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理论预言儒教文明与伊斯兰文明联手对抗基督文明,他还漏了一点,随着俄国的复兴,东正教文明也登上政治舞台。儒教与伊斯兰教是异教徒,东正教则是异端,都是基督文明的敌人,911以象征基督文明金融和工业成就的双子塔为祭品,拉开这场文明战争的序幕。13年后来看,美国在文明战争中屡屡得手。如果说美国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遭受失败,那是因为真把美国当成了世界警察。但如果从文明战争的大战略角度来看,911前伊斯兰文明板块基本保持平静,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两场大规模热战后局势也恢复了稳定。但现在穆斯林世界可以说是处处烽烟,分裂伊斯兰文明没人能比美国更成功;东正教文明板块也不太平,俄国与乌克兰陷入严重冲突。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没有西方军火支援难以和政府军抗衡,同样乌克兰反政府武装没有俄国的支援也早就败了,所以实际上俄国与乌克兰已经进入准战争状态;儒教文明的发源地中国,与周边的日本菲律宾越南同时爆发领海争议,中国在美国的威胁下退却,国内的民族主义大受打击。基督文明1VS3,仍旧基本或部分达到战略目标,如果没有美国这个战争策源地,很难在这么短时间内做到这点。

如果把世界看作棋局,分析美国的战略手段,可以用围棋术语来概括。对付伊斯兰文明是“治孤”,发动战争推翻世俗政权,在这一过程中武装原本势单力薄的极端组织使其足以抗衡政府军。于是,原本敌视西方的极端组织反倒成了伊斯兰文明的第五纵队,而且迅速扩张后与政府军陷入长期较量,穆斯林世界也长期陷入自相残杀,自顾不暇的情况下,如何对抗基督文明。对付东正教文明是“打劫”,CIA策划推翻乌克兰政府,挑起劫争。俄国气不过要找回场子,策动克里米亚独立再加入俄国,完全拷贝了孤星共和国模式,舆论压力却全在俄方。这个劫对美国来说是无忧劫,远离北约的势力范围,却能长期陷俄国于被动局面。冷战后中俄基本默认和遵守了西方制定的游戏规则,但西方却任意在规则中大开后门,俄国的还击是克隆对方的手段找机会报复回去,这种被动应劫的模式只能导致步步后手。对付恪守中庸之道而柔弱的儒教文明则靠“外势”,围而不攻。本来冷战结束后世界隐隐有大同的气象,提倡修齐治平的儒家思想更应成为世界主流之一。伴随中国的经济扩张,中国周边历史传统上的属国也有向儒家文化圈归化的迹象。美国通过营造外势,第一激起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使外势更为雄厚,第二阻隔了儒家文化扩张,儒家文明陷入单打独斗的尴尬局面,何况中国并非纯粹的儒家文明,第三中国的民族主义受到挤压,要寻找其他的宣泄口,正好被利用挑起与穆斯林之间的矛盾,进而发展成儒家与伊斯兰文明的斗争,对于发起运动颠覆政府已经驾轻就熟的美国人绝对会做并且做到。一箭三雕之计,中国拙于应付。

分而治之的大战略手段,新千年的十字军东征,这场文明战争后世界会何去何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