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本周发布的8月份经济活动数据表明,汇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预览指数从上个月的51.7大幅跌至50.3,说明中国经济过去几个月的轻微反弹势头正在逐消减弱。

在此之前,7月份数据也显现出放缓迹象,其中包括国内投资需求疲软,信贷增长大幅萎缩等。有分析指出,鉴于中国经济一直是全球增长的主要引擎,中国经济的低迷会对缓慢的全球经济复苏构成影响。

有观点也指,随着中国经济逐渐放慢增速并实施转型,中国对国外资源的需求将会减少,而作为中国庞大资源需求的最大受益国之一,澳大利亚将遭受重大影响。

对此,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Australia-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副主任劳伦森(James Laurenceson)昨日也在澳大利亚The Conversation网站发表文章,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全文编译如下:

随着中国日渐重视以消费带动经济增长的发展模式,经济评论家们也开始担心,这种转变将对澳大利亚带来的影响。
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汇丰中国制造业

有观点认为,随着中国资源及能源投资的收紧,诸如铁矿石及煤矿这样的矿产品价格将不复当年之勇,澳大利亚在自然资源领域的投资也将随之衰竭,并将承受“经济创痛”。
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澳大利亚经济学家郜若素

也就是说,在经历快速发展之后,澳大利亚经济或陷低谷。澳大利亚经济学家郜若素(Ross Garnaut)警告说,如果当局不采取应急政策加以应对,居民或将面对实际工资及生活水准长期下降的前景。

曾为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担任经济顾问的安德鲁?查尔顿(Andrew Charlton)也在澳《季度论文(Quarterly Essay)》杂志中发表题为《龙之尾:中国经济繁荣背后的国家》的文章,表达了类似的忧虑。此外,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也以同样的主题发表文章,直指澳大利亚是亚太地区最易受到中国经济转型影响的国家。

的确,在中国的经济再平衡中,澳大利亚难逃干系。根据最新贸易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对华产品出口的全年贸易额现已超过一千亿美元,这是澳大利亚与其第二大出口国日本贸易额的两倍以上。

但是,中国转向消费主导型经济真的会对澳大利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吗?

有些时候,足够专业资深的评论员也可能比实质研究机构分析得更加准确。实际上,有其它数据表明,即便中国经济转型将对澳大利亚带来不良影响,其程度也不会太大,而且,整体而言,中国转型带来的影响更可能是积极的。

在2011及2012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经济学家曾为中国经济再平衡设计对应模型,并指澳大利亚因应受到的影响微不足道。澳大利亚的灵活汇率及自上世纪80年代启动的杰出改革,也为澳大利亚经济提供了良好缓冲。

在矿产价格这一关键问题上,IMF和澳大利亚资源能源局(BREE)作出了同样的判断:价格或将降温,但无跌破风险。

就澳大利亚最大出口创汇矿产铁矿石而言,IMF和BREE均估计,直至2019年,其价格都将维持在每吨90-100美元区间,要知道,其历史平均单价是20-30美元。

而据澳大利亚财政部5月份一次详细分析指出,该国整体贸易条件(出口对进口价格之比)将在2012-2013和2017-2018两个财年间下降16%,并在随后回覆稳定。消息乍看让人一惊,但要是跟过去十年80%的罕见增长相比,未来几年的下滑幅度就不足挂齿了。

当然,随着现有项目的陆续完工,澳大利亚在资源及能源领域的投资也将有所下降。

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中国经济转型

BREE指出,从2013年4月至今,募资投向已由峰值2680亿美元减至2290亿美元。不过,随着新矿的发现和投产,这些下滑也会得到抵消。BREE预计,到2018-2019财年为止,澳大利亚资源及能源出口将增长1084亿美元。他们补充道,虽然矿产相关投资的高峰延续了五年,生产及出口却将延续数十年。
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澳大利亚在资源及能源领域的投资也将有所下降

有一个更令人鼓舞的说法是,投资率只是影响中国对资源和能源需求的其中一个因素,其它的因素还包括经济增长率。

虽然,查尔顿担心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将会放缓,但据世界银行最佳估计,中国经济将在未来数年继续保持7%左右的增长,而在2020年之后,增长率仍将保持在5%至6%,而将在未来15年转变成城市人口的3亿人口,将为此提供了足够支撑。

