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专家:日本很和平中国人却不理解 右倾因压力大

傅高义 [环球军事报道]编者的话:今天是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纪念日。邓小平被公认为20世纪中国的一代伟人,是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站在现在这个时代节点看,该怎么认识邓小平的功绩?怎么看他与中国当下以及未来发展的关联?《环球时报》就此专访了两位与邓小平有着特殊渊源的学者。一位是哈佛大学荣休教授傅高义(左图)——他的《邓小平时代》正在中国热销。另一位是复旦大学学者张维为(右图),他曾是邓小平的翻译,著有《改造中国:经济改革及其政治影响》、《中国超越》等专著。 现年84岁的傅高义(Ezra

Vogel),曾任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主任。傅高义长期研究日本与中国,曾写下畅销书《日本名列第一:对美国的启示》(1979)。2013年,傅高义历时10年写成的《邓小平时代》中文简体版出版发行。18日,傅高义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称,在“四人帮”被逮捕后,无论谁成为中国领导人,都会走上改革之路,但没有任何其他领导人能像邓小平那样使得中国的改革和开放如此成功。 邓小平有强大能力团结持不同政治观点的人

环球时报: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中国有各种纪念活动。您如何看待中国纪念邓小平的意义?

傅高义:我认为其意义在于这是对在邓小平领导下所制定的基本政策的肯定:结束阶级斗争;实行开放市场的改革;向外部世界完全开放,其中包括向美国、日本和欧洲学习;全面加入国际组织;寻求与其他国家建立友好关系,以便改善中国人民的生活。

环球时报:中国中央电视台推出的革命题材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8月8日开播,其内容在中国国内引起一些议论,不知您有无关注?对此有何评价?

傅高义:我计划在今后几天观看这一电视剧。我很高兴看到这一电视剧有助于拓展对于中国现代历史的公开讨论。

环球时报:《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聚焦的是1976-1984年这段历史时期,这也是您着重研究的历史时期的一部分。您觉得如果那个时期没有邓小平,中国又会如何? 傅高义:我认为,在毛泽东主席逝世和逮捕“四人帮”以后,无论谁成为领导人,都会走上改革之路。但我还认为,在当时的情形下,没有任何一位其他领导人像邓小平那样有着如此广博的经历,对于外国有如此渊博的知识,在党内和军内有如此众多的追随者,以及有着如此强大的能力以团结中国国内诸多有着不同政治观点的人民。当时没有任何其他领导人有这般品质使得中国的改革和开放如此成功。

日本右翼分子参拜靖国神社

xxx对未来中国有着远见

环球时报:您那本著作的中文名是《邓小平时代》。您认为“邓小平时代”指的是哪个时期,中国当下与“邓小平时代”的关系是什么? 傅高义:对我而言,邓小平时代始于1978年的三中全会,直至1992年初的南巡讲话。尽管1989年之后江泽民成为最高领导人,我相信邓小平的政策和行动仍然通过其南巡主导着中国,直至邓小平在十四大上转交接力棒,并完全从政治舞台上退了下来。

环球时报:您关于邓小平的著作英文版2011年出版,从那以后,您参加过很多交流活动,也说一直在不断学习邓小平,那么您现在对邓小平是否有了一些新想法、新认识?

傅高义:我对于邓小平的基本看法一直保持不变,但我同意许多中国人的看法,即xxx发挥过重要的作用,对于未来中国有着远见,这一远见对于指导中国的未来仍然有用。

环球时报:您也是日本问题专家,您曾撰文提到上世纪80年代的邓小平时期是中日关系快速发展的阶段,那个时候中日关系发展良好的基础是什么?对现在中日打破僵局是否有借鉴意义?

傅高义:邓小平认识到,中国在现代化建设中需要日本的帮助,特别是在工业上。他还相信,中国应该与日本继续永远保持这一友好关系,以便中国能够集中精力于国内和平发展。他感到苏联因过于聚焦于军事力量而伤害了自己。他想要使中国人对于日本人的日常生活有着更好的理解。他想要人们不仅注意到二战历史,也要注意到二战后日本在克服军国主义方面所取得的进步。

我认为日本和中国都将能从提倡更好的相互理解中得到互惠。许多中国人不理解日本变得多么和平,日本受到多大压力才会退回到更加军国主义的地步。

“中国梦”是基于邓远见卓识的合乎逻辑的发展

环球时报:您觉得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国梦”与邓小平有关联吗?您如何评价中国当前的反腐运动?

傅高义:我认为习近平主席的“中国梦”是基于邓小平远见卓识的合乎逻辑的发展。我可以理解为什么有一些中国人愿意提倡增强军力以迫使其他国家接受中国的领导。我认为如果习近平继续邓小平与其他国家发展友好关系的努力,中国将会变得更具影响力。

我认为习近平主席在反腐问题上取得了大胆而优异的进步。我相信,如果反腐运动想要继续取得进步的话,扩大法治与扩大媒体在曝光臭名昭著腐败案中的负责任作用,将十分重要。

环球时报:作为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在中美关系上做出了巨大贡献。现在,中国领导人倡导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您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有何评价?

傅高义:我认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目标与邓小平所指引的道路是一致的。我认为,对于中国的和平发展而言,重要的是避免使用武力解决不确定的领土争端,在国际组织中发挥更大作用,允许持有不同观点的外国人访问中国。要理解这些外国人到中国来是为了研究中国。中国也应更深入地了解其他国家,特别是日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