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向西沙派驻王牌战机军舰后,解放军日前再调两艘军舰奔赴西沙。在《解放军急增两舰赴西沙 咄咄逼越南另有隐情》一文中,多维新闻指出,解放军频频亮肌肉是为了向美国示强和实战拉练。但除此之外,解放军毫无顾忌地在南海局势升温的敏感期展露军事实力也有着更深层的考量,这代表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应对南海争端的模式正在改变。

除了此次西沙对峙,近年来南海局势升温的典型事件是2011年6月中国同时激化与菲越的矛盾——2012年4月中菲黄岩岛对峙、2013年8月以来中菲仁爱礁拉锯战。对比这些事件可以发现,以十八大为界限,中国对在南海争端中突出武力因素的态度已截然不同。

美:中国以出手取代空喊 南海应对模式突变

解放军战机巡南海

解放军毫无顾忌地派军舰飞机参与西沙对峙,并非习近平上台以来的第一次。2014年5月为了配合状告中国的行动,菲律宾纠集国内外媒体见证了对其坐滩仁爱礁旧军舰的补给行动。当时5艘中国舰船包括1艘调查船、1艘护卫舰和3艘海警船出现在仁爱礁附近海域。此前2013年8月的仁爱礁对峙中,中国海军曾派出了1艘护卫舰和1艘补给舰与其他执法船一起联合执法,与菲律宾军舰隔礁对峙。

与近期在西沙对峙、仁爱礁对峙中,解放军军舰毫不避讳地与中国公务船一同出现相比,此前2011年、2012年中国对于在南海使用军事力量相对谨慎。

2012年4月,中菲对峙黄岩岛。当时菲律宾派军舰骚扰中国渔船,中国除了出动海监船前往护航外,还采取了加强对菲律宾香蕉入境的检验检疫,叫停赴菲旅游等措施。不过在长达3个月的对峙中,解放军军舰始终没有公开登场,只是在菲律宾北部海域进行了军演。当时中国国防部辟谣称,军演是根据年度计划做出的例行性安排,与南海局势无关。当时中国不使用经济制裁、军事威慑应对南海争端,还被称为“黄岩岛模式”。

2011年6月,中越中菲南海矛盾同时激化。越南声称中国海监船对其在南海的油气勘探活动进行干扰,从当年6月13日开始在南海相关海域举行实弹演习,并宣布颁发新征兵令。随后菲律宾搅局,2011年6月13日,菲律宾总统阿基诺(Benigno Aquino III)办公室称,菲律宾方面计划将南海更名为“西菲律宾海”,同时宣布菲律宾海军与美国海军在巴拉望东部的苏禄海上举行联合演习。美国在表态不支持越南的同时,却向西太平洋派出了一艘航空母舰以“稳定局势”,并联合多国军演,声称在南海有国家利益。

面对菲越抱团联合美国挑衅,当时中国仍然主张采取外交方式应对,矢口不提军事。解放军时任副总参谋长马晓天当时在会见越南国防学院院长武进仲时指出,希望越方避免使问题复杂化、扩大化、多边化和国际化,以实际行动维护两国关系和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大局。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当时在例行记者会上直接指出,外媒称中国军方的舰机和人员在南海驱赶外国渔船、渔民的说法完全是凭空捏造、毫无根据的,“中方主张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南海争议,并一贯保持了克制、谨慎”。

这与本次西沙对峙时,中国军方的基调完全不同。中越5月初撞船后,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在美国强调,不会受任何外来的干扰和破坏,祖宗留下的土地,寸土必保。中国防长常万全在会见越南防长时警告越南不要一错再错、酿成大错。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在回应西沙对峙时指出,“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决心和意志坚定不移,在这个问题上绝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也决不允许任何挑衅行为”。

从2011年、2012年南海争端激化,中国公开提议谈判解决分歧,丝毫未展示军事解决问题的动向,到2013年、2014年,解放军出手与外交部斡旋同时进行,解放军军机战舰特意出现在南海。中国对在南海争端中运用军事力量的态度,实际上有了根本性的改变。这种转变以十八大后中共领导人换届为界限,代表了习近平与胡锦涛对待南海争端截然不同的战略预判。

美:中国以出手取代空喊 南海应对模式突变

习近平登两栖战车视察

中共十八大强调与时俱进、加强军事战略指导后,中共独有的中宣部下属理论报刊《学习时报》2013年2月刊文指出,从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国安全面临的威胁来说,发生举国迎敌的全面战争的可能性可以排除,但发生局部战争或武装冲突的危险性是不能排除的,后者最大可能是由某种危机引起并升级造成的。这说明,中国已经在军事战略部署上重点应对南海或东海可能爆出的局部战火,并没有从根本上排除与菲越擦出战火的可能性。

2013年3月李克强在首份政府工作报告中谈到国防思路,在2014年军事任务中首次出现“加强军事战略指导,完善现代军事力量体系”、“强化日常战备和边防海防空防管控”字眼。与完善现代军事力量体系更多体现的是军力的整合统筹相比,“加强军事战略指导”透露出习近平时代中国的军事战略方向发生了大幅度的变化,进行了重新部署指导。而“强化日常战备和边防海防空防管控”,则从微观层面体现了军事战略变化的内容。

中国第一个国防战略的出台是在1956年,方针为“积极防御,防敌突袭”。1969年迫于苏联的军事压力,中国国防战略转向临战,立足于“早打、大打、打核战争”。改革开放后,国际环境好转,方针回到1956年的“积极防御”。2014年中国宣告将军事国防思路转向“主动防御”,这是自1956年以来的重大转变。

而在习近平大幅度调整军事战略部署,从有所作为转向积极有为、主动有为的背景下,中国在南海大胆展露使用武力的倾向就不足为奇了。事实上,习近平2012年12月首次提出“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即是在视察防卫南海的广东军区之时,当时习近平还登上战舰视察。这既是主动防御,也是主动威慑、主动出击的表现。

中国外交部前新闻发言人傅莹曾对解放军说,“你们军人在战场上拿不到的东西,不要指望我们这些外交官能用嘴巴给你们拿回来”。现在解放军走上前台施展手腕,说明中国只靠外交空喊解决问题的模式正在改变。军事威慑、外交斡旋、争取政治解决的互相配合,已成为未来解决南海争端的模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