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理解了美国政府在“陈光诚事件”中所扮演角色的真实原因及其日益不加掩饰的强权心态之后,我们有充足的理由要求美国政府对策动中国公民进入其大使馆提供自行其是的“保护”行为表示道歉。这样的行为不仅是对中国主权和内政的肆意侵害,更是对一个美国自身以及世界上200多个国家正式宣布承认的主权国家内政管辖权的公然蔑视,是对13亿民众自主情感的极大伤害。

在最近进行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中国领导人衷心的表示,我们这个地球有足够大的空间,应该能够容得下中美两国和其他国家的共同发展。这是一个有诚意的负责任国家对中美关系的真切期望。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美国政府并不完全认同这一非对抗性的合作理念,尤其是在人权问题上,它继续秉持一贯的扭曲和贬损中国形象的立场,把自己放在道德评判者的地位,肆意干涉中国的主权和内政。近期发生的“陈光诚事件”更充分表明,美国政府认为自己可以在今天的世界上无所顾忌,在所谓的人权问题上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以此把自己塑造为世界的人权卫道士。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美国的真实意图真的是为了维护人权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要找到美国政府在“陈光诚事件”中扮演所谓庇护者的意图,我们有必要首先探询其真实的政治动机。首先可以确认的是,美国正在激烈进行的新一届总统选举是事件发生的重要背景。尽管奥巴马政府宣称自己有效应对了空前严重的金融危机,击毙了拉登这一恐怖主义首领等业绩,但美国经济的持续低迷和在美国军队在世界各地频繁发生的各种丑闻仍然使奥巴马难以树立在竞选中获胜的充足信心。于是,“陈光诚事件”就成了其争取选票的机会。在美国的政客们看来,在中国的人权问题上扮演一个道德捍卫者的角色不仅可以继续抹黑中国的国际形象,更可以争取到从来就不了解中国真实人权情况的部分美国选民的支持,从而赢得更多 的选票。换言之,“陈光诚事件”从一开始就是部分美国政客精心策划的一场人权闹剧,根本上说是与选票有关而与人权无关。这一判断,可以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一贯做法中得到充分的验证。“陈光诚事件”在中美人权较量中开了一个极为恶劣的先河。如果说在过去美国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干预和无端指责还主要限于对中国人权政策的扭曲、或者通过一些道听途说的传言和事件无限夸大的话,此次事件表明,美国政府认为自己可以完全不尊重一个主权国家的基本国际法权利,认为自己的大使馆有权“保护”驻在国公民的“人权”,可以把它所认为的“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任何人置于自己的管辖权之内,这显然是一个荒唐的逻辑。在这一不合情理的臆断逻辑中,美国不仅把自己视为了一个道义标准的制订者,更成了一个超越国家主权原则之上的“世界政府”,既有权对其他国家政府行为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做出裁决,也有权越俎代庖的为其他国家的公民提供权利保护,即便这种所谓的保护背后隐藏的是自己深刻的利己主义动机。在理解了美国政府在“陈光诚事件”中所扮演角色的真实原因及其日益不加掩饰的强权心态之后,我们有充足的理由要求美国政府对策动中国公民进入其大使馆提供自行其是的“保护”行为表示道歉。

这样的行为不仅是对中国主权和内政的肆意侵害,更是对一个美国自身以及世界上200多个国家正式宣布承认的主权国家内政管辖权的公然蔑视,是对13亿民众自主情感的极大伤害。众所周知,中国政府和人民始终致力于不断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就在不久之前,我国刚刚修改的刑法还把“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正式列为基本原则,中国公民在刑事诉讼中从此享有充分的人权保障,任何外国的政府和外交机构没有任何理由和权利认为自己才能为中国公民提供保护。在此意义上,美国政府的行为体现的不仅是自己的权力狂妄,从长远看更损害了中美之间平等的国家间关系和中国人民的自尊和自强感。对于中国的普通民众而言,此次事件也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思考和再认识的空间。今天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国家建设高速发展,国家成长急剧加速的时代,在转型和变革的进程中,我们或许容易变得迷失和焦虑,我们渴望知晓自己的国家正在发生什么,我们将向何处去。于是我们努力去汲取来自于各个渠道的信息和资讯。但是,或许我们同样需要始终牢记的是,我们是一个拥有5000年文明的国家的国民,如果我们热爱自己的国家,我们就应该有强烈的国家关怀。一个成长中的大国的理性国民理应有着自己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我们不需要其他国家告诉中国人应该做什么和怎么做,我们有自己的价值准则和价值判断。唯有如此,美国政府才会真心地为自己今天不尊重中国政府和人民的自大行为感到忏悔。本文作者刘杰,为上海社科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