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反介入”威胁及其应对(转帖)

对于中国的军事现代化,美国军方和战略分析家最关注的莫过于中国“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发展。美国国防部在近些年发布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防务战略指南》等文件中将其确定为美军今后面临的最紧迫现实威胁;美国国会在每年发布的各类涉华军事报告中也对其大肆渲染,并频繁就该议题举行听证会;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兰德公司、2049研究所等知名智库更是将其作为研究热门,不断推出各式政策建议或报告。

“反介入/区域拒止”是美国对中国等国反强敌干预战略的一种解读,中国官方并没有这种提法。所谓“反介入”,是指通过打造反舰弹道导弹、反舰巡航导弹、高性能战斗机、先进水雷、静音潜艇、反卫星武器、网络武器等系统迫使美军不得不在远离中国大陆或这些武器的有效射程之外活动,从而丧失对中国近海危机的介入能力。“区域拒止”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若不能阻止美军自由进入,上述力量应立足于迟滞美军进入或通过袭扰降低美军的行动效率。2003年,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的安德鲁•克雷宾涅维奇(Andrew F. Krepinevich)等人在其《应对反介入和区域拒止挑战》的报告中正式提出该概念。随后,它迅速被美国观察家和决策者所接受,高频率的出现在美国政府、军方及智库的文件或报告之中。

中国军队的“反介入”能力

美国认为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作战体系主要包括两大部分,一是情报、监视与侦察系统(ISR),二是打击系统。目前的瓶颈在于前者,中国ISR暂时无法准确实时感知远距离的移动目标,ISR脆弱低下的能力严重制约了“反介入”的战斗力。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和反舰巡航导弹都有2000公里左右的有效射程,然而,岸基普通警戒雷达对海上目标的有效侦控范围还不到100公里,其他侦察手段探测距离虽然较远,但或不能保证实时,或不能保证可靠性和连续性,或很难满足精确性。

根据2049研究所最近发布的报告《中国日益提升的侦察打击能力对美日同盟的影响》,中国的侦察系统主要有以下七种:预警机、卫星平台、潜艇、海洋监视船、超视距雷达、无人机、近太空飞行器。其中,预警机平台容易受到机械故障和意外事件的影响,在冲突时,它很难为打击系统提供可靠的目标信息;潜艇在战时受制于日本强大的反潜能力,估计很难提供有效的情报数据;超视距雷达目前在使用上还存在一些问题,它不能给打击系统提供准确的目标信息,但能提供早期预警。对于中国而言,可能的远距离情报、监视与侦察系统将主要由无人侦察飞机、间谍及海事卫星以及电子侦察船等平台组成。

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打击系统包括反舰弹道导弹、反舰巡航导弹、隐形战斗机/轰炸机、静音潜艇等,其中,最受美方关注的是弹道导弹,东风-21D反舰弹道导弹更是焦点中的焦点。据美国国防部的报告称,该型导弹是东风-21型中程导弹的改进型,采用二级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公路机动发射,射程超过1500千米,主要是用来打击西太平洋上的大型水面舰艇,特别是美国的航空母舰。由于其再入大气层后可主动寻的,改变或修正轨迹,它比普通弹道导弹更加难以被拦截,美国一些观察家据此认为,它是一种改变战略博弈形式或平衡的武器。此外,包括东风-16、东风-11及东风-15等系列弹道导弹则会对美军在西太平洋的前置基地构成威胁。

规模更大,发射平台更为多元的巡航导弹是美军面对的另一重大挑战。数以千计的长剑-10、鹰击-62及长剑-20等型各式巡航导弹等将严重威胁美军的地面目标或水面舰艇,2049研究所的报告称,长剑-10巡航导弹尤其值得美日决策者关注,它具有隐身设计,最大射程超过1500公里,能覆盖日本的全部主要岛屿;装备这类巡航导弹的歼轰-7、轰-6等作战飞机,最大攻击半径能到达美国关岛。

潜艇的作用也不容忽视,战略预算与评估中心《美军为何要实施“空海一体战”?》报告指出,中国潜艇发展的速度远超美国预期,美方统计,1995年-2007年间,中国就有38艘先进潜艇服役。所有潜艇都能发射反舰巡航导弹和远距离鱼雷。那些躲过反舰弹道导弹攻击并成功进入冲突区域的航母打击大队,将面临着中国海军反舰巡航导弹密集打击以及大量鱼雷攻击的风险。

对美国的影响

美国官方或民间的各类评估都认为,“反介入/区域拒止”对美影响巨大,突出表现在军事行动与战略平衡两大方面:

