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Osprey出版公司军事书Men-at-Arms(MAA)系列第369号:日本军队1931-45(2)(1942-45)-Japanese Army 1931-1945(2)1942-45。原作者Philip Jowett,绘图Stephen Andrew,以下是该书的封面:

二战日军军服图册,上(1931-42年)

二战日军军服图册,上(1931-42年)

A:满洲(中国东北),1931年-32年

A1:一等兵,第2师团,1931年

这名一等兵戴最普通的用于大陆作战的早期01式钢盔,它绰号“樱花”,这源于它顶部铆着的金属物的形状。早在20世纪20年代日本军队就已驻扎在满洲的部分地区,并在1931年占领全境。这名士兵外穿毛加衬冬季外套,内穿90式(1930年版)毛料制服。他的行军装备包括早期版本的皮制背包和早期版本的水壶以及1905年造有坂38式6.5毫米口径步枪,直到1945年,这种步枪一直是日本军队的标准装备,尽管之前新的7.7毫米口径99式步枪已经被采用。

A2:二等兵,第1骑兵联队,1931年

1931年后日本在满洲和中国内地的作战中广泛使用骑兵。二等兵作为部队中低等的军人其军衔通过90式毛料冬装上的肩章得以显示,绿色(代表骑兵)燕尾型领章上的铜阿拉伯数字则代表他所在的团。图中的大盖帽是当时军人普遍戴的,但是很快它将被野战帽所取代,而当时陆军所有兵种的这种大盖帽都采用红色帽墙和棕色帽顶滚边。下面军人穿着裤腿掖在带马刺的棕色皮靴里的冬季骑兵马裤。他的轻型装备包括和他的旧款30式6.5毫米口径卡宾枪相搭配的单体骑兵子弹包和比标准版本稍长的骑兵军刀,这种军刀可让军人在骑马时获得更远的杀伤距离。

A3:伍长,第6师团第13联队,1932年

这名伍长戴第二个重要版本的钢盔,这种钢盔1930年后有限地在日军被试验性使用,其样式有些类似加宽加平的德国M1935式钢盔。此外,伍长还在钢盔下面戴了顶有皮毛护耳的冬季军帽。当时两种版本的钢盔同时使用(参看图A1),甚至有时在同一个排都会看到这两种钢盔。这名军人的军服是1930年基础版毛料冬装,被帽子护耳遮挡住的领章上有铆上的黄铜色阿拉伯数字13,这是他所在团的番号。另外其轻型野战装备包括斜跨的一条帆布背带、另一侧斜跨的早期版本放在帆布包里的防毒面具和水壶。注意这种帆布背包没有背带,腰带上则固定着可以完全装满有坂38式步枪120发子弹的子弹袋。

二战日军军服图册,上(1931-42年)

B:中国内地和满洲(中国东北),1932年-35年

B1:大佐,野战服,1935年

在中国北部非军事区的这名大佐穿1930年版军官双排扣大衣,纵向的肩章则显示了他的军衔。1935年时,虽然仍能看到大盖帽,但这名军官戴的野战帽也已经被广泛使用了。图中1930年版军官冬装部分遮住了带马刺的黑色军官皮马靴,而已被传统的日本武士刀形状的昭和军刀大量取代的kyu gunto式军官用军刀也在图中出现。这名军官还配备了带手枪套的14式南部半自动手枪(1925年开始采用),这是当时日本军官最普遍装备的武器。

B2:少将,关东军第8师团,热河省,1933年

在入侵中国热河省的过程中指挥他的师的这名少将穿带毛领和毛袖口的皮毛大衣,毛皮大衣的袖子是可拆卸的,并且纵向的肩章显示了军官的军衔。这名将军戴的大盖帽已经逐渐被一线部队所摒弃,只有那些年长或保持传统观念的军官们还保留着。而这名将军仅有的通用装备就是他的军官用望远镜了。