这也将让中国对铁矿石、煤炭和天然气的需求继续高企。

抛开其它一些反面声音,中国经济再平衡不太可能带来急剧或突然效果。

在过去五年的每一年中,中国投资率一直稳定在同一水平上。在今年首季度,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几乎达到投资贡献的两倍,让不少人士感到兴奋,但到了第二季度末,二者的贡献率又重新回到相近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消费增长将加速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据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表明,在2009年仍占总人口10%的中国中产阶级,将在2030年占据70%以上,也就是说,新增中产阶级将有8.5亿人左右,这是日本总人口的6.5倍。如果消费增长率更高的话,新增中产阶级还将增加1亿人。

对澳大利亚来说,这又是一次黄金机会——中国将近10亿的新增中产阶级将对澳大利亚非能源领域带来更大的需求,这包括农业、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等。

所以说,中国经济再平衡失效才是真正让人担忧的地方所在。过去一周的经济数据已对中国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方式敲响警钟,加以十年,当消费带动经济增长的概念在中国足够成熟,希望中国经济再平衡也将最终达成。

澳大利亚已到“最后时刻”得罪中国必将引火烧身

外交学院亚太研究中心主任苏浩对《环球时报》记者称,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的经济利益取向逐渐融入亚洲。

澳大利亚同中国的经济关系非常密切,按理说它应该同中国和和气气的,经济上才能更好。但恰恰相反,澳大利亚一直把自己视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代,并坚持自己的西方价值取向。

对一些澳大利亚政客来说,越是在经济上依赖中国,他们越认为必须在价值取向上回归西方,在意识形态上就越要强调自己的西方属性。

伦敦大学学者布里克对《环球时报》表示,虽然帕尔默的言论遭到澳大利亚朝野政党的批评,但不可否认的是,澳大利亚最近的对外政策是有些咄咄逼人的。

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这其中包括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早前访问英国时,表示反对苏格兰选择独立,以及这位总理早前在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见面时,“赞赏日军在二战期间的作战英勇”等等,都招致其他国家的不满。

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布里克认为,这样得罪人的表态,反映出澳大利亚在靠上美国后,似乎是想向世界表明自己是一个“有态度的大国”。

“俄罗斯之声”称,目前澳大利亚更加紧密地捆绑在美国的亚太战略框架中,使其与中国的关系复杂化。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
中国约占澳大利亚出口量的20%。可以说,澳大利亚经济在很大程度上借助于中国才得以避免世界金融危机的重击。

暂时看来,堪培拉还能够有效地左右摇摆,既不背叛美国、也能保持与中国的建设性经贸伙伴关系。

但从前景看,澳大利亚还是面临着复杂的抉择:是重新审视与美国的联盟关系来改善与中国的关系,还是就亚洲安全问题紧随美国的政策。

苏浩称,澳大利亚本来就是移民国家,凭什么对中国投资说三道四,这显现出一些澳政客扭曲的傲慢心态。澳大利亚的西方属性以前在亚洲没有一个抓手,也没有重要的依靠。

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P></P>在美国“重返亚太”之后,正好给了澳大利亚一个依托。这也是它最近这么强势和高调的重要原因。

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但玩火玩久了,很可能烧到自己。要知道,没有中国,澳大利亚不可能在这次金融危机中保持基本稳定。

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人与人之间是这样,国与国之间也是这样,平常时节看起来都挺哥们的,关键之处才显露真心。

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长期以来,中国与澳大利亚关系一直不错,两国之间经贸与人员往来非常密切,笔者就曾多此到过澳洲,感受民间交往确实很友善,如果不是最近一个时期澳大利亚在战略上种种反常的表演,大多数中国人都不会想到中澳关系能出现什么危险。

但无情的现实是,澳大利亚在战略上也是中国的敌人。

种种事实表明,澳大利亚在战略上紧跟美国,是美国霸权一个很忠诚的助手:

一是甘当美国围堵遏制中国的垫脚石。美国正在强化其在澳大利亚的军事存在,正在更大程度上发挥澳大利亚的作用。这一进程早已开始,澳大利亚的几届政府包括陆克文在内,对此都开诚布公、毫不讳言;