军事方面,中国日益增强的 “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将直接限制美军在西太平洋的力量投送,使得美国丧失战略战役主动权。航母编队和前置海空基地是美国在西太平洋力量投送的两大主要方式,而它们在中国导弹的威胁之下,生存和行动会遭遇重大问题。随着中国军队东风21D,静音潜艇,以及大规模现代化水面舰艇和海上打击飞机的列装,美军在西太平洋将越来越面临着多维度的“最后1000海里”的力量投送障碍。美军判断,未来10-2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具备阻止美国军事力量进入第一岛链乃至第二岛链内海域的“反介入”能力,和限制美军在该海域行动自由的“区域拒止”能力,通过打击美军前沿基地和部队,攻击其C4ISR信息系统,破坏其后勤补给节点,迟滞其进入作战区域,最终使得美军丧失战略和作战主动权,从而不得不与中国进行妥协。

战略与安全方面,即便中国不付诸实际武力,这种能力也将改变亚太的军事平衡和战略格局。美国国防部在其提交给国会的多份《中国军力年度报告》中均指出,未来10年,中国军队极有可能建立强大的综合“反介入/区域拒止”作战体系,如不反制,它将大大改变地区军事平衡。同时,还将带来政治后果。伴随中美军事力量对比的变化,美国在中国周边保障美盟友和朋友的能力将逐渐减弱。这可能导致盟友离心,并有可能在安全上倒向中国,从而彻底动摇美国的亚太战略基础。

美国如何应对?

2009年7月,美军正式启动“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的研究,此举被认为直指中国发展中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按照美国海军作战部长乔纳森·格林纳特(Jonathan W. Greenert)的说法,“空海一体战”的作战任务一是“致盲”,指在战时迅速瘫痪敌方的指挥控制等C4ISR系统,二是攻击敌方本土重要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资源,如破坏敌方的机场、导弹发射架等;三是防御敌方已经发起的飞机、导弹和网络等攻击。该概念自提出之日起,便饱受批评争议。异议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认为“空海一体战”不具备军事战略的基本要素,它非常模糊,它对美国应对中国 “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毫无意义,只会徒增添中国的怀疑、戒心和反制;二是强调“空海一体战”计划过于庞大,而美国国防预算又日益吃紧,根本没有资源去实施;三是担心刺激战争爆发与升级,对此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阿米泰·伊兹欧尼(Amitai Etzioni)曾有一句经典的论述,“空海一体战本质上就是为了升级战争,甚至是为了打核战争而准备的。”

在批评“空海一体战”的过程中,美国一些专家还提出了其他战略选择。如哈梅斯(T.X. Hammes)博士提出的离岸控制(offshore Control)战略。该战略认为,美国可在中国“反介入/区域拒止”势力范围之外,通过远洋海上封锁,而非直接打击本土目标的方式逼迫中国妥协。最终“通过一场损耗有限的战争来实现战略相持或停战,并回归现状”。还有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安得烈·埃里克森(Andrew S. Erickson)教授提出的拒止战略(Pursue Deterrence by Denial)。他指出,中国解决海洋争端的终极目标是占领并长期控制相关岛屿,美国不一定非得打败中国,只需要阻止中国达成自己的目标即可。通过向中国展示自己强大的破坏能力,阻止中国对相关岛屿的占领或控制。鉴此,美军应该发展自己的反介入或区域拒止力量,重点部署潜艇、反舰巡航导弹和鱼雷等。

抛开这三类战略设想的可行性不谈,“空海一体战”目前似乎更符合白宫和五角大楼的口味,而无论是离岸控制、拒止战略,甚或是“代理人战争”都不太符合美国“再平衡”的整体战略设想。面对中国的海上崛起和军事现代化,保持在西太平洋的强大前沿存在依然是美国亚太军事战略的基石。美军当前对华军事战略的两大前提,一是美国预料西太平洋地区的力量平衡正在被打破,再过10年左右,台湾、日本等美国的盟友将再也无力抵抗中国,美国必须准备“挺身而出”,否则中国就将“得逞”;二是美国不能接受从西太平洋地区撤退,也没有做好与中国分享海上权力的准备,美军依然要维持在该地区的海上霸权和对中国的力量优势。

总体上,美军应对中国“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增长的战略是相互矛盾的。一方面美国认识到中美在东亚近海乃至西太平洋的力量平衡对中国越来越有利,而受制于地缘障碍、技术限制和预算紧缩,美国暂时找不到很好的反制办法;另一方面,美国尚不愿意放弃其在东亚的权势,正试图采取更具进攻性的威慑方式对中国进行战略预置。

因此,尽管“空海一体战”概念有诸多缺陷,其本身也尚待完善,但这却是今后美军针对中国所谓“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的基本思路,除非美国对华政策发生根本性变化,愿意改弦更张,与中国分享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海上权力,否则,美军都将对“空海一体战”概念进行进一步的深化与落实。当然,其成功的可能性是多大,代价有多大,美国决策者心中仍然是没底的。

(原文发表《南方周末》,有删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