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白日,少见的苏联影片

弗拉基米尔·莫泰尔(Vladimir Motyl)在1970年拍摄的影片《沙漠白日》取的是红白内战背景。

一部70年代的电影,歌颂了那个时代的英雄主义,却又不失幽默。红军战士苏哈夫连续几年在俄罗斯内战中奋勇作战,立下了赫赫战功。回家途中却意外卷入剿灭白匪的行动,他接受任务押送中亚匪首的后宫妻妾回据点。

影片的看点在于,一位共产主义思想武装起来的红色战士,猛然置身于东方式的背景与逻辑之中,华丽繁冗的装饰和建筑、荒凉冷漠的戈壁、忠实的妻妾和臣仆。苏哈夫向后宫妻妾们宣讲妇女解放的教条,听来如此不切实际,甚至成为影片中的笑料。挂在东方建筑上的红色标语,非但没有警示和号召作用,反而沦为怪异的装饰。

苏哈夫同志逐步深陷于“东方”泥潭,在影片一开始拿来和中亚沙漠对抗的俄罗斯影像——苏哈夫梦寐以求的故乡爱人,站在绿油油的平原小河边,身着传统俄罗斯服饰,白皙的腿肚浸没在清澈的河水中——也开始渐渐变质,化为一个东方苏丹式的艳情梦境

苏哈夫端坐在后宫妻妾中央,接受正室夫人的侍奉。在俄罗斯人的想象中,东方情调是一种危险的咒语,让他们逐渐失去对西方理性的把握,蜕下那层外皮,露出他们自己最恐惧的本性。影片中两个迷失于东方咒语的俄罗斯人都没有好下场:暗恋小宫女的卫兵彼得鲁什卡被匪首刺杀;一度过着东方迷醉生活的前沙俄海关官员主动牺牲,以赎去露出本性的“罪孽”。

而我们的主人公,苏维埃式的英雄苏哈夫,一个现代的伊戈尔王子,进行他的东方远征,对抗咒语的一次次侵袭。编剧干脆把他的历险化入一个东方童话原型——一个缠着头巾的摩尔人令主人一次次绝处逢生,最后摩尔人才揭示出自己的身份:他是主人多年前放生的一条金头鱼。于是,在影片开头,我们就能看到典型的童话场景,解救和报答。当然,这部影片里没有金头鱼,苏哈夫解救了一个被活埋的光头人萨伊德,他是东方等级社会中的暴动者和游侠。最终,他帮助苏哈夫顺利逃离了这片中亚沙漠。

对俄罗斯观众而言,这部影片,以及所有东方情调的童话、寓言和音乐都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功能,令他们释放了对东方咒语的恐惧,在享受东方情调同时,又在范式中学习到保持优势心态的技巧和教训。

沙漠白日,少见的苏联影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