二是澳大利亚并不只被动地甘当美国的“人梯”,它还围绕美国重返亚太的总任务、总目标积极行动。加强日澳关系,与日本联手就是其中的重要内容,澳大利亚大规模购买日本潜艇,等于是催促日本打开军工生产大规模扩张的闸门,具有突出的开创意义。
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笔者几年前就已经多次说过,释放日本的战略潜力对付中国是美国既定的战略方针,对此,澳大利亚理解得非常透彻,其急不可耐之情,可以从最近阿博特对二战日军的赞美中可见一般

阿博特并非不知道二战期间日本曾袭击澳大利亚大陆,并非不知道许多澳大利亚人因此死掉,他之所以置这些于不顾,公然赞美一支罪恶累累的法西斯军队,其用意在于从精神上为日本减负洗罪,让日本新右翼快点放下思想包袱赶紧重新武装起来。“快点冲,大胆上!”这大概是美国和澳大利亚对当今日本的共同呼唤。

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最新的事实是,有关马航班机在乌克兰被击落一事,澳大利亚又一次冲在了前面,是少数几个大张旗鼓问罪俄罗斯、借机发难的出头国家之一,表现得十分显眼。

澳大利亚上述这些表现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哪个政客好恶问题,而是澳大利亚战略取向的真实写照。对澳大利亚在霸权体系中的功能和位置,美国的战略家们十分清楚,不久前,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公开警告澳大利亚,不要过多地依赖中国,言外之意,就是要澳大利亚做好有朝一日与中国摊牌的准备。

这些事实在中国激起了很大的反响,特别是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对二战日军的赞扬,更是让大多数中国人打心眼里厌恶。但是,笔者以为,仅仅厌恶是不够的,中国人还必须要因此而“知马力、见人心”,要因此有所启迪:

第一,中国必须理性地懂得,澳大利亚是霸权围堵、遏制中国的重要力量

不管感情上多么不愿意,多么难以接受,但每一个爱国的中国人都必须理性地懂得,澳大利亚完全是美国主导下全球霸权秩序的有机组成部分,在霸权的全球战略体系中具有独特的功能和特殊的地位,这些独特的功能和特殊的地位正在被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所利用,并且今后还将在更大程度与更高水平上加以利用,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向。

因此,展望未来,一旦中美之间发生大规模的冲突,中国必将面对来自澳大利亚方向上的军事挑战,首当其冲的是中国在南太平洋和南印度洋上的航运将遭受沉重的打击,对于以澳大利亚为基地的霸权海空力量,如果中国因为鞭长莫及而缺少相应的反制办法,则完全可能被掐断在这两个广大区域内的海上运输。

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未来的中美军事冲突一定将扩展到全球范围内,目前看来,事关利害而中国又鞭长莫及的就是远洋运输,这些地区有大西洋,南太平洋,印度洋等。澳大利亚是美国在海外最大的战略岛屿,其作用甚至超过夏威夷群岛,澳大利亚的海陆空力量,其实质就是美国力量的一部分。
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第二,中澳经贸联系战略上的价值有限而且片面

不可否认的是,中澳之间有着密切的经贸联系,这种联系对于两国的经济发展与人民生活都是重要的,但是其意义与价值终究有限,经不起战略风浪的冲击,用一句老百姓的话说,就是“靠不住”,这才是中澳经贸联系的根本属性。

“靠不住”的东西能利用的时候当然应该充分利用,但必须留一手,做到有备无患,以便死了张屠户,不吃混毛猪。
北京发动最凶狠报复:澳大利亚遭灭顶之灾

第三,类似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不止一个

对中国而言,战略上紧跟美国,但表面上与中国关系又很密切的各种形式的“澳大利亚”为数不少,绝不仅仅是澳大利亚一个。这其中包括英国、加拿大、新西兰、以色列,也可能还有法国、西班牙等一系列欧洲诸国。

因此,在战略上中国应该跟哪些国家走得近,跟哪些国家应保持应有的清醒,这十分重要,否则难免被人家耍来耍去,当成一个傻乎乎的战略玩偶。

总之,最近一个时期澳大利亚在战略上的表现可圈可点,对于中国人民来讲,有强烈的教育意义。对此,中国必须对澳大利亚的政客们,其中尤其是总理阿博特外长毕晓普之流,衷心地说上一句“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