B3:一等兵,铁路保护部队,满洲(中国东北),1932年

这名士兵所在的部队是为了保护易受攻击的铁路线不受东北抗日游击队的不间断进攻而建立的。他穿着执行警卫任务才穿的带套头帽的90式双排扣大衣以应付东北冷酷的冬天,而他戴的皮帽子是日本陆军基于同样的基本设计而制造的众多款式军帽中的一种,这种帽子有可拆下来的毛护耳来保护面颊,同样的这两只护耳也可以上翻绑在帽子顶端,以使军人获得良好听力。在火车上执行警卫任务的这名军人没有配戴更多装备,但特殊的装11式(1922年版)轻机枪弹夹的子弹包却很有特色,此外,他的个人武器还包括了明治26年(1893年)式9毫米左轮手枪(装在右臀部的手枪套里)。

二战日军军服图册,上(1931-42年)

C:中国,1937年-39年

C1:上尉,第104野战炮兵联队,广州,1938年

这名第104师团的炮兵上尉身处中国战场前线,1930年版的冬季上衣上的肩章展示了他的军衔,而黄色的领章显示了他所服役的兵种。他戴1932年版钢盔,并按照陆军的方式系钢盔的脖带。注意他胸前勒的四条皮带,其中三条分别是望远镜、文件盒和水壶的袋子,第四条则是义务兵版本的武装带,而腰带上固定着他的14式手枪的枪套。这名军人的昭和战刀搭配经常在前线使用的皮革与木材为材料的刀鞘。

C2:少尉,第108师团第117联队,1938年夏

这名中尉穿传统款式的1930版夏装,但根据1938年的服装穿着规定,它的军衔标志已经从肩章移到领章。这种90式制服加上本土改良型的制服一直使用很多年,直到98式制服的出现。该军官戴最早版本的木髓制太阳帽,在中国战场上,有时可以看到这种帽子被各种军衔的军人戴着。他的94式军刀拥有着色的刀鞘,棕色和蓝色的握把带和穗带则是他作为尉官的标志。注意他的双皮带模式,这是用来固定他的手枪套、子弹袋和军刀的。

C3:少佐,第21师团第82联队,1939年

这名营长穿1938年版98式军官野战服配军衔领章,右胸前的M型徽章则是他兵种的象征。其新式的战斗帽已成为军官和参谋人员的标准用军帽,但他这样的军官也许还会自行购买质量更好的战斗帽。虽然与中世纪的武士刀非常相像,但图中的这种1934年版昭和刀实际上是使用现代工艺制造的。一些来自古代大名家族的军官使用家族流传下来的军刀刀片并配上现代材料做的刀柄等辅助配件来参加战斗,战后这些古老的武士刀更加珍贵成为了收藏家所追捧的目标。此外图中值得注意的还有他的有机缝痕迹的编织物腰带和棕红色斜背带,以及作为少校所拥有的军刀穗带。

二战日军军服图册,上(1931-42年)

D:中国,1937年-39年

D1:二等兵,步兵,北平,1937年7月

这一年的卢沟桥事变之后,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在第一个夏季作战中北平陷落,这名士兵正因此做着所谓“万岁”(banzail)的庆祝姿势l。仍然穿配军衔肩章的1930年版夏装的他却戴着有突出的五角星帽徽的1932年版钢盔,而毛料绑腿则被十字交叉的绷带加以固定。子弹袋和刺刀鞘、1935年版防毒面具、帆布背包和旧式水壶组成了这名士兵的轻装野战装备。按着操作标准,这名士兵上了刺刀,因为冷兵器作战也是日军步兵训练的重点。

D2:扛军旗的准尉,步兵,上海,1937年8月

这是一名步兵营里负责扛军旗的准尉,而军旗则是较小的尺寸,因为它的大小与所在部队的级别有关。携带军旗作战是日军的主要特点之一,这对跟随军旗作战的士兵们来说也有很重要的意义。这名穿基本式1930年版夏季制服的军人戴缠着白布用于作战的野战版帽子。另外由于他扛着军旗,所以他装备士官用1935年版昭和军刀和一把手枪。

