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甲午年说甲午耻

——记那些在绝境中雪甲午耻的人

算起来,现在已是1894甲午海战之后的第二个甲午年,如今有关甲午之耻的话题仍然是个热点。事情虽已经过了120年,作为一个正在腾飞的中国,我们仍然在忆甲午,因为那场战争给我们的创伤实在太深了,就在那一年,天朝上国的海军之梦被曾经的撮尔小国日本彻底击碎,甲午之耻成了中国海军的梦魇。从此,中国海军走向了衰落,而日本的联合舰队,逐步上升为世界一流,双方差距越来越大。

但历史上往往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奇迹,比如鲜为人知的民国海军,他们竟然在绝境中,成功雪洗甲午之耻!甲午年说甲午耻

(民国海军参加抗战胜利的游行)

有人说了,不可能!民国时期有海军吗?即使有,也远远比不上同时代的日本联合舰队一根脚趾头,怎么可能雪甲午耻呢?

这话说的的确没错,民国海军虽然在勉力发展,但无奈国力有限,资金匮乏,而且受困于内战,所以直至抗战开始,民国的海军总吨位约6.8万吨,还抵不上一艘日军“大和号”战列舰的吨位。9艘巡洋舰,还包括清末四海(海圻、海琛、海容、海筹),都是1905年左右的老家伙了,比水兵他爸爸岁数还大。新版四大金刚,平海、宁海、逸仙、应瑞,捆在一起的吨位,还赶不上日军侵华舰队的旗舰出云号。剩下一艘肇和号,也是清末的老家伙,困守广东,孤掌难鸣。

从战果角度讲,也的确是一边倒,抗战开始后仅仅1年多,海军的江阴要塞、虎门要塞、马当要塞等基地一个个失陷,清末四海自沉,四大金刚以及肇和号接连战沉。最后仅有6艘小军舰坚守在重庆笆斗山码头,跟重庆人民一起对抗日军的轰炸。

甲午年说甲午耻甲午年说甲午耻甲午年说甲午耻

(左图:平海号战沉;中图:宁海号战沉;右图:逸仙号战沉)

但世事无常,月满则亏,物极必反,就这么一支几乎绝迹的舰队,竟然坚持到了抗战结束,雪洗了甲午之耻。

有人问了,这可以叫坚持到了胜利,怎么叫雪甲午耻呢?咱们可以看看,所谓甲午耻,实际上指的是北洋海军全军覆没,以及后一年后的《马关条约》对中国的影响。

这样,把“甲午之耻”总结一下,比较明显的条目包括:1、割让台湾及澎湖列岛。2、赔偿2亿两白银。3、北洋舰队的部分军舰被日军俘获,比如铁甲舰之一镇远号。4、甲午遗物流落日本,比如定远号的舵盘、锚链等等。这都成为了国耻的象征。

而在抗战胜利后,民国政府及海军得到的回报有:1、台湾及澎湖列岛回归祖国。2、民国海军代表带回了部分日本赔偿的军舰,最著名的有雪风号(这艘是日本著名的妨人舰),后改名丹阳号。3、海军代表们带回了部分甲午遗物。

甲午年说甲午耻

(定远号铁锚,甲午战争中,定远号铁甲舰被日本鱼雷艇击沉,铁锚作为战利品被日军掳走,此锚原陈列于东京上野公园,抗战胜利后由海军代表钟汉波少校护送归国,现藏于军事博物馆。)

这一条条,几乎都对应了当年的甲午之耻,当然,由于国力和理念所限,甲午之耻在这一次雪的并不彻底,当年的赔款,没有要回。此外,部分甲午遗物仍然留在日本。但无论如何,这次的绝地反击,勉强算是了断了当年的甲午恨。就这个意义来说,中国已经在第一个甲午结束之前,将这段耻辱雪洗。

甲午年说甲午耻甲午年说甲午耻

(左图:北洋海军口径305毫米主炮开花弹,现在日本长崎佐世保海军墓地;右图:定远馆内部照,定远馆的建筑材料大多源于北洋海军旗舰定远号,现位于日本福冈太宰府,此为定远号水密舱门。这都是未能回到中国的甲午遗物)

为此,民国海军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当年总吨位6.8万吨的舰队,几乎全军覆没,所剩军舰吨位,连战前零头都不够。海军部参谋长陈训泳上将因积劳成疾,1944年病逝;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上将,因江阴海战的旧伤复发,在1945年病逝;第三舰队司令谢刚哲少将,因马当长山要塞失陷,气的口吐鲜血,于1941年逝世;第四舰队司令陈策中将,在1938年守卫虎门要塞时,重伤致残。除了这些高级将领之外,还有更多的将士们血染沙场,为的只有一个念头——雪甲午耻。

甲午年说甲午耻甲午年说甲午耻甲午年说甲午耻甲午年说甲午耻甲午年说甲午耻

(民国海军的几位大佬,从左至右依次是:海军总司令陈绍宽、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东北海军灵魂沈鸿烈、第四舰队司令陈策、电雷学校校长欧阳格)

不过也就因为他们的努力,新中国的海军才能在几乎毫无历史包袱的情况下,茁壮成长。

因此,我们今日重提甲午之耻,更多的是出于对海军先辈的崇敬,以及对中国海军又一次腾飞的期待,希望甲午之耻不要重演。

如果说中日海军的力量对比,类似于一条相交的曲线,那么1894就是双方的第一个交点,从此,中国海军跌入低谷,日本海军走向了腾飞。但在一个甲午结束之前,大约在1945年—1954年,否极泰来。之后,中国海军开始起步,前进到了今天。而今天,2014年,似乎又回到了1894那个甲午的路口,只不过形势已经逆转,一个是海军蒸蒸日上的中国,另一个是海军功能退化的日本。也许日本之所以在钓鱼岛问题上挑衅不断,就是因为他们明白,如今的交汇口,双方尚有一拼,否则,过时不候!

甲午年说甲午耻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今日念及甲午,更多的是希望中国再次腾飞的海军之梦,不要被打断。忆甲午,我们不能忘记北洋舰队,以刘步蟾、林泰曾、邓世昌、林永升、萨镇冰为代表的第一批海军将士为我们的海军强国之梦做着最后的奋战;忆甲午,我们更不能忘记,以陈绍宽、陈季良、沈鸿烈、陈策、欧阳格为代表的民国海军,曾经在绝境之中,为我们雪洗了甲午之耻,为我们新中国的海军消灭了曾经的梦魇。

作者肖璞韬,生于1988年,曾多次参与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先生的评书编辑工作,著有评书话本《海魂国殇——民国时期的中国海军》,出版一年,和阅读(中国移动阅读)点击量破4000万。

图片由著名知日派作家萨苏先生提供。

原帖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819d10101imc1.html

欢迎讨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