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年我们单位汽车汽车勤务连的给养员和司务长开着卡车去镇子上买菜 买东西时耽误了一会 我们部队在东北 天黑的时间比内地的要早的多 冬天黑的就更 四五点天就黑的看不清了 回来的路上 看见路边蹲着两个人跟他们招手 停下一看 是一个70多岁老太和一个四五十多岁的农村中年妇女 用很浓的口音 问司务长XXXXX部队怎么走 在哪坐车?司务长一看不就是我们部队么 想着应该是部队哪个干部的家属 天又黑了 天气又冷 就说你们上车吧 我就是那个部队的 带你们过去 于是就让给养员坐到车厢里 让两人上车 在车上就闲聊了一会 你们是谁的家属啊?家属哪个单位的啊? 中年妇女就说了一个人名 但是口音太重 司务长没听明白 就听清了姓张 在司令部工作 司务长想了想司令部那么多干部 姓张的又多 于是也就没多问了 等到了单位 把两人交给门岗登记去 他就开车回去卸货区了 也没多想。等卸完货准备回宿舍了 看见师长政委参谋长三人带着两位妇女往餐厅走 后面还跟着几个司令部的参谋。后来才知道那两个人是参谋长的老婆和老娘 (参谋长出生贫寒,家在偏远山区,娶的夫人也是同村的,平时家里都是老婆照料,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能让家属随军) 这两人来自大山里 没多少文化 不会用手机 只是提前打电话说了一下来队的时间和车次 参谋长拍了两个参谋去接人 可是后来两人上车的时候某种原因临时更改了车次 却又没通知参谋长 原本清晨到站的火车 下午才到 两个参谋在出站口举着牌子等了大半天没见人 又是跑到广播找人 又是找派出所 找了一天 汇报给i参谋长后 参谋长急的直跳 正准备带人出去找 却看见他老婆和老娘在哨兵面前一个劲的说 哨兵听不懂方言 一脸的迷茫。原来等参谋长夫人和老娘出站的时候 看见没人接站 又不会用手机 打公用电话还记错的号码 只好挨个挨个打听部队怎么走 好不容易打听到地方了 却没有去部队的车(我们部队除了军车,地方车辆基本从来不来的) 只好站在路上等 庆幸的是等到顺风车了。 后来家属要离队了 朴实的老大娘和参谋长夫人非要感谢那个司务长 硬是塞了一大包茶叶木耳什么的土特产 司务长开始还不敢要 参谋长说 让你拿着 你就收着吧 后来这个司务长后来吹牛有资本了 人家都是给干部送礼 别看我就是一个士官 参谋长还给我送礼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