D3:海军一等兵,海军陆战队,上海,1939年

这名攻击上海的海军陆战队士兵穿1937年版“海绿色”海军陆战队棉布制服,这是一种比古老的1930年版看起来更现代的制服,并从此一直被日本帝国军队所使用。军用背心外面的这种开领上衣和通常版的裤子、绑腿以及皮制棕色路战靴相配。他上衣上唯一的军衔标志位于他的右臂上,而有小部分军官则在领子上配黄色金属锚徽章。但这名士兵将1932年版钢盔的脖带以海军的方式系在脑后。头盔的前部是浮雕式的早期版本海军陆战队锚型徽章。这名全副武装的军人的装备包括海军版的面包袋和水壶、背后背的早期版防毒面具(在上海作战的部队都使用这一版本)、日本军队各兵种都使用的标准38式步枪。

二战日军军服图册,上(1931-42年)

E:诺门坎和中国,1939年

E1:军曹,第7师团第26联队,1939年6月

1938年和1939年的夏天,在蒙古边境的诺门坎的战斗中,日本士兵饱受了蚊子的困扰,因此这名军曹增加了两项装备——筒形的防蚊头罩和特制的手套。他穿着标准的1930年版浅土黄色棉制服,配1938年开始使用的军衔领章。

E2:坦克联队少尉,中国,1938-39年冬

指挥一个坦克排的这名少尉穿坦克部队两件式冬装——上身是毛领夹克,下面是带子束口的裤子,脚上穿内衬毛料的防水靴。他的右胸前有军衔标,而皮料坦克安全帽即配有防风镜,又配有冬季版内衬毛料的护耳,可以将整个脸颊保护住。注意,装有低效不堪用的8毫米口径94式半自动手枪的枪套是这名坦克兵的兵种象征。

E3:上尉,工兵,中国,1938-39年冬

穿标准1930年版军官冬季制服的这名连长一直使用旧式“燕尾型”领章(图中领章的葡萄酒红色代表工兵),1938年版军官斗篷的脖带将它部分掩盖。他的军刀悬在帆布腰带上,这种腰带已经取代了原来的皮带,而军刀的握把则用布料套子套上来加以保护。

二战日军军服图册,上(1931-42年)

F:进攻太平洋

Fl:曹长,步兵,婆罗洲,1942年1月

这名曹长的形象出现的时间是日本接管了作为英国和荷兰殖民地的盛产石油的婆罗洲岛的时候。他穿典型的热带制服,而帽子后面拉着4条遮阳布。上衣的领章显示了他的军衔,这种领章也可以单一一个佩带在左胸口袋的上方。这名军人装备一把14式手枪和一把带扁平的棕色皮带穗的1935年版士官用军刀。

F2:上等兵,步兵,爪哇巴达维亚,荷属东印度,1942年3月

作为步枪班里的迫击炮手,这名上等兵携带一只被称作“膝上迫击炮”的89式50毫米口径掷弹筒(起初盟军部队以为这种武器是通过膝盖的力量发射的,结果很多人的膝盖受到了它的后坐力的伤害)。他穿热带战制服,戴毛料手套,用帆布覆盖住他的92式钢盔。他的腰带和背带上固定着特殊的弹药袋,每个里面可装4发掷弹筒使用的榴弹,这些榴弹的种类包括89式高爆榴弹、91式杀伤流弹、烟雾弹、燃烧弹以及发各种颜色烟雾的信号弹。这名军人的其他装备包括一个早期版本的水壶以及帆布挎包。

