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8月23日贺卫方在其新浪个人微博上发文说:“依据基本法,香港特首除年龄国籍规定外,只有47条规定的‘廉洁奉公,尽忠职守’,爱国爱港并不在其中,人大提出此要求合否基本法存疑。”贺卫方还在微博留言中表示:“爱国爱港标准何在,谁界定?太难。(选自****站)

贺教授的微波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对者有之,支持者有之。贺教授何其人也?根据百度资料,贺教授的简介如下:男,1960年7月生,山东省牟平县人,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82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法学学士),1985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硕士)。1985年起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并主持《比较法研究》季刊编辑工作。1995年调至北京大学法律学系任教。1992年被聘为副教授,1999年被聘为教授。1993年6-7月美国密执安大学、1996年6月-1997年1月哈佛法学院访问学者。担任北京大学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兼任全国外国法制史学会副会长,中国法学会比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等社会职务。

这样一连串头衔下,中国名校里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的人总归不会差吧。确实,光从其微博内容上来看,也无可厚非:基本法哪里有写特首要爱国爱港?假设,不是贺教授发的微博,假设贺教授没有如此多的头衔,也许这个话题可能被一笑置之。然而,偏偏是这样的专家教授(不是外星来的空降教授哦),对中国的法律了如指掌的人说出来的(一般人还真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规定),那就不一样了,其影响广泛、迅速,而且负面影响远远大于正面影响。

1.贺教授寻章摘句,罔顾基本规律基本素质要求。

诚如有的网友的评论,并不是所有的内容是一部法律能涵盖的。太阳的东升西落,时间的日夜交替,做人吃饭穿衣,人的基本素质要求......都无法一一体现在任何一部文件中作为法律依据,能规定也只是依据事件或者特定的环境来进行部分引用和阐述。比如诚信是人的一个基本素养之一,我们可以在具体案例中指责一个人撒谎,但是不能定义说你一定要诚信,否则不能做XXX事情。否则,这样的文件将永无止境,罄竹难书。

回过头来看教授的意思,因为基本法没有规定你要爱国,所以,我不能提爱国的标准,提出来就存在法理质疑。换言之,如果特首不爱国的,即使是坑蒙拐骗博得了特首的职位,那他也是符合法律,他即使将香港卖了也是中国和香港自找的。谁叫你法律没有定义清楚呢?这岂不荒谬?!

2.贺教授开先例找基本法漏洞,为某些人开路。

贺教授的本身专业素质无人质疑,但是其做法却非常幼稚。可以说,他不是潜伏在大陆的与招显聪一路货色的分子就是一个大大的政治白痴,说的好听点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

他不顾自己身份,由一个北大的法律专家以微博的方式将基本法的漏洞(退一万步,假设这个是漏洞),那么招显聪之流会是什么反应,肯定到处借来使用:看看看看,连政府名校的专家教授都说基本法是漏洞百出,没有这个规定那个要求的......不清楚状况者很容易被蒙骗,是否中国高层出现不同的声音,是否本身香港特首的条件没有那么严,是否香港特首只要治理好香港没有必要考虑祖国......其恶劣影响,根本是不可评估的。

可以预见,相信以后会有更多的招显聪来步贺教授的后尘,寻章摘句断章取义从国家或香港的文件中找漏洞,混淆视听,以达到浑水摸鱼的目的。

其实贺教授表达自己的意见的途径有很多,为什么将一个似是而非没有定性的问题公诸于众?似我等小民只能猜测其是否真的别有用心。

以前听战友们评论教授专家害人不浅,其文化程度越高、其职位越高、其权威性越大,害人的严重度和广度都大大超乎常人想象,我等小民也只是不置可否。可是今见贺教授之微博,方才感慨--犯罪分子不可怕,可怕的是掌握了知识的犯罪分子。

谨以此篇,警醒某些教授专家谨言慎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