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http://bbs.tiexue.net/post_7300056_1.html

接上回

那天白天在大桥上设卡盘查了一天,一无所获。

到了黄昏,我们这组人员被安排去离大桥最近的一个乡政府去吃饭,然后待命。

那几天,由于案情重大,整个关中平原地区都处于战时状态,每个县的交通要道都设了卡进行查验,而乡村政府就承担起了整个后勤保障。

我们吃饭的地方是靠近渭河的平原上的一个乡政府。吃过饭后,带队的公安的对讲机里传来指令,命令我们这组人马去往渭北塬上。

到了塬上,我们才知道,支队在这里开设了一个指挥所,由支队参谋长指挥。

这个地方后来看谷歌地球才明白,为什么指挥所设在这里,原来,通过简易的公路,这里就可以直达市区,而且因为地势高,通信信号良好,联络畅通,这在当时的的条件下是难能可贵的。

指挥所照例设了塬上的这个乡政府里,我们的任务是在这条简易道路边的玉米地里设伏。

那个年代,城市里都没什么夜生活,更不要说农村了,匍匐在高大的玉米地里,只能听到各种虫子窸窸窣窣的声音,高高的塬上朝向市区的一方能看到明亮的灯火,而朝向县城方向则是一片漆黑。

到了夜里两点左右,寂静的夜空中,从市区方向传来清脆的哒哒哒三声冲锋枪点射声。顿时,从指挥部院里冲出来一群人,打头的就是参谋长,问哪里打枪?我们说市区方向,马上对讲机开始了紧张的联络,一阵紧张过后,反馈来的消息是虚惊一场。

指挥部把我们这组人员的任务又调整了一下,从塬上的玉米地,改在了半山腰的一个村子口,从这个村子口下去不远,就是陇海铁路上的一个小站,经停这里的大多数是货运列车,到天亮前会有一列过路的客车会短暂停留。

从玉米地里爬出来,衣服已经被露水弄湿了,现在到了村子口,找了一个和下山道路垂直的巷道悄悄的蹲下来。我这一组里,公安只拿个电警棍,交警拿个手电筒,消防队的那个好像拿的也就是棍棒一类的东西吧,只有我拿着一支56式半自动和100发子弹,枪里压进去了十发子弹并且上了膛,保险关着。遇到情况只能我顶在前面。

蹲在路口一个多小时,从山上方向传来了自行车链条撞击护链板的哐啷啷的声音,由于是下坡,自行车的速度很快,判断大概离我们十几米远的时候,我端着枪跳了出去,大喊一声:干什么的?就听见呱唧一声自行车摔倒了,我后面的交警打开手电筒一看,地上躺着两个人。这家伙,通报上说作案的就是两个人,难道把摩托车扔了改骑自行车了?我们几个人呈扇形包围了骑自行车的,那俩人看见我们都穿着警服也不害怕了,从地上爬起来接受我们的盘问,熟悉当地情况的民警盘问过以后没有可疑,原来是骑车的送坐车的那个去赶火车的。

没有情况,继续蹲墙角设伏。又困又饿,想提神连烟都不敢抽,怕暴露目标。

又过了快一个小时,山上方向又传来了踢踏踢踏的走路的声音,等到快走到我们这个路口,又是我大吼一声跳出去,对面那人紧张的倒退一步,手里有个家伙一下子举起来了。那个交警不知道是困了还是吓着了,手电筒一直没开,我让那人把手里家伙放下,表明了我的身份是警察,那人就是不放,僵持中那二货交警和民警消防才从墙角出来了,我后来一直想,那些货那一会是真的困了吗?手电筒亮了,情况也就清楚了,就是一个早起下地干活的农民,让我那一下子吓的不浅,以为遇上劫道的了,准备抡起锄头和我拼了。

后来。。。后来就没有了,那俩劫匪让我们整个关中地区的公安武警白白辛苦了多少天,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我们退伍以后在和老部队的领导联络中才知道,那是俩专抢银行的惯犯,在我们这里作案潜逃以后,又在其他省区流窜作案多次,最后在宁夏银川持枪抢银行时,再没了好运,被银川武警堵住,击毙一个生擒一个,至此,发生在我们那个市里的大案才有了个完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与文无关

点击率达到3000奖励10分,达到5000奖励20分——版主:阳光沙滩小鱼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