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解放军炮兵高原训练 计算器不适应首射误差达千米

炮兵组装火炮诸元计算器(资料图)

8月20日下午,青藏高原深腹。随着团长桂晓明一声令下,18门某重型牵引火炮组成的炮兵群以排山倒海之势,瞬间将12公里外隐藏于群山之后的靶区化为火海——这是解放军重炮首次在海拔4700米的雪域高原实现了首群覆盖。

首群覆盖,在海拔3000米以下地区不算高难科目,但在4700米的雪域高原却难度不小。由于没有现成射表,所有射击参数需官兵现场总结、摸索。

火炮的射击精准度,受炮阵地海拔、风速、气温、气压以及炮弹药温等多种因素决定。通常,作为炮兵的“耳目”,处于前沿观察所的计算兵,只需将上述参数输入到巴掌大的火炮诸元计算器里,迅即会生成火炮的射角和射程。尔后,将数据提供给炮兵阵地,就可实施打击。

但这个计算器的适用范围,也就是火炮生产厂家提供的射表,仅适于海拔3000米以下的地区。这次的首发试射,根据厂家提供的射表,炮兵营打出的第一枚炮弹竟飞偏了近千米的距离。

为了消除误差,桂团长安排两组侦察兵持炮兵方向盘,分别在前沿观察所和其右侧山头同时捕捉弹着点。第二枚炮弹落地不到5秒,侦察兵们就分别精准测算出了弹着点。经过一番比对和计算,就推算出了了误差。

据此,计算兵很快修正了火炮的表尺和方向,射击精度随之大幅提高。上午,首次在高原实弹射击的炮兵营,当即创下了辉煌战绩:58发炮弹,55发优秀,3发合格。

“谁说大炮打不上蚊子?”桂晓明开玩笑道,“我们不但打上了,而且还是相当于蒙着眼睛,用了最笨的办法打的。”记者看到,炮兵营采取间瞄的方式,一举将12公里外,层峦叠嶂的山峰后多个靶标直接命中,部分靶杆栏腰被炸断。多数弹着点,距离中心靶区不到10米的距离。

通常,衡量单炮射击精准度的办法,就是看弹着点距离靶区中心的距离。按炮兵训练大纲标准,该重型牵引火炮的优秀成绩标准,就是看炮弹是否落在了距靶区中心点为圆心,直径为80米的圈内。按此标准评判,炮兵营大部分单炮成绩属于“顶级优秀”。

桂晓明所提到的笨办法,就是重新启用炮兵方向盘。实弹射击前,前沿观察所的侦察兵们本可以凭激光测距机,轻而易举地测量出弹着点的位置,但被桂晓明给叫停了,“激光测距极易暴露观察所位置,招致敌打击,要尽可能地多掌握些技能,以备不时之需。”

优异成绩的背后,是无尽的付出与忍耐。为了尽快适应4700米的青藏高原,炮兵营的官兵们忍着头晕目眩、呕吐不止的痛苦,天天坚持在训练场上。经过一番苦练,官兵们现已能轻轻松松于1分钟之内,实现单炮从行军转至战斗状态,3分钟即可撤收装备,快速离开阵地。

“履带作底盘的自行火炮,技术相对先进,但易受山地环境影响,制约其作战效能。”桂晓明说,“我们团现列装的牵引火炮,虽然操作麻烦、费劲。但只要熟练武器性能,照样能在战场上发挥奇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