在前面等我们。

一个陡坡下去,只见一群古建筑默默地藏在山谷中,四围全被高大的松树包围着,如果没有人提醒,谁也不会注意这里还藏有一个古村落。

可惜古代建筑破坏得太多,有几栋怕是撑不了多少年了,如风烛残年的老人,风雨一来,就会倒塌。大门对面的荷花池已长满了杂草,很难想象当初的"一面荷花三面柳"的情景来,但从古建筑的门前石墱丶石刻上不难读出当年的风彩。在这样的国度在这样的乡村,是没有几人珍惜我们古代建筑文化的,他们宁愿花大价钱去另造一批一钱不值的假古董。

古人在欣赏美、创造美的水平永远高于今人。

回到大路上,与他们汇合,又继续向前。

过一检查站,就是宜章县的地界了,两座大山夹着一条长长的峡谷,峡谷两边种满了稻谷,谷子还未黄,应该是中稻吧。

走出峡谷,下一大坡,过一煤矿,来到山下。到了分岔路口,右边省道去宜章长策,左边才是去滁口。

进入县道,过桥就开始爬坡了。抬头望去,一座高山耸入云端,白云正盘旋在山顶。据当地人讲,山顶的白云终年不散,足见山之高。此山就是闻名全国的钨矿一一瑶岗仙。

从山下到瑶岗仙镇,六公里。站在镇里,瑶岗仙挺立在对面,如仙人般屹立不动,无论你狂风暴雨,还是日晒夜露,无法动挪动它半分。

我一马当先,东皮先生紧随其后。

八公里的下坡。当我站在裸露的瑶岗仙山前,不觉黯然神伤。现代人真是无所畏惧,他们硬是在神仙身上打出许多洞来,把神仙的一件彩衣撕裂成碎片,惨不忍睹。也许有一天仙会发怒惩罚他们。我在暗暗祈祷,仙啊,你别忍耐太久,给万恶的人们略示惩罚吧,好好教训一下这帮不敬天地山川鬼神的粗人。

今天上午天气真好,我从东江开始一路赤膊到了瑶岗仙山脚下,一眼泉水从山洞里流出,应该是仙的眼泪吧?

太阳出来了,我在洞口洗了一把脸,把衣服穿上,这时我们老大也飘吟而至。

不多久,又来到了湖边,水绿山青。还有几公里就要到滁口乡了,这是我们今天的第一站。

我们老大交游甚广,江湖上的朋友很多,只要一亮出老大的名号,无不望风而归。

这不,我们刚一闯进滁口,就有当地的堂主接待,我们跟在老大屁股后面耀武扬威,狐假虎威,明火执仗,打家劫舍。

酒过三巡,肉上几碗,我们便开始放肆起来,纷纷调侃渔夫,谓渔夫,昨晚是不是陪姨妺去了,一上午心慌慌,软绵绵,腿无力,无精打采。不过,今天渔夫表现太差,半点也找不到从前神勇的样子。

滁口,四面环山,不远处,一条只有一百多米宽的峡谷引来一湾湖水,有如桃花源一般。

下午2点,沿湖岸向外扩张,这一路风景尤佳。如走在一条长长的走廊上,左倚山右临水,可惜不见美人来。

五公里行廊,来到滁口古渡口。此乃天堑,神仙难渡。

半小时后,一艘渡轮把我们送到了对岸。

上岸不久,来到欧阳怪侠老表家中,从树上摘来梨子招待我们。走时,任由我们带走。渔夫与妞妞把包都塞满了,这帮土匪,吃不了兜着走。

没走出几公里,便暂时告别湖岸,转入山区。在一座大山前,队伍停在一个叫黄莲寨的村子休整,边吃梨子边胡扯。

我跟东皮先生下河摸螃蟹,小河的水很透亮,许多石头随意躺在河床中,水从石上轻轻滑过,小鱼在水中穿梭,遇生人毫不躲避。

没有抓到螃蟹,无功而返。

黄莲寨,我又知道这名从何而来?难道此地人苦,有如黄莲?不过这地方山水很美,你只稍抬头,前面不远的山上,有两棵松树,高高站在山顶,鹤立鸡群,大可与黃山的迎客松一较高下。

下午五点,太阳还在西边的山顶上不愿离去,但我们要离开黄莲寨了。黃莲寨,没有女寨主招我们为附马。

八公里的坡横在我们面前,朝着那两棵松一路向上,路两旁一层一层的梯田在斜辉中摇曳生姿。这坡不是很急,蜿蜒曲折,沿山而上。

一路下坡就到了龙溪。这时,我们老大人品爆发,下坡时把胎扎破了,差点栽入山下,好生凶险。

到了龙溪中学,离龙溪乡只有五六公里了。

龙溪,毛泽东曾战斗过的地方,192几年,嘉禾的萧克带着嘉禾子弟一千多人枪到龙溪投奔毛。建国后,毛泽东有一次对萧克说,我们是在龙溪十二洞认识的。

下午6点,八人胜利在龙溪会师。

妞妞给老大在补胎,我们等饭吃。老大江湖人缘广,走哪吃哪,早有人在饭店候着呢。

又是一通胡吃海喝,酒醉肉饱后,把队伍开进了龙溪乡政府招待所。

妞妞有一特殊功能,到哪都能闻到WiFi的味道,乡政府有免费的网络。我抓紧传照片上空间,让大家先睹为快。

招待所敞开为我们服务,我们二人睡了五铺床,龙溪山区的夜晚很凉爽,山风袭来,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8月24早上,五点半,妞妞在二楼大喊,起床,吃早餐。

