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战时期,希特勒通过派遣“第五纵队”深入荷兰民众之中,故意散布“德军装甲部队燃油消耗殆尽”的谣言,致使荷兰军方被虚假信息误导后放松了警惕,被德军乘虚而入,不足5天就败下阵来。当时的荷兰领导人威廉明娜女王回忆起这段国家屈辱史时,不无悔恨地说:“亲朋好友间奔走相告传递的虚假流言毁掉了民族安全。”

联想到时下热门的网络社交平台上,各种流言谣言不仅无处不在,更以“朋友圈”的传播形式无孔不入,让人防不胜防。然而正是由于好友和熟人充当了信息的筛选者、把关者、发布者,使得“朋友圈”具有了先入为主的可信度和说服力,扰乱官兵思想认知和价值判断。

谣言往往比真相先于一步抵达,这是媒体传播的基本规律。当谣言贴上了“朋友”的标签,更加降低了受众的“免疫力”。《战国策》载:昔者曾子处费,费人有与曾子同名族者而杀人。人告曾子母曰:“曾参杀人!”曾子之母曰:“吾子不杀人。”织自若。有顷焉,人又曰:“曾参杀人!”其母尚织自若也。顷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参杀人!”其母惧,投杼逾墙而走。由此,足见谣言传播之危害。

莎士比亚说过:“谣言是一只凭着推测、猜疑和臆度吹响的笛子。”为什么明明是“舆论毒药”,手机微信等“朋友圈”中的各式谣言却总是屡禁不止?究其原因,主要是别有用心的传谣者利用“朋友圈”中对彼此的信任,实现了真实上的快速认同、目标上的快速抵达,可谓零成本制作、零障碍传输,使得个别“朋友圈”无形中沦为散布谣言的“温床”。

习主席指出,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当前,互联网已经成为意识形态交锋的主战场,特别是微信、手机QQ等即时通讯工具迅猛发展,对我军思想政治工作提出了新挑战。在此背景下,若不能增强政治敏锐性和辨别力,始终保持清醒头脑,就很有可能被夺取“制脑权”,遭遇“政治转基因”。

“朋友圈”里有陷阱,“朋友圈”里有较量。广大官兵要严守政治纪律,筑牢思想防线,不仅不信谣不传谣,而且对谣言坚决加以抵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