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铁血,我只是一个刚注册的新人,但是并不是我第一次打开这个网站。原因,以前是一种兴趣,而现在,却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我很明白铁血上的氛围以及舆论倾向性。暂且称之为左派青年的一个沙龙,当然也不缺少所谓的喷子。我相信会有很多人喷我,甚至诅咒我,希望我在下一秒就以各种稀奇古怪的死法消失在这个世界。很正常。

只因为,我是一名军人。

华裔军人

从属于”无恶不作,杀人放火,欺软怕硬“的美军了。也许你们以为我是一个杀人狂魔,又或者是一个毫无尊严的汉奸。或者二者兼有之,或者更坏更可恨。

这并不是事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问我自己,这条人生路走到这里,是怎么走过来的呢。我又如何变成了一名美国军人呢,这个问题曾经缠绕了我很久很久,而我的终点又在哪里?是巴格达某件破屋子里吗?不,那里,没能留住我。

慢慢地我就不想再去想这个问题了,并不是逃避,而是我发现,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是的,我们可以做出各种抉择,但命运的轨迹从来就是扑朔迷离,我不过是沧海一叶,随波逐流而已。命运如此,夫复何言。

当初选择这一条路,或者说也没有选择。

众所周知的,华人在美,特别是新移民,其实能做的选择很少。还要面临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极大限制了新移民在工作范畴上的选择:餐饮?洗衣店?抑或是缩在几个华人聚集点当混混?即使是大学毕业,找到一份所谓主流社会工作,也不过是一个白领,还要面對各种玻璃天花板以及旁人有意无意的刁难与漠视。

当然,也有很多福建偷渡过来的,他们的目标就是能在餐馆打工赚外汇寄回国,以后自己在开家餐馆,以至于现在美国不管什么偏僻角落小镇都能找到中餐馆,这是后话。他们也算是达成了他们的人生目标吧。

这些真的是我所想要的吗?我问我自己,很明显这些都不是我所想要的。 公平,是的,各位朋友也许觉得这不是什么难事,可是这却是我最想要的。却也是这么多年来我觉得最难获得的。

人世沉浮,光怪陆离中我在找寻这一份公平,我换过很多工作,最开始一份就是中餐馆。哪儿有公平吗? 很明显没有,福建人称呼每一个除了福建广东以外的人--北方人。我这个从天涯海角来的海南佬也被归入为北方人中,因为不会讲福建话被排挤,甚至于一帮子人对我说:“洒驴捏“夹杂着普通话所取笑。后来我才知道,这句话在普通话里的意思就是 ***。这儿得不到我所要的公平。同是异国他乡流落人,何必如此。

于是乎,我离开了。

后来我来到一家公司上班,白人居多,我也算是稍微融入所谓的”主流社会“?我当时觉得我终于可以不再被人排挤,打压了。于是我很开心的工作,很努力的工作。

可惜我还是错了,电影上那些彬彬有礼的绅士,那些春风入沐的淑女,都不属于一个几乎一无所有的职员,无论如何努力,上司只会说你干的很好,却还不够好,下次升职时候希望能见到你。无论如何尝试融入社交圈,却也只能收获那些装模作样的礼貌以及背后被称之为”中国佬“的排斥。

我寻找的公平不在这里。

从此充斥着我的夜晚的,是走马灯轮替的女人,满屋子飘荡的烟雾,以及地板上滚动的酒瓶,我感觉到了一丝的公平。堕落的公平。

在堕落中我游戏人间般的度过了2002-2007。光阴与金钱,就在避孕套和烟酒中一晃而过。

-----------------

那一年的某一天,我从曼哈顿下班坐地铁到了法拉盛,准备回去换衣服然后晚上去王子街那边新开的一家KTV,听说那边的公主质量不错,也有很多年轻学生或者也可以勾搭一下。鬼使神差的,我在路过那间我已经不记得多少次路过的征兵办公室边第一次驻足而立。看着窗户上的征兵广告,我沉思了。

难道我的生活就是如此继续堕落下去么,我所寻找的公平难道仅仅就是女人与烟酒?我一遍遍的扪心自问着。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的转折点吧,一个军人从门里走出来:先生,你有兴趣吗,我们近来谈谈吧。

我走了进去。

再后来的第二个月,我辞掉了那份在很多新移民眼中看起来不错的工作。

我签了陆军的合同,是因为那份当时看起来不错的签约金吧?

其实真正打动我的。

大家都是签了同一份卖身契在同一个马圈里等着出发的马,跑的多快,多远都很公平。

---------------------

于是我经历了训练营。

于是我来到了伊拉克。

战争,这可怕而又残暴的魔怪,在向我们挥动着血爪,尝试着一次又一次的吞噬掉我们脆弱的生命。

政客,这无耻而又虚伪的禽兽,在向我们发布着任务,命令着一个又一个的鲜活的血肉无奈的死亡。

我所能依赖的并不多。

我的槍,我的装备,我的装甲车,还有我那27个与我一同在那个人间地狱中挣扎求存的兄弟。

一起抄着枪冲,一起蹲在装甲车里打盹,穿着全套防化装备检测生化武器,放射工业废料。。。。。。

我们是胜利者。只因为生存就是胜利。

---------------

堕落者只有经过血与火的洗练才能重生。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必须与那些与流着同样鲜血的人们作战,我只能把自己送入阵亡名单。在弹雨倾泻中稍微抬高那么几寸身体,在炮弹来袭时稍微蹲慢那么几秒时间。种种方法不一而足。我并不怯懦死亡,我也不在乎身后骂名。

我不过是沧海一叶,随波逐流在这命运的海洋罢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