我起床爬上二楼另一栋楼的屋顶,东山上一片红云,煞是好看,渔夫比我还早到一步拍起美景来。

6点,到昨晚吃饭的饭店用早餐,只有面条。

6点23分,八人迎着龙溪的第一缕曙光踏上归途。

一上车就开始爬山,还好,坡只2.3公里,渔夫今天的状态明显比昨天好多了,估计是昨晚没出去找龙溪村姑;老大永远是一马当先;妞妞跟游山玩水凡是上爬就注定收尾。

下坡8公里,一个个争先巩后,可怜的欧阳下坡就轮到他收尾。

下完坡,就到了东江湖边,这一带属于老旧市乡,现归白廊乡管辖,昔日热闹繁华的旧市几乎看不见一个年轻人的身影,只有几个老人在管理着这一片片果园。

再往前,到宋唐村,几个橘农用箩筐装着几担橘子看见我们经过高声叫卖。

一会到了布田村的东京窝大桥上,快到家了,大家合影留念,渔夫还把大旗扯出来,真是拉虎皮,扯大旗。

布田,曾经的革命老区。当年八一南昌起义,朱德丶陈毅带着起义失败的队伍逃往井冈山,在布田休整一周。他们走后,布田百姓跟着遭殃,被国民党血洗布田村。四九后,布田人去北京找朱德,可他不承认布田是革命老区。唉,那么多人白为他们死了,而他们却在京城高官任做,俊马任骑,美女任搂。

离开布田,前面就是我老家。离开老家二十多年,几乎没有人认识我了。近乡情怯,我只有匆匆告别总出现在梦里的老家,但不是今天所经过的,我的老家在湖底。

从我老家上一小坡然后下十公里坡到达竹洞,这里有两条路,一条直通龙溪,但得爬一个13公里的陡坡。另一条就是我们今天走的路,绕湖半圈,湖光山色,尽收眼底。

穿过竹洞的峡谷,路旁的稻谷开始转黄,在早上的阳光中分外耀眼。

向前几公里,就是竹洞大桥,左边一个小水泥通向美女骑友猪猪的家。前年,我们与郴州骑友30多人一道骑车赴猪猪家里,土酒丶土狗丶土鸡丶土鸭,还有我们这群土匪,把猪猪家闹了个底朝天,那真是一场豪饮豪吃。

过了桥就是竹洞村来巫组,我曾有故事发生在这里,虽无缠绵悱恻,但也凄婉哀怨。且带过不提,也许有一天会在我另外的故事里出现。

来巫开始爬坡,六公里左右。下山又六公里,来到天鹅山大桥。此桥在当年修建的时候号称亚洲第一桥,悬空高度差不多200米。

集体下车休息,十点太阳渐渐热了,我与大黄把头巾套在头上,活脱脱一恐怖分子。

走了十公里,我把他们引到了另一条小路上,从这上三公里,有一村子,叫烂缸担,有一个传说。相传清朝中晩期,此村死了一老人,请来一地理先生勘坟口。此先生不凡,他为老人选的坟址,脉线恰好跟紫禁城皇帝坐的那把龙椅在一条直线上。把老人下葬后,皇帝坐的龙椅直摇摆。这还得了,赶紧请京城的地理大师一探情形。到底是京城的大师,一眼便看出端倪,马上派人一路寻来,把老人的坟挖出来,用土填上,并贴上封条,北京城里的皇帝那把龙椅才稳当下来。

从烂缸担下来没多远,就是东江湖边。到杨林码头,码头过去就是望城水库,离兴宁只有三公里远。

老大与渔夫坚持不去兴宁,而是直扑白廊码头。众人无意议,沿湖边踏上去白廊的路。

中午12点不到,进入白廊。这里不是老大的地盘,我们只能自己纳粮。

下午2点,西边的天空爬满许多云彩,太阳躲在云后,不肯出来。老大果然发令,走在新开的白廊至长盈头码头的环湖路上。新路只铺好地基,大车一过,尘土灰扬,我们走出这十多公里,一个个灰头土脸。

刚走出新路,天空下起雨来,还好,不是很大,只把路面打湿了。

八公里坡,今天爬坡的任何全部结束。

进入省道323,在候车亭,稍作休息,老大又是的一声令下,一口气到家,不再停留。

山海那5.5的下坡,我们单车比小车还快。

下完坡,过仁里,至东江大桥,下一步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两天的环东江湖基本结束,全程230多公里,属典型的腐败游,东皮先生意犹未尽,一路对我说,昨晚该连夜从龙溪赶回来,我未置可否。我们的原则是,不抛弃不放弃,不离不弃。

2014年8月25日风雨楼中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2014年8月环东江湖记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