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澳大利亚在面对中国和美国时似乎总体现出一种矛盾纠结的心态,一方面不断增进与中国的经贸往来,另一方面又在继续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合作。澳大利亚政要近来屡有对华“示强”之举,甚至有议员爆出辱华言论,本月12日澳美年度部长级会议期间双方又签署军事合作协议……这些动作是否透露出澳大利亚正有意向美国靠拢并疏远中国?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和国防研究中心教授休·怀特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澳大利亚的行动传递出一个信号——澳正在追随美国来回应中国崛起,这应引起中国的高度重视。怀特认为,澳不能自欺欺人地认为中国实力增强这个事实不存在,随着中国实力增强,澳大利亚与大多数亚洲国家都应期待中美能通过协商来确立新的亚洲安全秩序,共同分享在亚洲的权力,以避免冲突和对抗。

美澳“不情愿”中国日益壮大

环球时报:澳美同盟本月新签署一项有效期为25年的军事合作协议,双方紧密的军事合作是否反映出,澳大利亚的外交策略越来越向美国靠拢?

怀特:这项协议更多的是细化和具体落实双方2011年达成的共识,并在政策和行政层面加以巩固。我认为,它并没有新增更多内容,但传递出的象征意义非常值得重视。首先,美国意识到自身在亚洲的主导地位正在被中国削弱。其次,澳大利亚做出明确决定——欢迎更多美国驻军,欢迎美海军、空军访澳并开展军事演习,这意味着澳大利亚正在追随美国的策略以回应中国崛起,并为其提供支撑。因此,这项协议不仅体现军事层面的合作,更重要的是体现澳美在外交策略上的抉择,它反映出澳美同盟的战略正在转向亚洲、转向中国。

环球时报:澳大利亚为什么愿为美国提供这种支撑?

怀特:可以看出,这项军事合作协议的作用是为实现美国更广泛的目标——在亚太地区强化军事实力,遏制中国。协议既是美国战略重心重回亚洲的信号,也是澳大利亚支持美国遏制中国这一战略的清晰信号。从中透露出,美国和澳大利亚都不情愿接受中国在亚太地区起到日益重要作用这一事实。

环球时报:那么,澳大利亚情愿做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的一个支点吗?

怀特:在美国提出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中,澳大利亚被视为“战略支点”。但实际上,我认为目前就连澳大利亚政府都不能完全认清这一问题。澳大利亚很多人,包括政府,都不希望看到中国真正挑战美国在亚洲的主导地位。这样,澳大利亚就不必在美国提出以遏制中国为目标的旧模式,以及中国希望在亚洲地区发挥更重要作用的新模式中做出抉择。因为这两种模式是对立的、互不相容的。澳希望两国可以通过协商,各自做出妥协,建立新的亚洲地区安全秩序。

澳不希望中美是对手,但却站在美国一边

环球时报:回看一个多月来澳大利亚一些政要对华的强硬言论,您认为,澳大利亚目前对中国的真实态度是什么?

怀特:实际上,澳大利亚目前存在一种矛盾心态:一方面,希望美国像从前一样,在亚洲继续起主导作用,但也意识到中国日益强大,必然会在亚洲扮演更重要角色;另一方面,也期待中国能在亚洲发挥更重要作用,但这必然意味着美国在亚洲主导权上的后撤,担心美国不会甘心。中国经济的发展在30年间发生翻天覆地变化,这让澳大利亚和很多亚洲国家都有这样一种设想:经济发展上依赖中国,安全保障上依靠美国,这样就不必在中美间做出选择,打破目前的状态。

一方面可以说,澳大利亚希望美国在亚洲安全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事实上美国却没能完全展现出这一实力。澳还担心最糟的情况出现——中国和日本之间竞争亚洲主导权,并认为这将是影响亚洲地区安全的巨大的不确定因素。因此,为寻求地区平衡,澳大利亚现在倾向支持美国维护旧秩序。但另一方面,澳大利亚非常希望与中国保持坚实、互信、紧密的合作关系,这是澳大利亚人民的诉求。澳大利亚人对中国强大和崛起在根本上抱有非常积极的态度。

环球时报:在您看来,对亚洲区域安全,澳大利亚目前持何种态度和主张?

怀特:从澳大利亚的根本利益出发,澳主张中美通过协商谈判取得共识,不希望两国成为对手。但澳大利亚目前存在一个错误想法,希望中国在建立亚洲新秩序上只是谈谈,而不要采取实质行动。但我认为,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是非常严肃的。这是澳大利亚需要反思的,澳不能自欺欺人地认为中国实力增强这个事实不存在。这是导致澳大利亚目前在亚洲战略上站在美国一边,而不向中国倾斜的症结所在。

建议美中分享在亚洲的权力

环球时报:对于中国应如何推进“亚洲安全新秩序”,您有什么建议?

怀特:中国应进一步向国际社会阐释亚洲安全新秩序。目前中国对其倡导的亚洲安全新秩序的解释还不明确,我们能看到中国希望在新秩序中发挥更重要作用,但这个新秩序对亚洲具体意味着什么?目前,澳大利亚和很多亚洲国家还不是非常理解。

中国希望建立一个新秩序,我认为最好的方式是与美国展开谈判和磋商。中美之间保持良好、稳定的伙伴关系至关重要,这样双方在磋商过程中会更容易做出让步。对于新的亚洲安全秩序,我认为目前最好方式是:中国主张建立亚洲新安全秩序,但不要完全排除美国,同样,美国应接受自己不能绝对主导亚洲这一事实,与中国展开平等对话。同时,中国应该警惕,美国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国家。

环球时报:澳大利亚能起什么作用?

怀特:在促进中美平等对话协商上,澳大利亚态度和行动应更积极。很多澳大利亚人认为,美国要么在亚洲是主导角色,要么就什么都不是。我认为,其实还有第三种可能性,美国和中国分享在亚洲的权力。澳应努力去促成这种平衡,这对亚洲安全来讲是最好的局面。可能有人会质疑澳大利亚在其中究竟能起多大作用,但应意识到澳大利亚与美国之间的紧密关系。而且,这一平衡可满足亚洲大多数国家的利益。中美双方目前“非此即彼”的态度值得商榷。妥协对双方来说都非常困难,但应去尝试,去促进理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