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06年我带大学生军训,有个别刺头的大个(东北嘛,有不少1米八一米九几的)休息的间隙故意挑事还从后面抱住我的腰试图连大胳膊“捆住”我,打着开玩笑的名义取乐。我当时心里很火但不变发作 直接双腿岔开重心下蹲,臀部一拱,向前猛蹬地屁股后座动作连贯,那小子直接撂倒 后面不服还要和我掰手腕都没戏,他们中间也有个别对教官很好的学生记得是甘肃的一个喜欢踢足球看到我的腹肌回去对那些学生大吹特吹说我的腹肌如何如何(憋气的时候我叫那几个学生对着我腹部打了十几拳,啥事没有)从那以后学生都一个个很乖,后面阅兵,56瞄准,实弹打靶。。当时带的是材料与科学专业在带他们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从开始的叛逆到对我留恋我都看在眼里。后面军训结束有个别送礼物给我的我一口回绝,当天会餐也有很多学生找我合影并送礼物给我,而我不敢留下任何联系方式(连队有交代),他们阅兵完事后我们教官队伍整体的也走一遍给他们看看标准--学生们欢呼 那段时间天天都有金嗓子喉宝 会餐完回营 中间没有不愉快,我现在还有几张他们的照片。。。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