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乌克兰分裂了,中国人的观点也分裂了,有为俄罗斯叫好的,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也有为乌克兰人叫曲的,因为俄罗斯才是中华领土最大的敌人。菲律宾又来了,又来到十几年前他们侵入的地方,这次中国阻止了,老美跳出来说你这是挑衅。记得十几年前这事发生的时候,是老美轰炸中国“领土”的时候。好吧,这就是:敲打。

欧美和俄罗斯进入新两极对抗,世界再次进入十字路口。如果撕破脸,所有的国家都将面临抉择,向西还是向东。有人说,我哪里也不向......我说,天真吧,您。我们不选,小国得选啊,小国选了向西它就得表现就得买船票,于是菲律宾来了......咳咳,再不显示显示肌肉,其他那些小混混蜂拥而上,我们好汉难敌乱拳啊,嗯,那就亮亮吧,11颗卫星够不,不够?!那就21颗吧!至于探测海情之类都是顺带捞点小好处,我们的科学监测船哪秒钟没在世界七大洋探测着呢(为失踪中国同胞祈祷)

回头我们看看自己

一个几千年在自大中成长的老财,有一天在迷梦中被人敲打了一下,环顾四周,才发觉自己的小地主富财梦是那么的可笑,原来地球是圆的自己并不是中心,原来周边已经不是以前认识的那些蛮族而是一帮提着枪炮的“绅士”,所幸老财皮厚,“绅士”们抢掠一番又发现有被报复的可能,于是坐下来分赃后决定先把老家伙圈养着,但一致意见就是不能让老财养壮实了。老财跟着海盗们混了几天,以为自己也是“绅士”了,于是拿出鞋底藏的一点点积蓄也买了些枪炮,底气也足了,叫嚣着和“绅士”们一起去瓜分世界,刚刚跨出一只脚就被自己以前很看不起的邻家小狗狠狠咬了一口,老财悟了,原来落后就要挨打,老财决定学习了,求告了一圈,才发现“绅士”们根本不带自己玩,连根小铁钉怎么做的也不告诉自己。没法,老财只能派出家里的后生去“绅士”家偷学点技艺,可惜家族虽大但缺少学费、聪明的孩子也只有那么点,若干年后好不容易偷学了些,又在新拜认的大哥那里学了点点,总算是告别了亚非拉的不识字兄弟,刚刚识得ABC3个洋文字母的老财又有了雄心,回顾曾经风光的岁月老子仍是第一。老财做了个梦,自己驾着大船载着那帮穷小弟向着“绅士”们家里冲去,醒来才发现自己孤零零地抱着块舢板飘在大洋上,家里聪明的孩子被老财罚去扫厕所,几个嘴甜的后生七拼八凑的小破船一下海就散了,老财再次悟了,原来自己还不会造船啊,那咋办,游回大陆?!和大哥决裂了,穷兄弟们自己都在水里泡着,没办法,老财只能向“绅士”们买船票了,“绅士”们斜眼瞟了瞟,要上船可以但要有点诚意,哦,那行,就拿旧大哥养的小狗开刀吧,好不容易登上巨轮的老财被踢到最底层船舱靠着铲煤烧火用了几十年时间总算混成了低级技工,又积蓄了点小财,揪准机会到巨轮的赌场出手了几把,惹来了船长,老财虽然根据船规力争,但为了不被踢下船还是不断被船长敲打着,老财一边小心翼翼奉承着船长,一边偷造着小船。有天在船上遇到了曾经的大哥,现在顶替了老财在船底铲煤的工作,这老大虽然凄惨,但出入赌场却无人阻拦,老财小心观察,才发觉原来他手里握有戳穿船底的利器,悟了!原来以前防身的斧头还能增加点地位。又经过十年艰辛,幸运的老财终于能在大船的多数地方信步,但船上仍然有几个地方决不允许进入,比如“绅士”们的会议室,放着造船图纸的船长室也是禁地。有了钱和一点小权的老财现在仍然睡不好,每天就担心这如果船长要撵自己时,其他“绅士”和船上其他人会怎样选择?!

我们经历了太多次的被封之痛,1996的导弹航母事件、1998的炸使馆事件......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将正在经历国企改革的中国卷入,中国经济也步入危险境地,2001年时小布什刚上台就准备拿中国祭旗,911的确让中国躲过了一次东西对抗而且被经济封锁的风险。随后的十年中国抓住机会并且自己放开发展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但是我们始终要清醒认识到:一是中国不具备和老米对抗的能力,更不具备和整个西方对抗的能力,现阶段只能是继续买船票但又要一步步提升自己在船上的权力,并且尽一切可能拉拢其他人,这就要求中国既要与老毛战略抱团又要在经济上依靠现有国际次序,至于历史那是成功者书写的未来是实力决定的;二是中国科技实力和金融实力不具备独立发展的能力,金融实力上虽然看似我们有钱了,但在国际上话语权仍然被完全压制,资源进出口也是深受影响,能团聚整合的小弟盟友太少,科技上的落后更是事实,没有最近几十年买船票得到的开放,我们连造刮胡刀片的技术都没有(那些网上忽悠什么大飞机项目放弃是损失的叫嚣都是虚妄,姑且不谈那个运十是否有自己展示的能力,就看看小日本被老米压着搞的广场协议就知道船票是确确实实需要买的,中国卖了8亿件衬衣买了架大飞机......多可笑的事实,问题是谁“允许”你上船卖衬衣的),我们分工参与了安卓手机苹果手机制造,我们有了互联网设备商华为,我们学习并发展出了自己的高铁技术,才会有更多的中国标准。

其实还有一点,是有些人不愿承认,但历史已经记录下并且到现在还深刻影响中国的,斯氏苏联能取得成功其中重要一点是因为他们从始至终都尊重知识、科技,其代表就是“专家”在苏联地位非常之高。而我们呢,不说那些被打倒扫街的专家,就说教育吧,知识分子臭老九,这不是那几个头戴高帽被学生用皮带抽的老师的独享,而是整个团体的共名,是某些人对一个阶层的划分。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十年、二十年后,不知道网上某些人醉心吹嘘的某时代会给中国带来怎样的进步。老孔倒了,却让几千年尊师重教成了祭品,学术也成了某种垫脚石工具,这种氛围持续到今天,怎么能期待科技诺奖。

本文内容于 2014/3/20 9:35:39 被小编a3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