F3:海军伞兵二等兵,第1(横须贺)特别陆战队,西里伯斯岛万鸦老,荷属东印度,1942年1月

作为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不多的一只空降兵力量,这只海军空降部队承担了占领荷兰在西里伯斯岛万鸦老机场的任务,时间是1942年1月11日,这一天日本向荷兰宣战。324人的强力部队成功地从1500名荷兰守军中夺取并控制了机场。这名伞兵穿标准的多衣袋两件式跳伞服用海军绿色棉布制造,右臂红色的十字交叉海锚臂章是他的军衔标志。海军版伞兵钢盔是基于1932式“水罐型”钢盔改良的,其前部有浮雕式的海军锚帽徽。身上系着特殊的腰带和斜挎的两条帆布武装带的这名二等兵装备一把14式半自动手枪和一只97式杀伤手雷,这些武器都来自于装步枪或冲锋枪的伞降军需箱子里。

二战日军军服图册,上(1931-42年)

H:缅甸,1942年

H1:二等兵,第33师团第214联队

作为著名的所谓“白虎团”的一名成员,这名军人的野战军帽上除了日本陆军的黄星帽徽外还加上了一个特殊的帽徽。很多部队都有自己特殊的徽章,但很少有正式使用的。该军人外穿热带战棉布上衣和裤子,内穿无领衬衫,脚上绑毛料绑腿和黑色的大脚趾分开的帆布靴。作为两人枪榴弹发射小组的一员,他装备了一只装在有坂式步枪枪口上的91式枪榴弹发射器。这种步枪可以发射四种不同种类的枪榴弹,但每种都需要配备各自的榴弹发射器——91型、2型、3型和100型发射器,其中2型发射器即可发射传统榴弹也可发射反坦克榴弹。91式枪榴弹发射小组的第二名成员的任务是携带多余的枪榴弹,那些枪榴弹装在特殊的5发装帆布袋里。

H2:伍长,第55师团

这名军人穿热带作战衬衫和裤子,戴网子罩着的头盔,其前身的装备可参看H1图的介绍。图中这些日本步兵行军时所携带的负重,在实际行动开始前会被丢掉一些。他背的背包是晚期的帆布版本,悬在他身体左侧的是防毒面具包,右后侧则是帆布干粮包和水壶。背包左后侧上方扣的是用布料包裹的铲柄与铲头分离的挖壕铲。在背包下方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第三子弹袋以及旁边的装步枪清理工具的袋子。

H3:中尉,第18师团

这名军官有可能是进攻缅甸的某个连或某个排的指挥官,穿全装热带战步兵军官制服的他头戴较晚版本的木髓制头盔(野战帽在头盔的下面),军衔标则佩带在他热带衬衫的右胸处。在下面则是皮制绑腿束住的马裤以及军官用鞋。除了14式手枪外这名军官还装备一把私人所有的昭和军刀,军官们有时携带继承自家族前人的军刀刀刃,装上新材料的手柄等配件参加战斗(最初与这些刀刃相配的都是经过极好工艺加工的贵重材料)。

指挥一个坦克排的这名少尉穿坦克部队两件式冬装——上身是毛领夹克,下面是带子束口的裤子,脚上穿内衬毛料的防水靴。他的右胸前有军衔标,而皮料坦克安全帽即配有防风镜,又配有冬季版内衬毛料的护耳,可以将整个脸颊保护住。注意,装有低效不堪用的8毫米口径94式半自动手枪的枪套是这名坦克兵的兵种象征。

E3:上尉,工兵,中国,1938-39年冬 4式半自动手枪的枪套是这名坦克兵的兵种象征。

E3:上尉,工兵,中国,1938-39年冬

穿标准1930年版军官冬季制服的这名连长一直使用旧式“燕尾型”领章(图中领章的葡萄酒红色代表工兵),1938年版军官斗篷的脖带将它部分掩盖。他的军刀悬在帆布腰带上,这种腰带已经取代了原来的皮带,而军刀的握把则用布料套子套上来加以保护。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