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犹为钟爱玉墨,象约翰每一次直勾勾盯着她的背影看,艳色的旗袍,那摇着的臀。南京就象是回忆的镜片,不能被抹去。1937年12月13日南京城沦陷。南京居民恶梦一般,女婴,女孩,女人,老妇无一幸免:被J,被Y,被掠,被杀。想起那些活存下来的风霜血泪的回忆,这些耻辱抹也抹不开去,受蹂躏,尖叫声响彻耳朵,叫人纠结欲罢不能。美裔女作家张纯如生前,收集许多南京大屠杀的史实,用以剥开那时尘封的记忆,那些死去,用生命堆积的泥墙;那些河流,用鲜血染红的溪水正欲告诉:忘记才是中国人的耻辱。

用生命写下英文版的〈南京大屠杀〉的张纯如,生前走访诸多图书馆、展览馆,以及亲历南京,取证大屠杀中活存的人们。张纯如本身就象是教科书,震惊国内外。那一年,我无意看有关她的记录片,心头震憾。张纯如美丽如花,一个美丽的女人为何要置往昔长辈的恶梦?因为她童年时常梦到鬼子追杀她,在快被大家遗忘的时光岁月中,掬起一个个碎片,撕开尘封之口是为了洗涤心中的灰尘,在电影中看到的无论是真实的,虚构的,镌刻在教课书中或者历史博物馆中的真实血泪史,无不告诫我们:既往开来,向前发展,还应铭记历史,此番并非废话。

玉墨不能不让我想起张纯如,虽可能是虚构,秦淮河上风月女子中的头牌,艺技佳,美丽,风情万种而且国难当头,虽避也是处事不惊,最后以身救国。象张纯如,玉墨人美心美的女子。更让我们了解到历史记载,或者女人们眼中她们的爱国情怀。生于斯,长于斯,移民到国外,怎么也改变不了中国人的血脉。无论吃着饭是外国的香,还是身在青楼里与客欢笑。面对外来侵略,她们就象穆桂英挂帅,敢当世界先。在那样被设定的背景下,女人的眼神,你可以看到一种无助的悲伤。它就象静水中被狂风带飞的碎散,需要很长时间收回到原处。特别象心灵纯净的女子,还处开花的少女。在《金陵十三钗》中,我最开始为几个惊叫的学生所触目惊心,她们惶恐的逃跑。我想我是她们中的一员,隐匿在阴暗处,听着外面,心百倍地加速:枪声,脚步声,鬼子们的八格声。我害怕战争,身在和平年代,我一样诅咒他们的罪恶的行径。

一群亮丽的视线从玉墨和她的姐们妹爬墙闯进教堂开始。她们一口川腔,摇曳着身子而来,百般妩媚,虽然我极其不喜欢这种艳色,革命如此黑色,却要用亮眼转移视线,我不想听着笑,但那是她们身份特写,习惯了欢喜,与学生们对比,学生们的惶然无助让我几处潸然而泪。但好吧,要让我们体会一下曲线救国,往下看,其实我越来越认同玉墨,她的声音磁力而感染,愿为身体作为交换条件让约翰带走她的姐妹们离开南京。她很有谋略,不是一己之私,。我敢说,曲线救国,也是战略扩张。原本是,在同一个教堂看到:妓女们和教会的学生水火不容。学生们纯洁的身子,纯洁的歌声,听着合唱象瓣着莲花,心要被淡淡的花香浸透了。日本上层说,“那是一首思乡曲”,我很欣赏女学生与他有力的对话。就象看到:你在虐夺别人的土地上说思乡,那句话却是很假。

没办法,在被囚在笼子里的她们,横竖都得死。与其死,不如痛痛快快。秦淮曲唱出一曲,玉墨她们姗姗而来。我听着歌声很美,很忧伤。其中一位姐妹对学生们说:你们为我们唱了一首歌,我也给你们唱一首吧。消除不同身份水火不溶的隔阂。你真得要相信,她们投入到那个境界,温温婉婉,歌似黄莺。我甚至动容。她们是一群光鲜亮丽的女子,着一身艳丽的旗袍。听着听着我觉得想哭,有哭不出的心痛。她们感染了我。学生们被救,玉墨和她的姐妹们取代学生赴宴,约翰通过聪明和智慧带离了学生,行驶在南京安全城外。

而那些光鲜亮丽的旗袍,和妩媚动人的微笑,以及悠悠扬扬的《秦淮曲》,一去不复返,却在我心头萦绕了很久很久。。。

2012-3-20 18:07 猫咪影评(原创网易博客,此贴发铁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金陵十三钗,玉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南京大屠杀,书籍英文版作家:张纯如

本文内容于 2014/3/20 16:04:54 被猫咪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